中美贸易交锋前传:钢铁反倾销,扑克深度专访世界钢铁协会首席

2017-08-08 21:26:36 编辑:1041475896 来源: 浏览量:57我要评论

导语:深度解读钢铁反倾销事件!

“从今天起,美国这片土地将迎来新的愿景,这一刻开始,我们将坚持美国优先。关于贸易、税收、移民和外交等政策的每一个决定都将让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受益。”

1月20日中午,在数十万美国民众现场见证下,唐纳德·特朗普在首都华盛顿国会山正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也就是在那天,白宫网站公布了未来的经济政策目标,其中最为其他国家关注的内容是: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等——特朗普正在兑现他竞选期间的承诺:反全球自由贸易、对特定国家展开贸易战!

2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布最终裁定认为,从中国进口的不锈钢板和钢带获得补贴,以低于合理水平的价格在美国市场倾销。在最近一次2016年9月份的初裁中,美国商务部就认定中国产品的倾销幅度为63.86%至76.64%。补贴幅度为57.3%至193.12%。基于这一初裁结果,美国商务部将要求海关对中国相关产品生产商和出口商征收现金保证金,严重损害了中国企业的利益。

裁定中国企业补贴幅度为75.6 %-190.71 %,针对强制应诉企业“山西太钢不锈钢有限公司的反补贴税率为75.60%。在被美国商务部点名的钢铁集团中,包括了山西太钢、宝钢、广东韶关钢铁等一系列知名钢铁集团。根据美国商务部提供的时刻表,美国际贸易委员会拟于今年3月20日作出本案损害终裁。而生效日期将会是2017年3月27日。并且,这一反倾销税将生效并持续5年。

美国商务部作出此次决定并不让人吃惊。因为过去的2016年,美国对华发起20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数量同比增长81.1%,涉案金额达37亿美元,同比增长131%。其中,美国4家钢铁公司呼声最为强烈!这4家公司是美国AK钢铁公司(AK Steel Corporation)、美国阿勒格尼?路徳卢姆公司(Allegheny Ludlum, LLCd/b/aATI Flat Rolled Products)、北美不锈钢公司(North American Stainless)和奥托昆普集团不锈钢公司(Outokumpu Stainless USA,LLC)。

在与美国多年的钢铁贸易摩擦下,中国对美国出口钢铁比例也从10年前的12%下降到现在的1%。实际上中国对美国出口钢铁已经不足百万吨,中美贸易额从1979年的25亿美元增长到2016年的5196亿美元,38年间增长了211倍。而钢铁行业近年没有增长,2015年为242万吨,2016年中国对美国出口钢材113万吨,2017年我估计不会超过百万吨。

然而,对于钢铁行业,我们大可不必担心美国。虽然特朗普制裁中国钢铁行业,但是对于中国年出口近亿吨钢铁来说,美国区区百万吨不足挂齿。然而,最让担心的是由此而引起的一连串对中国钢铁的反倾销。在2016年9月份的G20会议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宣称“近几年欧洲钢铁产业失去了上万个就业机会,这是不能接受的”,中国应该限制自己的产能。

随后巴西、澳大利亚、印度、越南、泰国、埃及、土耳其、阿根廷、巴基斯坦等国也纷纷针对中国的钢铁出口进行反倾销调查。一连串的反倾销造成2017年1月份国内钢材出口量同比大幅下降,跌幅超过20%,环比去年12月的出口量小幅下降,预计出口量在750万吨左右,并创下近30个月来新低。

总结下来,刚刚过去的2016年,中国共遭遇了27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案件,平均每三天就有一起案件是针对中国的,涉案金额达143.4亿美元。据世贸组织统计,2016年世贸成员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月均数量达到2009年以来最高点,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近期全球三分之一的调查针对中国。

2016年我国钢材出口1.0843亿吨,同比下降3.5%。这也是我国钢材出口在经过六年快速增长之后,首次出现下滑。然而,对比钢铁原料铁矿石的进口量,2016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0.24亿吨,增长7.5%,创历史新高,中国铁矿对外依存度高达80%以上。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钢材出口量占生产量的比重不到15%,远低于他主要国家的40%以上的水平,那我们为何不关注那85%的市场,却关注15%的市场呢?

如果那些对我们友好的国家、没有资源、没有钢铁企业的国家也开启对中国的反倾销,那我们的钢材还能出去吗?这对我国正在施行的“一带一路”政策的开展会产生什么影响?中国将会如何处理这些矛盾?

为此,扑克投资家特别邀请了世界钢铁协会首席代表钟绍良先生,为我们讲解下我国钢材出口的当前和未来的形势。

扑克投资家:自2016年,国际上针对中国钢材出口的“双反”活动一直都没间断过,那么您对2017年,我国所面临的钢材出口形势怎么看?。作为在中国钢材出口市场体量最小的美国,呼声最为强烈,而市场更多的将美国的做法理解为一种“政治姿态”,请问这是否有足够的影响力引发其他国家一同掀起新一波的“双反”热潮?另外,不同国家对我国“双反的”过程中,征税标准不一样,而且征税品种不一样,那么您可否就不同国家的“倾销”的标准谈谈您的看法?

钟绍良:从大趋势来看,全球的钢铁贸易增长面临挑战。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本轮金融危机发生前的2007年,全球钢铁贸易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尤其是9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浪潮推动钢铁贸易量屡创新高,2007年达到4.47亿吨的历史新高,金融危机后的2015年全球钢铁出口量再创4.62亿吨的新记录。

相比之下,全球钢铁贸易量占生产量的比重呈现不同的轨迹。1950年全球钢铁产量中的11%用于出口,到1973年即大部分发达国家的钢铁消费量达到历史峰值时,这一数字上升到21%,90年代中期,这一比例迅速上升到接近40%,但2002年开始这个比例逐年下降。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这几年,全球钢铁出口量占产量的比重基本在25%至30%之间波动。

由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推动的逆全球化、逆贸易自由化浪潮,将给包括钢铁产品在内的全球商品贸易带来挑战,在这种形势下,不排除全球钢铁贸易量出现少量萎缩的可能性,钢铁出口受到挑战的不仅是中国,其他主要的钢铁出口大国如日本、韩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出口同样受到挑战。1月中旬,德国钢铁协会已经表达了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担忧。

在过去几十年中,针对钢铁贸易采取措施已经成为常态,上世纪70-80年代,西方主要发达国家面临严重供过于求的形势时,也大量采用贸易保护措施,当时主要针对的是日本等少数几个钢铁大国,没有中国。从历史上看,采取贸易保护措施既有经济原因也不排除部分时期有政治因素,尤其是政治和经济大国的带头作用不可轻视。无论是出于何种因素,反倾销的标准都是相对次重要的,因为“标准”本身就是人为的、不是一成不变的。

目前针对中国钢铁产品的贸易措施是全方位的,覆盖几乎所有主流品种,包括高附加值和低附加值的产品,发起自几乎所有主要的产钢国/地区。这也从侧面说明,中国钢铁产品的渗透力非常强大。

扑克投资家:从我国遭到反倾销的国家区域来看,主要来自美国、欧盟、东南亚、中亚等,您可否对这几个国家当地的钢材市场做下整体分析(当地的主产钢材品种、钢材贸易流向、品种流向)

钟绍良:这几个国家和地区的钢铁消费量占全球的25%左右,钢铁产量占全球的20%左右,属于总体钢铁净进口地区。欧盟和美国的生产体系相对完善,生产工艺比较比较先进,具备生产所有的钢铁产品的能力,但由于下游消费结构原因,板材产量占总产量的65%左右,用于汽车、机械、家电、能源等行业的高端板材是其主要的利润来源点。东南亚和中亚地区的钢铁生产体系相对不够完善且工艺装备水平较为落后,以生产建筑用的长材为主,板材产量仅占总产量的23%左右,东南亚的板材产量甚至只占其总产量的18%左右。

2015年这几个地区的钢铁进口总量相当于全球钢铁出口量的45%左右(不考虑欧盟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量),其中东南亚加中亚的进口量大致与欧盟加美国的进口量相当。欧盟28个成员国之间的钢铁贸易量超过一亿吨,而来自欧盟之外的进口量不足4000万吨,约占欧盟钢铁消费量的25%左右。欧盟之外的进口量主要来自独联体(38%),中国(22%),欧洲的非欧盟成员国(15%)和除中日之外的其他亚洲国家(13%)。欧盟的进口量中,大约60%为板材,25%为长材。

美国2015的钢铁进口量为3650万吨,约占美国钢铁消费量的38%左右。美国的钢铁产品进口来源地相对欧盟比较分散,以2015年为例,最大的进口量来源地为北美和南美,约占进口量的35%,约30%来自欧洲大陆,7%来自独联体,6%来自中国,5%来自日本,而除中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约占15%。美国进口的钢铁品种十分分散,几乎囊括所有品种,但板材的比重最高,约占35%左右,其中热轧薄板、冷轧薄板和热镀锌板带约占25%左右。

2015年东南亚的钢铁进口量达到6500万吨,约占该地区钢铁消费量7200万吨的90%,即该地区的钢铁产品自给率仅为10%左右。东亚是东盟钢铁进口的主要来源地,其中约50%以上来自中国,约20%来自日本,另有约20%来自韩国和中国台湾。东盟进口的钢铁产品中,约50%为当地不能生产的板材,三分之一为建筑用的长材,另有约15%为半成品的钢坯,用于当地的轧钢企业再加工为长材。

扑克投资家:东南亚是我国钢材出口的主要市场,同时也是我国“一带一路”的主要辐射国,但是,东南亚一些国家也是频频对中国发起双反的地区,请问,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双反行为,将对中国钢材出口带来哪些实质性的影响?那么中国在“一带一路”走出去和沿线国家对我国双反的过程中,将如何有效地处理这之间的矛盾?

钟绍良:如前面所说,东南亚90%的钢铁需求需要依靠进口来满足,因此东南亚存在进口的“刚需”。当然,由于全球钢铁产能过剩,东南亚在进口钢铁产品时有很大的挑选余地,这对该地区的下游用钢行业而言是利好。目前东南亚地区的用钢行业发展不太平衡,高、中、低档各个档次的钢铁产品均存在缺口,而高端产品的竞争最为激烈。中国的钢铁企业也许需要适时、适当微调一下自己在东南亚的产品和地区定位,减少贸易措施带来的影响。

“一带一路”是中国着眼于走出去的长远战略,中国在与沿线国家处理钢铁贸易摩擦时,也应该着眼于长远利益,从战略高度制定协调一致的应对方案,而不是急于处理短期纠纷或刻意回避。处理这些矛盾主要的方式是需要加强与沿线国家的沟通,各个层面的沟通,并且应该有前瞻性地提前沟通,而不是救火式地事后沟通。沟通的主要目的是增进相互理解、消除不必要的误解或误判、建立战略互信。

从我个人在世界钢铁协会的一些工作经历来看,并不是所有沿线国家都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完全理解,尤其是在钢铁及相关行业,相当一部分人对中国的意图存在或多或少的误解,有些人甚至产生不必要的担忧。这些误解或担忧,都可以通过适当的沟通予以消除。

扑克投资家:就宏观事件而言,英国脱欧这种不确定因素将会给国际钢材贸易带来怎样的不确定性影响?中国在欧洲钢铁市场将会有面临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钟绍良:总体而言,我个人认为英国脱欧短期内对国际钢材贸易的影响非常有限,英国本身在全球钢铁贸易量中的比重微乎其微(<2%),英国的金融中心地位也日益受到挑战。无论脱欧是否有利于英国的经济发展,其对钢铁消费量的影响相对而言都是极小的,如果英国脱欧导致其他欧盟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放缓,则有可能影响欧盟的钢铁需求,从而影响该地区的钢铁进口量。

长远而言,如果英国脱欧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导致欧盟分崩离析,欧盟现有的成员国之间的自由贸易秩序被打破,则存在贸易秩序重建的可能性,或许会给欧盟成员国之外的产钢国带来一定的贸易机会。

由于地理距离原因,我认为中国未来不应单纯看重向欧洲的钢铁产品出口,而应该着眼于欧洲的钢铁产业链的发展机会,在为欧洲带去钢铁产品的同时,为欧洲带去服务和增加就业,与欧洲的产业链一起发展,共同分享发展成果,即去“分享”而不是去“占领”,这样的理念才更容易被双方所认可。

扑克投资家:有人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其实就是向非洲、东南亚或者中亚一些国家转嫁本国过剩钢铁产能矛盾的过程,对此您怎么看?从这些国家当地的钢铁供应情况来看,它们是否有能力满足中国对其投资建设的用钢需求?

钟绍良:如前面所说,中国需要加强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沟通,消除误解。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2015年的粗钢消费量约为3.4亿吨,占全球钢铁消费量的20%左右,粗钢产量为2.8亿吨,占全球粗钢产量的17%左右,钢铁自给率为80%左右。这些国家中,少数国家已经建立起了完善的钢铁生产体系,如俄罗斯、乌克兰以及几个中东欧国家,还有几个国家正在雄心勃勃地建造自己的钢铁产能,如印度和伊朗,其余绝大部分国家的本国钢铁产品尚难以满足大规模的建设需求。

“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国家基础设施薄弱,民生条件也需要改善,因此存在可观的潜在钢铁需求。但是这些潜在的需求释放有一个过程,短则5年,长则或许20年才会陆续释放大量的需求。因此,中国在短期内应该侧重于前期的铺路工作,而不是急于向这些国家转移过剩产能。目前,中国提出的“国际产能合作”概念正逐步为人所知,但实际能产生多大的效果,有待观察。

扑克投资家:就解决或者避免中国钢材的国际贸易摩擦方式而言,部分人士认为更好的办法是增加中国钢材的间接出口量,对此您怎么看?

钟绍良:以间接方式出口钢铁产品不算是新鲜事物,这是很多发达国家过去几十年的做法,尤其是日本、德国、韩国等。但是增加间接出口即增加钢铁下游行业的产品出口,也有遇到瓶颈的时候,进一步大幅增长的空间有限。

根据我们世界钢铁协会的估算,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直接出口国,而且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钢铁间接出口国,2015年的间接出口量约为7000万吨,相当于直接出口量1.12亿吨的63%,大致相当于第二、三、四名德国、韩国和日本的总和。在遇到贸易摩擦时增加间接出口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回避摩擦的做法,但长期而言还是应该正视贸易摩擦,加强沟通,解决矛盾,否则间接出口可能早晚会面临类似的问题。

扑克投资家:对于国际上的“反倾销”仲裁,中国的政府和企业更多的是积极配合。比如这次的美国“双反”事件中,美方在反倾销调查中,无视应诉企业提交的大量证据材料,仅以国有企业身份拒绝给予企业分别税率待遇,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在相关案件中的裁决。在反补贴调查中,调查机关无视中国的政府和企业更多的是积极配合,在原材料补贴和出口信贷等项目上裁出高额税率。中国业界对美方的做法及决定表示强烈不满。但是,我们究竟怎样才能改变这种被动接受不公平甚至霸权的“裁判”?

钟绍良:如前面所言,剔除国际政治搏弈因素,在游戏规则改变之前,中国方面需要做更多的、符合现有的国际游戏规则的沟通。

由于文化和语言方面的差异,中国钢铁行业对沟通的重视程度和沟通的能力都需要提高,不少企业往往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从中国文化的角度,自认为本企业在某个事件、某个场合的沟通精彩、完美,但实际上有些时候的实际效果并不如人意,甚至产生相反的影响也不自知。

世界钢铁协会为全球的钢铁企业提供了一个交流和沟通的平台,绝大部分的国外钢铁企业高层一直充分利用协会的平台开展正式或非正式的沟通和交流,中国的钢铁企业起步相对较晚,但我相信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高层熟悉并充分利用这个平台,为中国钢铁行业发出应有的声音。最重要的,是中国的钢铁企业急需引进和培养更多的具有国际视野、熟悉中西方文化差异、精通外语、掌握行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否则中国钢铁企业的国际化道路将更加曲折。

作者:燕   扑克内容团队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