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的县委书记演讲,36分钟23次掌声!

2018-02-05 17:14:28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221我要评论

[摘要]:凡是不用心无实效的东西,就是形式主义的东西。

  多年以后,参与过这场活动的人们回想起这场盛会,第一个想起的恐怕还是王晓东。

  2017年11月28日,北京雁栖湖企业家致良知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四千多位企业家、创业者汇聚一堂。不管这次活动上那么多重量级嘉宾的分享有多精彩,名不见经传的王晓东都是其中异常闪亮的一位。

  王晓东是山东德州市庆云县的县委书记。这是一个地处鲁冀交界的小县城,人口只有30万出头。在王履职后仅一年多的时间,这个县的很多重要指标都已升到全市前列。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县委书记。他开会很少正襟危坐地照本宣科,而是习惯像企业家一样用PPT演示内容;他很少写官样文章,而是拉着四套班子的负责人为他服务的老百姓朗诵诗歌;他不喜欢在办公室里坐而论道,喜欢不定期地带着局长们在县里的工地、学校、街道晨跑,从而发现基层那些长期无人过问的死角,现场解决问题,“有的时候一早晨现场解决的问题,比一个星期都多,我们觉得这是提高效率的很好的办法。”

  这次活动他是专门从中央党校的课堂上请假过来的,“我过去是干招商的,那时候跟企业家见面也不容易。听说今天现场有4000多企业家,我如果照原来一天见一个,得见10年。所以,我一定要来。”在他的规划里,他辖下的这块土地将打造成中国亲商营商环境第一县,他需要链接、激活更多的企业家,以使这块土地在他接下来的政治生涯中变得产业兴旺,富有活力,并重新找回一些丢失已久的美好品质。

  那晚,他迈向舞台中心,开口讲述自己和他团队正在展开的故事。忘我的状态里,他一直被台下热烈的掌声所淹没。演讲结束时,坐在现场的我听到身旁一个人感慨,“县委书记如果都像这样,中国要比现在强大好几倍!”另一人却说“我抽空去看看,是不是吹的牛”。

  两个月后,我冒着风雪赶赴庆云,见到了王。这座县城的风貌与它全国的2000多个同伴并无明显不同,让我吃惊的是,司机在城区竟找了半天停车位。他说,这个政府财政收入偏低的县,民间却将近每两户就有一辆车。路边,有几人正在扫雪,那是附近居民自发自愿的行动。白雪映衬着不远处的红砖黛瓦,那是一所学校,是当地最美的建筑。

  对话王晓东

  1

  问:您上次的演讲准备了多久,为什么那么打动人?

  王晓东:我们以前做招商的时候,经常开招商推介会,所以我对企业家这个群体不陌生。最初的演讲稿,县委办公室给我写过一次,我还让我们县一个爱好文学创作的同志写过一次,自己又改了一次,但是后来发现不行,那个稿子我拿着念可以,脱了稿以后就不行了。演讲最好不是拿着稿子念,因为你是跟大家交流,一拿稿就没人愿意听了。

  演讲也一定不要背稿,一旦卡住,就乱套了,在这方面我是有过深痛教训的。我在齐河县工作的时候,上面来检查淮河流域的治污情况,我那时候刚到任,我们市委书记让我做现场介绍。我是上午背,中午背,临上场又从头到尾背了一遍。临场稿子往那一放,开始介绍还很流畅,就中间有一句话没想起来,一紧张就乱套了,往下前言后语就搭不起来了。

  习总书记说要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我认为现在这种东西几乎无时无刻不存在。用会议贯彻会议,用文件落实文件,讲话照本宣科只停留在嘴上,内心没有所动,没有触动灵魂,就没有效果。我感觉,凡是不用心无实效的东西,就是形式主义的东西。

  后来,我就自己列了个提纲。因为当时正好在中央党校学习,也有老师讲阳明心学,我们就一起探讨了这个话题。我当时把要讲的内容,跟十九大报告结合了一下,也结合了一下企业家视角,捋了一下。党风是什么?政风是什么?民风是什么?家风是什么?怎么能把这个话说清楚,前前后后脑子里走了好几遍。再就是很多工作都是我们自己做过的,一讲开,脑子里那幅记忆画就打开了,对整个演讲我还真是做了很认真的准备。上去就可以对着台下的眼睛、对着大家用心的交流,就感觉自然多了。

gbm-richtext-upload-1517808979759

  2

  问:听说讲完之后,就有企业家到这边来投资,是这样吗?

  王晓东:那是讲完以后的第4天是个周末,我们去北京通州一家公司。这家企业之前选了怀柔、秦皇岛,也来我们这里考察过,将近半年的时间,定不下来,它也在比较各地的优惠政策嘛。

  那天他们说再谈一次。我说咱半个小时的时间,行就是行,不行我尊重您的选择。我去了以后,马老板就说,我海航一个朋友把你那个演讲视频发过来了,我确定去,还会带上几个企业家朋友一起去,咱谈具体条件。

  我说这就好办了。你要是还不确定,光比政策不靠谱。一些地方可能答应给的政策很优惠,但能不能给你兑现?别的地方给你免税三年,那我给你免五年吧。但我走了以后,谁给你兑现?不过你只要确定去,咱诚心诚意谈条件那就好谈了。我们的原则就是亲诚惠容,互利共赢,政策要确保兑现,兑现不了,那只不过是空头支票。结果半个小时确定了,而且比我们预期的都好,税收什么也没提,只提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说这个东西马上能给你兑现。

  我一直在跟他说,我们为什么提出民风这个软实力?企业到一个地方,就好像我们女儿找婆家一样,嫁过来这就想扎根这里。不可能几千万的资金落在这儿了,一看不行又搬家。这块土壤怎么样?风气怎么样?是不是今天好,明天不好?时间长了以后,你感觉处处受限制,觉得不顺心,那肯定对你企业的发展有妨碍。要是环境好了,就跟种树苗一样,我们把这个土壤给你弄好,小树给你培养成大树,大树给你培养成森林。我们这是一种互利共赢嘛,你们发展起来了,我们政府和当地百姓都受惠。

  3

  问:我看您之前在德州开发区干了10年招商,对企业家群体有什么观察?

  王晓东:实际上,我在开发区一直干招商工作。

  应该说那个时候的企业家和现在不一样,那些年正是企业的初创期,跑马圈地,到处找地盘,建工厂。那时候需求还是一个主要矛盾,你只要生产出东西来,市场上就有人要。

  我们从珠三角、长三角、北京、河北迎接了一批优秀企业到开发区。现在回过头看,这些企业已经成为我们开发区的纳税主体了。比如说,我们以前引进的乐华陶瓷,现在纳税到了5000万;引进的河北京津集团、双汇集团,现在纳税两个多亿。开发区去年整个财政税收已经将近30亿了,成为我们市的一个税收主体。

  我对企业家的了解,也是与时俱进的。企业家这个群体良莠不齐,尤其是当时那种情况下。做企业目的当然是盈利,但是盈利之后干什么?大家没有思路。有的甚至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地去盈利。

  现在企业家这个群体有很大变化,他思考的不一样了,更多的有了家国情怀,有了社会责任感,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不一样了。为什么假冒伪劣现在少了?第一,国家治理科学严格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中了经济发展的脉络。第二,企业家自律意识强了,企业家群体也在主动适应从高速度到高质量的转变。

  4

  问:庆云要打造“营商环境第一县”,准备如何改善营商环境?

  王晓东:核心还是把很多的行政资源,枝枝叶叶整合到一起,提高办事效率和服务意识,形成一种长期稳定的风尚。

  整合的过程,对很多部门的利益、权力是一个削弱的过程,权力削弱就好像让他们失去了存在感。我给他们讲,咱们以前是给企业体检的多,按摩的少。本来应该是企业哪里不舒服,我给整得舒服的,搞得你舒筋活血就可以。我们却是搞体检,哪里不行就给你开药方,下罚单,动手术,甚至给你截肢,最后大卸八块,把一个企业整得伤痕累累(这还有什么企业敢来)。

  我们还讲现在要提倡服务的3.0。

  1.0是企业不来找不给办,俗话说的门难进,脸难看。

  2.0是我按规定办,就是俗话说的门好进,脸好看但是要按规定办。我说如果我们每一个部门都按规定办,就能把一个企业给办死。

  3.0是主动走出去帮助企业,实行首办负责制,帮办代办,我们今年搞了个一枚印章管审批,实行让企业只跑一次腿,把企业的发展当做自已的事,帮着企业量身定做链接资源嫁接政策,一办到位,一帮到底,把部门帮企业解决发展壮大问题为考核指标。这个效果就很好,企业家的反响也很好。

  我们现在政府层面一把手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哪里?问题出在直接跟企业面对面、点对点办事的这个环节上,因为我们的要求到了局长、副局长层面就断代了,往下执行成了防火墙,成了夹芯板,下面的有时候该怎么干还怎么干,我们就要破解这个症结。

  所以我们今年搞了一个督考再深化,一直考核到每个局里跟企业接触的每一个人。你今年给企业办了多少事,达到了什么效果,要让企业不但对这个局进行评价,还对你个人进行评价。你只要刁难企业,我们一经查实,调离这个岗位,剥夺你的权力,不再给你第二次机会。我去年干掉了两个村的支部书记,随便插手干扰企业的建设工程,干得再好也不行。

  我们请来了北京道桥集团把这个城市地下的管网全部按高标准(50年都不落后的标准)在铺设,让来庆云的企业家看到,我们是用心在建设这个城市,让企业家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官员,这个城市的老百姓,对于企业家是包容的,是认同的,是共融的。

  我说一个地方最美的风景,永远是人。我想把这些理念融汇成一体,把这里打造成经济繁荣、有后劲,老百姓民风又好,教育事业又发达,企业能够在这里扎根生长的这么一个绿色发展的活力城市。

gbm-richtext-upload-1517809063624

  5

  问:您曾讲过“政商其实是一个共同体”,如何理解?“亲”和“清”在实践中具体应该怎么把握?

  王晓东:我常说政商关系好比高速铁路的两条钢轨,“政”是一条钢轨,“商”是一条钢轨。这两条钢轨保持一个平等稳定的距离,“中国梦”这个快车才会开得越来越快。总书记提的中国梦,政商是个共同体。作为我们政府,领导人民实现伟大梦想,企业家在“中国梦”的实现当中是起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说,这个中国命运的共同体,需要政和商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互利共赢。

  把握“亲”和“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标准,具体还是在自己的内心。

  官员这个层面首先要做到“亲”和“清”。“亲”,你对企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企业也有了困难,你是不是真心真意地去扶持?还是带着一种个人的利益,我帮助你,你得给我一点回报,你给我的回报越多,我可能帮助你的力度越大,甚至做出出格的事情来。“清”是对自己的一种要求,作为一个党政官员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如果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内心清净不了,在这个岗位上就会出问题。

  企业也应该这样去做。企业不要想,我为获得一些超常的利益,围猎一个干部,给他下套,甚至是带着一种交易的心理,你给我点大利益,我给你点小利益。企业如果这样做,早晚要出问题。我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刘鹤同志用很简单的语言讲了这个逻辑,他说“企业做生意是需要有本钱的,投资是有风险的,你做了昧良心的事是会有报应的”。

  所以,企业和政府官员两方面要互信,两个内心都要摆正。我们好多企业出问题,甚至倒闭,是内心出了问题,心灵品质出了问题。要建设好自己的心,要把自己的心修正。我们现在学传统文化,有一些体会。我觉得我们的古圣先贤总结出来的这一套逻辑公式太精辟太准确了。

  如《大学》里面说的修齐治平,往上推就是诚意正心,格物致知。诚意和正心就讲你这个意念诚不诚?心正不正?学习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你先把这个初心弄正了,把这个本意弄诚了,往下你才知道怎么去修身,怎么去齐家,怎么去治国。你看它这套公式,反推也一样,逻辑性太强了,实际上想来想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如果不是遵循这个逻辑,结果不一定会好。为什么?从表象出发跟从内心出发,大家是能感受到的。

gbm-richtext-upload-1517809072748

  6

  问:以您的级别,物质待遇方面可能相当于一线城市的一个普通白领。你对自己和同事在这方面的状况满意吗?

  王晓东:不太满意。

  我们昨天把党校的老师请过来也谈到这个问题,“有恒产者有恒心”和“无恒产者有恒心,惟士为能。”像我们这样的人,只有把自己的内心修炼到一定程度,对这种外在条件欲望不强的时候,才能做到。

  你看我们这些伙计,早晨加班,晚上加班,他们的付出,并不比企业家的付出低,但是他们的收入就是这样。当然也有出工不出力的,工资照样不少拿。你看我们这个县的干部,去年这一年,上午工作4个小时,有的下午工作8个小时,可以说超过以往干部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我们能给他多开钱吗?加班和不加班,干活和不干活,干多干少,效率如何?应该有一个科学的薪酬比例或者是奖励比例,但是这个一直没有得到科学的设计和实施。

  是有不平衡,但你不是在做一个企业,劳动的时间越长,创造的效益越多,收入就越高。还是对自己有一个价值观的约束,因为我跟企业家没在一条钢轨上,你是那条钢轨,我是这条钢轨。我们要老想着发财,尤其在县委书记这个岗位上,那你就到头了,因为你手上的资源太多了,研究出台一项政策,那你要搞清为谁出的政策?公平不公平?受益者是谁?跟企业有没有利益输出?有没有利益交换?大家都在看你,上边监督,下边监督,我们现在完全是在一个很透明的群体。

  就像王阳明先生所说,“志于道德者,功名不足以累其心”,我必须让自己超越功利之心。作为一个官员,还是应该有种境界,如果你老把功名利禄放到心上很重的位置,你做事的时候,就会觉得很亏。

  7

  问:上次很多人觉得您的演讲超出人们对一个县委书记的预期,回头来看,觉得自己的仕途顺利吗?

  王晓东:我对自己仕途没太在意,跟我这个人行事风格有关系。什么请客送礼这种事,我不愿干。一些违心的话,我也不愿意说。可能有人觉得,你没有诉求,你不要求进步。为什么我在农业局一干13年,在开发区一干13年,踏实的干事就行了,招引进一个企业,从小到大我看它成长,跟看自己孩子似的,挺高兴的。

  到这个知天命年龄以后,已经没有太多的欲望,把这个地方弄得让自己感到无愧于心就好。我从比较好的县到了一个最差的县,真是感觉到这种落差,这种落差带给你一种责任感。你看我从经济开发区到了齐河,我那个时候只想把齐河弄得更好。但是从我们全市的第一县到了全市倒数第一县的时候,我一下感觉到这个差距了。这个差距不仅是经济的差距,经济落后的背后,干部作风的问题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我觉得有一种责任,也可能是我这个人比较要强吧,从参加工作开始,我没有把一个队伍带成倒数第一过,而且在县委书记这个岗位上,党给我们这个岗位一般就是五年的时间,也就是一届。尤其是我这个年龄50多岁了不会让你干第二届。我现在每天就跟倒计时一样,我想今天干一天少一天了,干一年少一年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看书比较杂,愿意接受新东西,我个人有一种见贤思齐的冲动。我看哪些做得比较好,我有一种对他的研究和向往。我每年给下属两个月的时间自已安排出去对标学习,你找最好的地方,看看咱们跟他们的差距在哪里,人家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这一年进步挺大,也得益于我们干部队伍标准上来了。原来不出去,窝在家里不行。

  我来庆云工作是2016年4月份,6月份拉着我的干部,围着十几个县转一圈,看人家的亮点,我们为什么排在倒数第一?看了就服气了,是真赶不上人家,项目赶不上人家,干部作风赶不上人家,你不服不行,差距找到了。又到南方去,你看人家干部作风的效率,抓工作的标准,招商引资的力度,感觉到了更大差距。所以呢,自己有一种把一个贫困县带上去的责任感。一年后看这个县城的变化,大多数老百姓还是认可的,我们也有成就感。

  所以,这种动力来源于你在这个岗位上,你需要担负起这种责任。否则你自己没法对组织交代,当你离开的时候,也没法对这几十万老百姓交代。我离开齐河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在这个岗位上,我没有偷懒,这是我对自己的评价。在庆云这儿工作离开的话都想好了,我说在庆云这几年,我竭尽全力了,没有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

  8

  问:您近期最开心和操心的各是什么?

  王晓东:近期高兴的还是我们经过去年一年,整个县都有了变化,老百姓有了变化,干部的精气神上来了。我们2017年的工作,赢得了老百姓的认可,赢得了全市的认可,这是比较高兴的。再不认为我们是最落后的了,包括市里面一些部门,原来一说咱们德州哪里最穷最落后,想都不用想,就是庆云。但是现在,很多方面我们走到全市前面去了,我们这个路走对了。一年下来,感觉有点成就感。

  最操心的还是我们的实体经济。全市只有两个县没有税收过五千万的企业,庆云是其中之一。所以说,我们现在很多的工作,民风也好,效率也好,文化也好,所有的理念离不开一个核心,就是给企业打造一个好的发展环境。

  我们提出打造山东亲商营商环境第一县,方方面面要为营商环境做文章,要真正为企业着想。我们一方面培育自己的企业,从求速度转向高质量,把本地的企业培养好;另一方面要拿出更多的力量来抓招商引资,对企业,对经济,对我们庆云整个发展来说,有一个新动能再造的过程。

  好的是,现在我们口碑有了,引来了一批好企业,去年从京津冀地区来了40多家企业。我跟我们的县长说,我这一届干不完你接着干,我们的县长是个博士,做经济工作很专业,所以今年我们经济工作的核心就是双招双创(招商招才,创新创业)精准招商,我们想通过几年,把环境打造好,把好企业的种子引进来,小苗培成大树,后劲还是不错的,我们有信心。

gbm-richtext-upload-1517809110955

  9

  问:您去年开始学习致良知,有哪些具体的体会和收获?

  王晓东:我首先感觉到了王阳明圣贤的力量。

  第一,这个500年前的官员离我们太近了。我们也是官员,他也是官员,而且人家的官比咱大多了,人家按当时应是部级的官员了。他这个官员按照现在的干部评价标准,就是忠诚、干净、担当的,我认为古往今来,用忠诚、干净、担当来评价一个官员,王阳明是第一人。

  第二,他讲的很多东西,我们是认同的。比如,“去私欲,存天理,致良知”这9个字,你去分析,就是说我们这些人,如果天天有内心的私欲积满的话,会非常累。他讲去一份私欲就存一份天理。我们现在理解天理,天理就是规律嘛,我们共产党的天理就是为人民服务嘛。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地消化、磨炼,去你的私欲,固守那份天理,良知就出来了。我自己是有这个体会的。如果做一件事的时候,老想对自己有利,决策就会出问题。放下这个东西,反而轻松。

  再比如,诚则明、明则诚。这个“诚”,我觉得非常的受益。我们去年很多工作,我跟好多人谈事的时候,我发自内心地跟他们交流,无意中链接了很多的资源。我们去年光国家的荣誉拿了十几个,包括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在争取上级政策当中,一个“诚”省去了很多。你如果从内心做到了,会出现一些意外的信息和资源,跟你对接。

  举我们中法生态城这个例子,全国2800多个县,“中法生态城”到地市级都争得头破血流,为什么落户到一个县?也许是我们感动了对方这个伙伴。他们专家组到我们县里来的时候,他说你这个县,跟其他地方就是不一样,看得出你们是真用心想把我们留下,把项目做好,用心对这一方百姓的土地负责任。他们开始选了7个地方,现在淘汰了3个,最后定下来县级就我们一个。所以,你做得到“诚”的时候,就会对事明白,内心没有杂质,别人也体会得到。

  第三,干部在位要立志。总书记也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干部不立志的时候,可能觉得做的都是一些无所谓的事,但是一旦志向在心里扎根,很多东西会发生变化。我带着我们的干部队伍公开立志,我们立志要做让庆云老百姓骄傲的儿女。大胆地说出来,对着庆云几十万老百姓都说出来,行动就不一样了。

  第四,知行合一,这也是总书记提倡的。现在我们很多时候还停留在知这个层面,知没有去行。王阳明讲,知行本一,但是我们很多时候知是一回事,行是一回事,甚至知而不行。这是最大的问题。为什么总书记说要抓落实啊?现在很多部署就是抓而不实。还有《传习录》中的很多观点,学一遍有一遍的体会,把王阳明的致良知学透,再看中央的文件,再去听习总书记讲话的时候,你领悟得更深。

gbm-richtext-upload-1517809123809

  10

  问:您说十九大报告里边有57个“心”,您读到的习大大的这颗心是什么样的?

  王晓东:第一,总书记开篇讲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在这个年代,实际上对初心缺少了打磨,使它蒙上了灰尘。大家的这个初心,对共产党成立的时候为人民谋幸福这个初心,实际有所减弱。前些年我们注重抓经济建设,这个为群众心没有体现出来。我们的老祖宗挖掘人的内心是非常到位,但是咱们现在碰触的少了,造成人性良知缺位,有时候光用眼去看,不敢用心去体验、去思维。

  第二,要和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十九大报告一个很大的命题是要以人民为中心。我们现在可能有一些工作的着力点和重点,忽视了为了人民这个中心,老百姓想什么,企业家想什么,有时候我们感觉不到了,就是这个晴雨表失灵了。

  我有时候有一种忧虑。我跟我同事说,我怕有一天会找不到和企业家对话的渠道,因为人家企业在学习在与时俱进,他讲的东西你听不懂,听不进,知识和思维都落后了,将来和企业家接触不了。比方说传统文化,如果党员干部不去研究学习传统文化,现在企业家开始用老祖宗的管理方法,但是我们自己还不知道,也不接触;而且有时候还把马列主义和传统文化对立起来,这样下去:第一,和企业家对话不了;第二,和老百姓也对话不了。

  党如果不到人民群众中间,不去心连心,会越来越让自己成为封闭的群体。在互联网这么发达的情况下,老百姓、企业家跟世界在发生连接,跟方方面面都在发生互动。如果我们不这样去做的话,就跟群众找不到对话的渠道,会有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危险,你靠什么去带领群众,民族精神靠什么去凝聚?人民的信心靠什么去振奋?你是要领着群众跟你走,还是群众主动愿意跟你走?这是个关键问题。

  11

  问: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预期会推出很多新改革举措。您个人最期待哪方面的改革突破?

  王晓东:分这么几个层面。

  一个是经济领域的深化改革。要把束缚经济、束缚企业家的一些条条框框破解掉。目前感觉从企业的角度看,从上到下还是有框框的东西存在,如何留住企业家的人和心很关键。

  再一个,是农业这个层面。我觉得中央出的农业政策很好了,目前是落地的问题。农村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土地的集约化,还有社会化服务问题。还有一个是保护资源问题。咱们40年的发展,实际上牺牲了很多农村的资源,有的地方是以牺牲资源为代价,甚至是环境的代价来发展经济。如何解决这个拼资源的问题,现在中央也意识到了,提出五大发展理念,特别是绿色发展的理念。但是像我们这么一个大国,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也很关键。

  改革是有一批真正下去摸石头,甚至跌了跟头的人。这40年走过来还是一个不断解放思想的过程,能不能再来一次思想的大解放,经济的大发展。现在中国已经出现一个庞大的企业家群体了,我们接下来的路怎么走?我就明显地感觉,南方和北方差距很大。南方经济为什么发展快,南方人勇于创新,能把一干成二,咱们是上面说一就是一,甚至说个一,到我们这儿成0.5了,给你政策很宽,越到基层自己越窄了。还是个思想不解放的问题。

  还有一个调动积极性的问题,比方说到县里,包括政府人员也好,教师也好,过了50岁以后不想干事。为什么?晋升的空间没有了,再者面临退休了,干也这样,不干也这样,年轻的时候干还等着一官半职,上五十就没动力了。这是一大批资源的浪费和闲置,如何把这些人利用起来,并且这些老先生不干事,新的人来了以后,一看他们不干,积极性也受到打击。我觉得整个的行政体制得有一个创新,应该有个制度设计,发挥好年过半百这些人的作用,光靠自觉不行。

  还要有具体的规则,细节的设计,大家真的有认同感才行。很多从上面来的政策,有时候执行起来是有问题的,因为是在办公室里想的。

  焦裕禄给我很大的启示就是到群众中找办法,当年兰考的“三害”——盐碱,风沙,内涝,治理的办法无一不是群众发明的,一定要深入群众当中发现群众关心的问题,而且解决这些问题老百姓有的是办法。

  作者:陈为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