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互联网江湖还远远没走到下半场

2018-03-15 15:36:30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499我要评论

[摘要]:今日的BAT,正是踩着昔日三大门户创造的新闻资讯市场发展上位的。

有关BAT已经瓜分了中国互联网的故事这两年经常听到。包括前一阵我写了一篇一百多万阅读的上海掉队互联网的文章之后,也有很多上海的业内人士来找我讨论,反复强调BAT的不可战胜。

我发现老网民和现在的小年轻有个区别,我们看互联网许多公司和大佬都会带有一些情怀,会想起很多他们当年的江湖故事。而不是机械的分析当下的净利润和数据。

比如说起搜狐,今天很多人觉得他比起BAT掉队了,但对于很多90年代末就上网的人,有一种特殊的感情。Chinaren这是比人人更早的东西,2000年初的时候每个班级都在上面有自己的主页,如果能找回当时的照片,我想很多人今天依然会登陆乃至付费。

20年前,中国的互联网根本没有内容,上网除了找mm聊天或者上外网之外根本不知道干嘛。是搜狐新浪网易这些门户苦苦做内容,才慢慢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上网。也就是传说中的“三大门户”时代(美国类似的时代叫雅虎时代)。

有了内容,搜索才有东西搜;有了内容,社交才有信息流传递;有了内容,电商才有引流口碑。今日的BAT,正是踩着昔日三大门户创造的新闻资讯市场发展上位的。

这也是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的悲哀——当年三大门户把网民当大爷,每天供着,各种讨好,BAT把用户当傻瓜,各种流氓,在一个领域做大做强到绝对寡头,然后再横向扩张侵略别人。结果现在流氓的都纷纷上位了。

根据张朝阳自己的说法:

“物理大爆炸理论研究宇宙开初的前几秒钟特别重要,同样中国互联网的前几秒钟也是特别重要的,当时的很多做法都影响到现在。那前几秒钟,中国互联网从95年、96年开始一直到2003年、2004年,几乎是一部搜狐的历史,那时候的贡献非常大。后来天下大白天下大亮,大家都知道怎么做了,那时候没有人知道。”

为什么我至今觉得2000年代初是中国互联网最黄金的时期?英雄生乱世,乱世出英雄。三国演义最好看的是刘备入蜀之前的部分,因为当时群雄并起,各种势力此起彼伏,以至于一个马弓手都能大放异彩。到了三国后期,大家彼此格局稳定,你盯我我盯你,内部阶层固化,这故事就没有太多讲头了。

幸运的是,我认为现在依然没有谁能一统天下,即便是BAT。就比如我身边越来越多的人看清百度恶心的一面,开始用搜狗搜东西,搜狗搜索现在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开始对百度搜索弯道超车。看好搜狗搜索慢慢蚕食百度搜索的份额。这个行业的特征就是这样,没有恒强的公司,只有不断抓住时代机遇才能保持地位或脱颖而出。

这几年来互联网圈子和金融圈子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金融圈子往往很了解互联网,对于互联网里的各种平台,产品,财务指标,估值,乃至人物江湖,可以做到张口就来。有时看一些金融从业者写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的文章,先不论其结论正确与否,至少眼界和格局是互联网大佬级别才有的。

而反过来,互联网业界对金融的了解那就差的多了。

互联网的大佬们因为融资的关系还多少会去主动了解和学习一些财务知识,但也仅此而已。往下的雇员就很少有懂金融的。关于这一点我是从两者的教育背景来解释的——金融圈子的从业者来源要更多样,政商法经理工文,学什么的人都有,和各行各业的联系也广阔。而互联网圈子则基本以理工背景为主,这些人更专注于自己的领域,程序员文化浓重,和人打交道是弱项,往往无法跳脱出数学智商上的优越感。

这就造成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方面互联网行业是我们当下时代的宠儿,另一方面互联网江湖里的人却往往呈现出和时代地位所不相匹配的狭窄和短视,例如,总觉得是自己的互联网在改变世界,而看不到自己的行业被各方力量和时代撕扯和影响。

体现在互联网人具体的思维模式上就是“互联网颠覆一切”,“传统商业惯例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这种罗振宇式的自大和无知。这种思维还体现在他们对自己行业的看法上,让我吃惊的是,原本应该是最有颠覆精神,最难以预料和预测的行业,现在却比起其他行业更为保守——BAT一统江湖的论调已经成为互联网行业的主流共识。

这种论调早在n年前马化腾自己就批判过,他当时好像是说腾讯距离被干掉只有多少个月,因为后生可畏,后发至上。虽然说这话的当时微信才刚刚出生,但是QQ却已经统治江湖超过10年,马化腾还能有这样的危机感,今天却有大量90后的年轻互联网人感叹着这辈子只能给BAT打工了,真是让人非常不解。

这种业内的论调甚至比行业外的人还要保守,至少每年那些投行和咨询的报告还在不断提醒人们,互联网新的机遇和挑战在不断涌现,谁也不能保证霸主永续。

其实过去十年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更多的是数量扩张型的增长,主要的任务就是把尽可能多的服务推到各个城市和农村。但这种粗放式的圈地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现在的业态也不绝不会是最终形态。

很多人现在都在说BAT已经一统江湖了,未来不会再有新的故事。所有的小公司将来要么投靠一家,要么被干掉。要知道,BAT这三家的布局都是以自己的核心业务为中心的,而且基本以自己的第一个业务为核心业务,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社交软件。而核心业务的成败基本上决定着他们的生死存亡。

问题是,谁又能知道下一个“核心业务”是什么呢?在有QQ之前,有人想到过QQ这种东西吗?当技术不断自我裂变的时候,千万不要低估任何新事物爆发的可能性。未来的互联网依然有无穷无尽的可能。比如谁说手机就是最后的终端了?

手机之外是否还有机会存在新的流量入口?新的接入中心设备完全有可能冒出来。随之而来的新概念和新商业模式就会不断涌现。大家都躁动不安,左顾右盼。生怕一个不留神,被甩到黑洞,永不见光。

再比如机器人也是一样,我们想象中的机器人应该是像人一样的存在,像电影里描述的Her或者Simone。但我们今天看到的机器人显然还没有那么智能。机器人的形态很可能随着AI的演进,从基于神经原刺激的AI,逐渐演进到基于真正机器自我学习认知过程的AI,其中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改变机器在工业领域的应用。随着中国老龄化和美国劳动力成本的增长这是很大的趋势。

交通上的应用也值得期待,就像我们十年前没想到滴滴跟Uber这样的公司会存在一样,无人车也许会忽然在几十年内迅速改变行业格局,彻底改变我们对于交通和人工智能的认识。至于能源、金融的机会可能会更多。国内金融服务行业和医疗是非常明显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两个垂直市场,在这两个里面有太多事情可以做。

人工智能的发展显然在加速,1997年深蓝战胜人类象棋冠军。去年,阿尔法狗·秒杀围棋冠军李世石,标志人工智能时代来领。随着发展,机器完全会取代我们今天大部分工作。那这些不再工作的人,他们的人生价值和自我成就要如何安置,将会是未来几十年内全世界都将面对的问题,游戏,娱乐的意义会被反复重新审视,生活方式也将一再被重新定义。

创新这个事情不能着急。

可口可乐现在是个大品牌,但是创业第一年就卖了25瓶,没人相信喝起来像药一样的东西是个好喝的东西。兰博基尼1948年创业时的第一款产品是一个拖拉机公司,而1924年丰田创业的第一个产品是Model G缝纫机。创业和发展中间有很多变数,这个变数在那个时代有,上个时代有,在未来时代也有。

所以我看张朝阳最近的一段话特别有感触,他说:

在谈到“人生意义”这个话题时,他认为,应该是如何学得更加谦卑、更加感恩、更加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他的原话是:“人生任何年龄都可以重新开始,我们的大脑可以不断吸收新的东西,没有说要退休。每个人要不断地翻新自己,任何时候都可以创造奇迹。”

上个月25日是搜狐二十周年纪念日,张朝阳带领员工去奥森跑20公里,因为他认为这代表一种搜狐精神:永远在路上。或许正如他所说,这段心路历程是必须走的,既然是时代把他推到了那个角色上,这就是他必然要走的一段路,可以说这也是一笔财富。

搜狐曾经是互联网的黄埔军校,搜狐曾经最先做搜索,他在门户网站中跨界最广,但绝大多数都能跻身前几名。曾经搜狐是一个时代的标杆,张朝阳是IT青年们的励志榜样。以我而言,访问搜狐,只是出于一种习惯,一种对早期互联网氛围的缅怀与留恋。

但今天能够令他欣慰的是,首先,搜狗为搜狐在搜索引擎上争夺了一定份额,搜狗输入法是最早的大数据应用。其次就是当今的AI。按照张朝阳的说法,现在每天开会就是在研究怎样将AI技术应用到所有产品上,包括新闻客户端,等等搜狐、搜狗的产品上。搜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型公司,而是一个运用了AI这个未来技术的大数据搜索公司。

未来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但网易的复兴,似乎可以给搜狐一些启发。

尽管可以用非常周期性的眼光来检查一个企业在短期内的决策是否有效,但所谓创业毕竟是一场长跑,不到终点谁也不知道将会深出的人是谁。但有一点的肯定的——努力推动科技,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企业,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你以为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中年了。但实际上,很可能才刚刚从娘胎里出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越往后越稳,越能得渔翁之利。

注:本文经肥肥猫的小酒馆(微信号:zhihufeifeimao)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原作者。(作者:肥肥猫 来源:肥肥猫的小酒馆)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