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大战将起,万字长文告诉你中国的逻辑是……

2018-03-27 16:17:37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057我要评论

[摘要]:让历史告诉未来,让未来升华历史!

过去的一年国内国际形势可谓天翻地覆,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如何庆祝?怎么庆祝?其实归结到就是要回答好这三句话:“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向哪里去?”这是一个终极问题,如果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就一定看不明白“我要向哪里去”。站在历史发展的节点上,我们必须要回答这些问题。

让历史告诉未来,让未来升华历史!

所以反思、总结这40年非常重要!现在正值两会期间,未来带领我们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新一批领导人即将登场。自上而下的制度改革正在进行,力度之大,变革之深,超乎想象。在历史的节骨眼上,怎么看待中国的昨天、今天、明天,梳理其中内在的逻辑关系,这是一个大学问。我不是算命先生,我只能结合自己的经验和学识与大家探讨。当然一定要注意贴近本质,因此我起了这个主讲的题目叫“中国的逻辑”。

中国版的达芬奇密码

“中国的逻辑”,聚焦着全世界的目光,很多官员、企业家,甚至我在美国遇到的朋友,都关注着中国下一步将何去何从。这促使我进行了很深的思考,我认为要想看清当今中国的所有问题与答案、矛盾与机遇、共识与分歧,都必须要回到一个焦点上,那就是习近平的逻辑。故作聪明的避而不谈,只会流于浅薄和平常。其实中国版的达芬奇密码,都在習近平这看似轻描淡写,实则雷霆万钧的三句话里,今天把它拿出来跟大家共享。

第一句话是2012年12月份習近平主席刚刚上任初期,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候说的,很多人当时可能懵懵懂懂,我作为一个曾经的新华社记者,跟各级政府官员曾打过很深入的交道,所以对这句话其中蕴含的力量,一听便知。

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更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听完这句话后,我的判断是,中国将会掀开一个全新的时代。

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被称为东亚病夫,多灾多难、积贫积弱,在国际上也饱受歧视。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的不断探索,其实都是为了重现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复兴伟业,为中华民族再回世界之巅而不懈努力。如今,我们终于接近了这个目标。

支撑这个判断的依据在哪里呢?是中国近四十年来快速、奇迹般的经济发展。这就是習近平的第一个判断,潜台词就是在我这个阶段,如果不能实现这最后惊险的一跳,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么我将愧对天下,愧对人民,愧对历史,也对不起我这个身份,这是他的一切的出发点。这是他作为一个有抱负、有担当的政治人物,跟原来的很多政治人物最大的不同之处。

第二句话更精彩,这是2014年2月份習近平主席受邀出席俄罗斯索契冬奥会时答记者问时说的话。他以他常有的轻描淡写的语调说了这么一句话:

中国改革经过30多年,已进入深水区,可以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这句话说明了他的高度清醒,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呢?如果说在此之前整个中国是摸着石头过河,得过且过,如果说当时我们考虑就是把这个房子能够继续往上盖,不倒就行,而如今他要接手的可是万丈高楼、摩天大楼,不仅要盖好,而且要风雨岿然不动、屹立世界,这就是他当时这句话的潜台词。所以后面的一系列雷霆之举,证明了当时他对中国形势的判断。

第三句话,在2017年10月份举行的十九大时,在长达三个小时的讲演里漫不经心地这么几句话,可以说是对过去五年的一个交代和总结:

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是不平凡的五年,过去五年我们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

历史已经见证,这五年来整个中国的变化可以说是石破天惊、脱胎换骨,改革的力度、强度、深刻度都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记得八九十年代,我当记者的时候,小平同志经常会讲一句话:“面对复杂的问题,可以放一放交给后人去处理,因为后人比我们更聪明。”小平同志说这个话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年事已高,而且在当时的国情下,很多问题是难以解决的,所以他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解决最急迫的、能够解决的问题,往后的几任领导人也基本上都在沿袭这条道路。

但是到了当代领导人手里,问题已经绕不开了,只能“虽千万人吾往矣”,他用五年时间初步完成了对整个社会生态的重建和重塑,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国家自我更新的决心和能力。因此这三句话看起来轻描淡写,其实是石破天惊。

我把这三句话送给在座的企业家、官员朋友们。为什么把它叫做“中国版的达芬奇密码”呢?因为通过对这三句话动态、辩证和发散的探讨,我们对中国的逻辑就能形成一个大的框架,但是当下中国是个什么状态?未来中国将会向何处去?如何保证中国真正能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这个大逻辑之下,我们个体如何生存和发展?面对这么多问题,所以我们要好好地探讨下“中国的逻辑”。

一、回首四十年

要讲清楚中国的逻辑,必须回首过往的40年。我正在写一本总结过往四十年的书,因为我们50后这代中国人真正有幸参与、经历和深度体验了这40年的天地之变。走到今天回头来看,如今的我们西装革履、衣食无忧,特别是我们的后代80后、90后,他们会觉得生活就应该这么美好。当我们回溯历史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伟大奇迹的背后往往都是卓绝的努力。

公平与效率

关于“中国奇迹”有很多解释,论文、著作更是车载斗量,每一个人也都有自身的故事。如果让我概括,其实就是两个词:“公平和效率”,这是哲学领域里的最高命题。从文艺复兴到思想启蒙运动,民主、自由、人性解放,一直是西方文明的主旋律,也是人类文明的一束曙光。从孟德斯鸠到欧文,从太阳城到乌托邦,西方的思想家们做了很多探索,一直到马克思,才建立起科学的社会主义理论,为人类的发展指出了一条路,但是这条路的探索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可以从意识形态进行很多解释,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核心就是“公平还是效率”的问题。

资本主义讲究“效率优先”,把蛋糕做大,然后再考虑分配;社会主义追求的是“公平优先”,认为通过人类觉悟的提高自然会有效率,很容易走向了平均主义,从而扼杀了效率。从1917年俄国革命成功,到苏联解体,接近七八十年的时间,整个世界分裂成了两个阵营,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苏联解体后,西方主流社会弹冠相庆,日裔美籍学者福山还出了本著作,叫做《历史的终结》,宣告资本主义一统天下。殊不知二十年后,中国又一次走出了独特的道路,与美国分庭抗礼。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把马克思主义送到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毛泽东是一位非常浪漫的社会主义者,他一生致力于对公平的追求,结果事与愿违。时间有限,我只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1966年我11岁,平均主义走到了极致。那个时候我的父亲进了牛棚,我的母亲被编入工作队,变相流放到农村去征收粮食,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我们家兄弟姐妹六个,当时老五5岁,老六才2岁,只好送到省城我的外公家寄养。家里面剩下三个孩子,我哥13岁,我11岁,我妹妹9岁,我妈去工作队的时候留下了十块钱,说这十块钱你们好好维持一个月,千万别饿死,如果实在没有钱可以到单位去借,然后就下乡去了。

那年冬天非常寒冷,真的是凄风苦雨,地上都结了冰,我们叫桐油冰,像凝结的油一样,又滑又硬,走在上面根本站不住,一不小心就摔一跤。当时我的二哥管家,他是初一的学生,按定量他每个月是25斤口粮,我还是小学生,只有17斤。我记得每次吃饭的时候,他把家里面所有的灶全关了,只放一个小火炉,把三两米煮成一锅。吃的时候,他吃三勺,我是小学生才两勺,吃了十天不到。

有天早上我起床时感觉天旋地转,昏倒在床上。我们街道上有个老大娘看了以后,把他臭骂一顿,说你这个混蛋小子,把王大胖简直饿成了一个瘦干巴了。他辩解说:“骂我也没用,这就是计划经济,国家定的,我是中学生,我当然得吃三口,他是小学生,只能吃两口。”其实我的个子比我哥高大得多,吃饭也比他大得多。

后来第15天的时候,突然接到一封信,是我的外公寄来的,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用文言文写的“淑洁小女,见字如面:两子已一月未见粮票和补贴金,若三天之内不送到,恕还,父字”。当时我还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第一堂文言文课就是这封家书。

我们三个孩子面面相觑,本来就啼饥号寒,马上都过不下去了,突然说还要把这两个小子送回来,我们怎么过?这时,当家的王二哥突发奇想,出了一个主意,对我说:“王大胖,给你一个政策。”我说什么政策?他说:“把这封信转到乡下妈妈那里去要8分钱,我把这钱预支给你,你饱餐一顿,但是这鸡毛信你必须亲自送下去。”我当时饿得已经前胸贴后背,只要能吃饭,什么都好说,便满口答应。

这种带泪的回忆,只有我这个年龄的人经历过。拿着这8分钱,我认真地买了三两大米、两斤红薯,好好地熬了一大锅红薯稀饭,饱餐一顿,简直从来没有吃的这么饱过。第二天一早,就琢磨着怎么去30华里以外的乡下送鸡毛信。当我向周边人打听这个地方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说你疯了,30华里啊,翻山越岭,风雪交加,一个11岁的孩子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我就打了退堂鼓,但我二哥说:“三天的伙食你已经吃完了,你如果不去,三天没饭吃。”所以“饥饿”对人来说,真的是最好的鞭子,最好的鼓励。

在饥饿的推动下,我只好低下高贵的头,答应去了。第二天一早,一个11岁的孩子冒着满天风雪就往遥远的乡下走去,走了很多弯路,我后来灵机一动,想到从县到镇里肯定通电话,跟着电话线走不就行了吗?由此少走了很多弯路。这种智慧直到今天还在帮助我,我在帮客户搞策划的时候,经常会说一句话:“一个人、一个企业只要找准了方向,找准了魂,不在断头公路上跑,那就是最大的效率。”从11岁肚子饿那一天起,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走了将近10个小时终于找到了镇政府,但是不敢进去,后来我妈才发现我在那等着她,看见我瘦得皮包骨,那个心疼啊。在食堂里打了很多饭菜让我敞开肚子吃,这时我妈问了我一句话“小胖吃饱没有?”我一个11岁的孩子竟迸出了一句充满哲理的语言,我摸着圆圆的肚子说“肚子是饱了,嘴巴还饿”(全场大笑)。今天的人们肯定很难有这种饥饿的记忆,但是那个特殊的年代,一个11岁的少年就是这么生存的,深刻地感受到了什么是饥饿,饥饿与高压正是那个时代的常态。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面,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政治家,觉得再不能这样下去了,所以才有了我们说的改革开放。

于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就此拉开了序幕。这个时代的号角从何处吹响呢?我给大家重温一段历史轶事,这个新闻可能鲜为人知,但它直接推动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1978年,習仲勋同志在被审查、关押和监护了将近20年以后,终于重新回到政治舞台,第一站来到了广东。在他任上,广东出现了规模最庞大的一次逃港潮。这对于刚从幽闭中出来的他来说,是不曾经历过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广东这个地方有近香港之利,却也带来了在管束上最大的难题,这么多年,我见到过很多香港的老板,堪称枭雄。这些人一讲到当年他们是怎么冒着生命危险逃港的时候,一个个不善言辞的人就都变得口若悬河,一个个毫无感情的人都会泪流满面,一个个性情木讷的人脸上都神采飞扬,为什么?因为这段经历是他们人生中最惊险、最刺激、也最难忘的,它会永远刻在每个逃港人的心里。

習仲勋同志来到广东以后有一次到基层视察,他发现公安、武警、民兵漫山遍野地追捕这些想要逃港的人,但是再多的公安武警根本挡不住成千上万的逃港人群,他非常感慨地说了一句话:天啊,作孽啊,我们共产党干了几十年,竟然是这个样子,这叫什么社会主义?

我相信,这是一个有良心的领导人发自内心的一句话。这条老路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習仲勋同志是一个经受过苦难的人,他知道必须贴近土地,必须一切为人民着想,必须找到一条实实在在的发展之路。正如他在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典时说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因为有这么一种接地气的愿望,因为经历过将近20年的苦难生活,所以才会磨砺出这么一批改革开放的脊梁和先驱。

1978年,广东省委向最高层提交改革方案,拟把深圳蛇口地区作为改革开放试点。方案上报后,朝野上下一片争议之声,没想到邓公看了这个方案以后,不仅全盘接受,而且给了一个最好的IP。说拿出一块地方来,去闯一闯,中央没有钱,但是可以给政策,至于叫什么名字,小平同志说就叫“特区”吧,当年陕甘宁边区没饭吃的时候也搞过特区。

1981年底,一块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标语牌矗立在了蛇口工业区最显眼的地方。蛇口工业区负责人袁庚打出的这句标语,旗帜鲜明的提出效率优先,它从诞生之日就引发了各种争议。这块标语牌也多次竖起后又被拆下,但在小平的坚决表态下,春天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1991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社会主义一片风雨飘摇,有很多人惶惶不可终日,要开历史的倒车。在这个重大历史关头下,邓公再次站了出来,这就是伟大的政治家的气魄,以近九旬的高龄南巡,挽狂澜于既倒,毫不犹豫的带领中国走向了市场经济,同全世界接轨,再次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辉煌篇章。

伴随着深圳的崛起,沿海、沿边到内陆,整个中国终于掀起了惊涛骇浪。现在40年走下来,证明这条路走通了。这条路走通的标志是什么呢?就是中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实现了“工业化、城市化和初步现代化” 。

工业化、城市化和初步现代化

谈到工业化,在这里跟大家多唠叨几句。改革开放之初,当时的中国根本谈不上工业化,只有苏联援建中国的残存的少数项目,后来中国用一种独特的方式,从珠三角的三来一补、代工延伸到长三角的独立制造,到现在已经形成了全球最完备、规模最大、门类最齐全的产业链条。

我经常去美国,美国近20年去产业化、搞金融化以后,制造业整体有所衰退,新兴的产品要想落地,要想市场化只能到中国来,这就是我们的工业化成果。

讲到城市化,大家看着如今的中国,城市林立。一千万人口的广州,还有一千二百万人口的深圳,两千五百万的上海,接近三千万的北京,你就能感受到城市化有多么伟大。

今天来到现场的贵州省锦屏县的这些苗家、侗家的孩子们,坐着高铁四个小时从闭塞的贵州直接到了广东的时候,他们以为天生就应该这样。当年我们要从贵州到这边来,没有三天三夜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中国这四十年的变化,太多的数据能为你解读中国的城市化,我在这里只大家讲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

1987年的时候,作为国社新华社记者的我接到一个请柬,霍英东先生邀请我去中国第一家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出席宴会,我非常兴奋,终于可以去五星级酒店了。说来也荒唐,堂堂的国社记者居然没去过五星级酒店。我当时的工资是80块一个月,除了吃饭所剩无几。我在新华社的一个阁楼里面住了三年,那才真叫家徒四壁,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周围还住着好几个人,晚上有什么动静听的一清二楚,所以说“隐私”这个词啊,是给有条件的人的,有财富的才能有隐私,才有尊严。

国社记者受邀去白天鹅,怎么去呢?打车没有钱,走路又太远,只好骑着我的自行车去了。大家知道7、8月份的广州简直热的要命,我哪里有西装领带,穿个凉鞋、短裤、背心,骑着自行车去了,一路问人,骑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当时的我蓬头垢面,满身大汗,到了大门口,保安说衣冠不整,恕不接待。我说我是贵宾,保安说:“贵宾哪有你这个样子?穿个短裤,凉鞋来的。”我把请柬拿出来,保安一看果然是霍英东先生签署的,只好非常滑稽的,极不愿意地让我进去了。

一进去这下坏喽,空气从38度变成了16度,冻得我浑身鸡皮疙瘩,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什么叫衣冠楚楚,第一次知道什么叫party,期间我遇到了不少港商,大使,还有很多美女,这时候自助Party开始了,大家互相走动交流,我也站起来去拿酒端菜,但是一手拿红酒、一手端菜,采访包放哪里呢?我只能急中生智把包夹在胯底下(全场大笑),像鹅一样挪动着步子。现在回想起来比憨豆先生滑稽十倍百倍,电影都编不出来这么滑稽的场面。这就是当时的中国,这就是改革开放冲击下我们所经历的真实故事。

这样的故事很多,如今体面的、有尊严的、得体的生活,对于今天的中华民族来说已经不再遥遥无期,这就是四十年来潜移默化中我们的改变。

再谈谈初步现代化。如果没出国的朋友,可能感受不深,到美国、欧洲全世界去走走,你们会发现自己真的是从现代化国家过来的人,我春节在美国和墨西哥待了20多天,回来以后最大的感受,中国的便捷性远超美国。电子支付、快递物流、手机信号,还有包括高速公路、铁路、飞机,中国真的不落后于人。所以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中国的初步现代化进程,确实是拜这40年之所赐。

大家可以看看图片上的这些数据。1978年这四个经济体的比较,美国2.35万亿美金,欧盟就是2.17万亿,日本0.99万亿,中国0.2亿,连别人的零头都赶不上。如今2017年,美国18.6万亿,欧盟12.2万亿,日本4.1万亿,中国12.2万亿。我们从原来的微不足道,到今天和欧洲所有的发达国家加起来是一样的,目前是日本的三倍,而且接近了美国,这就是这40年中国的天翻地覆之变,这就是每个人获得感和幸福感的来源(全场鼓掌)。

回过头看,所谓的“改革开放”,其实真的就是出于常识,出于对人民的一种悲悯之心,出于为人民服务这个简单的道理,最后做成了惊天动地的事业,找到了整个中国的发展之路。 可以用四句话来总结改革开放的前三十五年,“逼出来的改革,摸出来的市场,放出来的活力,干出来的奇迹”,这几句话也是那个伟大时代的注脚。

“三个重建”改变中国

经济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应该弹冠相庆、皆大欢喜了吗?显然并不到时候,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13年的三十多年,是“大破”的年代,经济上破掉了“计划经济”,思想上也破掉了禁锢,但是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却在滑坡,生态环境也是大规模破坏。

过去的三十年里,只讲目的不论手段,发展就是硬道理。鼓励的就是敢冲、敢想、敢变通,为了GDP不择一切手段,升起来的就是太阳。所以在官场上导致了这样的现象:不管这个官员水平高不高,操守如何,只要他能抓经济就行。从省到市到县出现许多公司化的运作,一些书记行使董事长一样的职权,许多市长干的是总经理一样的工作,经济上粗放式发展,表面上可以说是“打鸡血的风流”,看上去很美。

在这种风气影响之下,很多投机者都成了高官或富翁。这三十年甚至有一种潜规则在江湖上传得很广,叫做“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但是这样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也是注定不会长久的,就像小商贩市场,乍看人来人往,再细看污泥浊水遍地,多少人都觉得积重难返,一边骂腐败、一边投奔腐败,一边骂着道德沦丧、一边昧着良心做事,整个中国就像是一个泥足巨人。

其实早在四年前,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叫《“三个重建”将改变中国未来》,点击量足有百万+,甚至被收录到了百度百科里面,可惜被剽窃的次数也是数不胜数。

其实習近平主席的思路非常清晰,他的使命就是啃硬骨头,做前人没做成的事情。而这就需要极其伟大的抱负和决心, “大破”的时代已经过去,“大立”的时代正在到来。中国通过打虎拍蝇、刮骨疗伤、全面深化改革等措施开始整治社会毒瘤与潜规则,重建国家规则和秩序,我个人把这五年总结为三个重建:

第一个秩序重建。原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贪腐问题之严重,说是千疮百孔都不为过,现在这个时代结束了,中央树立权威,官场风气彻底改变,就是要做到令行禁止,这五年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第二个文化重建。尊老爱幼、忠孝节义、礼义廉耻,这些传统的价值观要重新提倡,必须要对得起天地良心,然后我们才能可持续。杀鸡取卵、不择手段,这个民族是没有救的,一定要建规矩,立章法。

第三个是生态重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环境之前喊了多少年,基本看不到成效,这五年以来,力度之大,小作坊小矿山说关就关,说整顿就整顿,不管触动谁的奶酪,一查到底。

过去五年的一系列改变都可以归功于这三个重建。因此,在回首四十年的时候,过去的前三十五年和后五年不能一概而论,两个阶段截然不同。但无论哪个阶段,其实都是在做准备,就相当于我们登珠穆朗玛峰一样,马上就要到登顶的时候了,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喜马拉雅山脉的崛起,必然伴随着成都平原和印度次大陆的形成。让我们“开眼向洋看世界”,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二、躲不掉的摊牌

中华民族当前面临的国际形势前所未有的严峻,而且会越来越恶劣。中国这头雄狮已经出笼,在全世界不断的播撒着自己的影响力。以中美为首的两大巨头一定会面临躲不掉的摊牌,西方思维与东方逻辑之争已成为世界性的战略对峙格局。

我们先来看特朗普手中的美国。特朗普是一个非常好出风头的人,智商也很高,但他的本质是个商人,性格非常坚强,出招非常诡异,做事非常任性,不可掌握。但是不管他怎么出招,有一点是确切无疑的,就是坚定他竞选时的宣言“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美国再次伟大,说到做到。”

现在美国的决策者已经认定中国不是同盟,也不是伙伴,而是敌人,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战略对手,潜台词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围绕这个判断,美国将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出台。

美国有三张牌可以打。第一张牌是贸易牌,现在已经打出来了,关税大战即将打响,我们不能低估特朗普的冲动性和冒险性;第二张牌是恐吓牌,美国掌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尤其是可以利用地缘政治来封锁中国,原来一直捏而不打的台湾问题,现在也开始剑拔弩张;第三张牌也是最难防范的,就是引诱牌,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把美国当成民主自由的象征,什么所谓的灯塔国,这对于中国发展来说是致命性的问题,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如果我们的年轻人都向往美国,自我否定,觉得外国的空气都是甜的,那我们还凭什么竞争?

上面这三张牌背后其实就是所谓的“美国优先”思维。原来中国在经济上无足轻重,军事上二流国家,政治上毫无影响,我们可以借此藏拙,以韬光养晦。美国长期以来也保持着乐观的态度,试图改造中国。然而如今,我们不仅没有走上美国预设的道路,还在经济、政治和价值观上都和美国形成了两分天下的局面。修昔底德的陷阱不一定是战争,但是一定会有新的表现方式。中美狭路相逢,这不仅是商人总统特朗普的判断,今天更成为了美国朝野上下的共识。

在这样纷乱的局面下,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梦”要怎么玩?中国不可能不发展,但发展难免会动别人的奶酪,因此碰撞和摩擦是肯定的,摊牌也是躲不掉的。该来的终究会来,在事关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问题面前,无论是贸易战还是台湾问题,我们一步都不可能退让。

说完美国,大家再看看欧盟,多少年来欧盟都以德国、法国、英国这三驾马车为代表,跟中国都是生意优先,为了生意,其他东西都可以妥协,包括意识形态。

但现在不同了,德国现任的外交部长多次公开站出来指责中国,而且整个欧洲开始对中国的资本进行打压,原来对于“一带一路”还持积极态度,现在大多开始持消极态度了,将“一带一路”视为对欧洲的威胁,甚至称中国和俄罗斯正试图“试探和破坏”西方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

我去过印度两次,最近还看了几部印度电影,《神秘巨星》、《摔跤吧!爸爸》、《小萝莉和她的猴神大叔》,拍得非常好,电影展现了非常纯粹的真善美,这是全人类共通的东西,我们不仅仅需要《战狼2》、《红海行动》热血沸腾的电影,也需要温情和回归人性的影视文化,这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承载的内核。

中国和印度都有着悠久的文化,也有互相交流的传统。但是非常遗憾,印度的精英和政治界一直把中国当成敌人,就相当于一些穷人,看到隔壁邻居发财后受不了,恨不得给你一棒子,然后打土豪分田地,这就是印度今天和中国的一种关系,去年的洞朗之争已经很典型了,这是个大问题。

再来看朝鲜半岛局势,去年一年半岛的形势几度恶化又几度缓和,但是不言而喻,当朝美直接对话,朝鲜问题脱离中国的掌控,中国的外部环境将会发生深刻的变化。

还有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整个印太环境都相当恶劣,但其实根源还在中美摊牌上面,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已经彻底越界,而且马上还会有一系列的组合拳打出来,说是围追堵截毫不过分。最为严峻的国际形势即将到来!

高天滚滚寒流急,但是我们有足够的定力和信心。为什么?中国的外交史上曾经出现过几个大事。1996年李登辉上台提出来“一边一国”,那时我们的领导人真是铁了心,大军压境,甚至在台湾海峡试射导弹,而李登辉站在台湾毫不畏惧说了一句话,空包弹,假的,别怕。果然后来发现真的是空包弹,别人根本不怕你。

到了2000年左右,美国欺负我们简直欺负到家了,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中国新华社记者和一些外交人员牺牲,中国老百姓上街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前示威,示威有什么用呢?泪水换不来怜悯,弱国永远无外交。

而今天面对这么一个强大的中国,任何一个大国想摊牌,要想用武力来威胁,都要三思而后行。要不要打?能不能打?能不能承受得起图穷匕首见的代价,就算是美国也要掂量掂量。(全场鼓掌)

三、登顶前的准备

纵看四十年,横看五大洲。我们再回首五年前的那段达芬奇密码,才能看出强筋健体、刮骨疗毒的必要性。当时的中国是典型的泥足巨人,不堪一击。幸好我们提前做了五年准备,在这场赌国运的博弈中抢占了先机。

毋庸讳言,高度集权化确实使很多人,尤其是知识分子感到难以接受,认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收到了钳制。然而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如今大战之年已来,凛冬将至,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核心,我们如何应对外来的挑战?小道理要服从大逻辑。如今的中国相当于登顶珠穆朗玛峰,已经到了最后100米,各种矛盾空前剧烈。要解决国际上的问题,首先必须强化巩固中国自身,所以攘外必先安内,要大破大立。归结起来就是重建新的生态文明。

新的生态文明我概括成三点:第一个新的政商关系,第二个新的市场动力,第三个新的经济代表登场。

这20多年来我接触过很多企业,那时候做生意其实非常简单,只要处理好顶层关系就好了。王健林喊出了“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的口号,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很简单,我帮你投资、盖房、拉动GDP,通过城市综合体,万达广场,通过大规模的开发,帮助你扶摇直上;你给我最好的政策,给最优质的土地,给银行几百上千亿的贷款,最后你升官,我发财,皆大欢喜。这就是万达之路。

这种模式还算良性的,有些恶性的例子,比如广东一些老板,他们跟我讲生意其实很简单“种地不如种厂,种厂不如种房,种房不如种人”。很多老板20、30年前就深谙这个道理,开始“种人”(注:大致为培植之意)。几位曾任广东团省委书记的省部级大员仕途折戟,这些人为什么倒台?都是在十年前、二十年前被很多老板先“种上”了,那时候就是这么一种生态。

12年以后的我们的一大任务,就要重建新的政商关系,很多人当初都不相信能做到。如今五年过后,整个政商关系风清气正,一个新的时代展现在眼前。5年就已经达到了这个效果,如果再过5年甚至10年,政商关系肯定还要发生深刻的变化。

除政商关系之外,中国的新旧经济动能也在转变。新动能这个词连续三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里,从数量的增长变成质量的提高,而这个判断的经济学支撑是什么呢?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已经不到30%,就是说我们可以用30%就可以解决基本的生活,剩下的70%就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所以现代服务业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市场动力将会发生深刻的变化。大家一直都在问,深圳的经济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强劲?超过了香港。广东的经济为什么这么强劲?超过了台湾,马上超韩国。深圳上万亿的两家明星企业,中国平安是现代服务业,市值两万亿的腾讯是现代服务业,马化腾已经成了亚洲首富,为什么?就因为中国七亿的网上消费者。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出口拉动8%,投资拉动20%,超过70%是消费拉动。无论你同不同意,有没有做好准备,新时代真的到来了。下一步整个社会将发生深刻的变化,现代服务业、内容产业、文旅康养、生命质量的提高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新动能的直接体现,就是新经济的代表登场。这次两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很多传统经济的人退场,新经济领域除杨元庆、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继续参会以外,还有刘强东、王小川、周鸿祎、丁磊、姚劲波、朱明跃等一批新面孔。今年虽然还是房地产领域占比最多,但是风向已经转了。舞台一变,明星就变了,新的弄潮儿将粉墨登场。

大家看看这就是新经济的玩法,人工智能、大湾区、区块链、云计算、去产能,这都是我们下一步要关注的东西,也都是我们下午的咨询环节和明天的沙龙要回答的问题。

四、春江水暖谁先知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一家智库,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三句话:变压器、孵化器、加速器。

什么叫变压器?不管怎么样,企业家往前走肯定要跟政府合作,但是怎么产生一种极其良性健康的关系,这是一个大学问。这20多年来我帮助了很多政府,比如当年栗战书同志和汪洋同志在他们主政一方的时候,都请过智纲智库,我都跟他们进行过深度合作。通过和这些人的合作,我对中国充满信心,我知道中国这批新生代的领导人绝对是具有新思想的,他们可以抛开体制到市场上去采购思想、采购解决方案,这就是他们在十年前、二十年前就敢做的事,他们到了最高层以后,这种视野将会大有裨益。

智纲智库还是预警机,如果我们对形势不了解,就没法帮助别人。大家看看这两张照片,这是香港巨贾霍英东先生,广州的白天鹅宾馆、中国的第一个高尔夫球场中山温泉高尔夫球场都是他建的,通过他中国向全世界释放了改革开放的强劲信号,这张照片就是20多年前我采访霍英东先生时的合影。

那一天我跟着霍英东从白天鹅出发,去了番禺的南沙,那时候没有虎门大桥,站在南沙这片荒芜的地方,霍英东神采飞扬地告诉我,南沙是整个珠江三角洲的“肚脐眼”。这个地方如果是打下一根桩,未来十年、二十年就是香港的中环,对于珠三角的意义非同一般。霍英东先生文化虽然不高,话也不多,但他说到的其实就是今天的“大湾区”思想。30年过去了,霍老先生已经乘鹤西去,他的儿子霍震霆通过港澳工委又找到我们了,我们的团队目前正在帮助霍震霆解决南沙的问题。一个历史的轮回,反映出的是智纲智库的积淀。

古云:“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凡遇到大的变革时代,新思想和新智慧都会频出,春江水暖鸭先知,智纲智库绝非坐而论道的理论家,而是行而论道的探索者。今天我来讲讲我们正在参与的一些项目,大家通过这些项目就可以知道明天的中国,亮点、热点在哪里。

第一个叫土地之变。1998年朱镕基在任的时候宣布了一项改革,就是土地和房地产的市场化,房地产从此大张旗鼓地走向前台、走向市场。20年下来,它推动了中国的城镇化奇迹般的发展和建设,催生了一大批超级富豪,但在这片繁荣的背后,隐藏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1、房子成了资本和金融的附庸,炒房层出不穷,房价远超中国的平均工资水平;

2、不受社会所待见房地产商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3、潜伏了巨大的泡沫危机。

在“房住不炒”,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的总基调下,房地产从金融属性时代回归到居住属性时代,房地产住宅市场的产品结构也随之发生变化,未来将形成“163”住宅产品格局,即“10%为租赁型住宅,60%为自住型住宅,也就是建设公屋,30%为商品型住宅”。同时,土地市场也将发生变化,政府将不再是土地供应唯一来源,农村集体建设土地将成为居住用地的新补充。

全国拟定了一批试点来探索新的土改模式,北京大兴是其中一个,而大兴找到了我们。现在由我们智纲智库北京中心正在做,因为这个项目比较庞杂,要想具体了解的朋友们,可以下午或者明天去跟他们谈。

土地巨变,影响最深的就是房地产商,谁能成龙上天,谁会被洗牌?这就是明天的故事。我们准备好没有?

现在很多房地产老板,还在拼命地抢夺胜利果实,还想做全球最大、宇宙最大,但是玩法已经变了,这是大兴土改背后的意义。

第二个变化,城市之变。大家看一看,这个照片是石家庄市长来北京拜访智纲智库,雄安新区可谓是携举国之力打造,跟当初的深圳、浦东的开发方式完全不一样,按照千年大计来运作,很多新兴产业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等全部进入。在这种背景下面,石家庄怎么办?现在我们刚刚把这个方案完成,就叫做“雄安千年大计,石家庄百年机遇”,有关雄安新区的问题,可以下午让团队仔细讲解一下。

还有一个就是重庆九龙坡区,也是重庆市高新开发区,这是重庆最珍贵的地方。我们动手也很早,国家人工智能战略提出来之前,2017年初九龙坡区政府就来找到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谋篇布局,提出“打造中国首座人工智能城市”,对城市进行升级换代,对产能进行转换,然后推动它的发展,我们帮助它整合了很多全局性的资源,包括美国、日本很多高新技术的资源都会进入这个地方,这是明天的玩法。

还有交通之变。这里讲两个项目,一个是安顺国家路游公园,昨天晚上它已经做了一次亮相。大家都知道安顺是世界著名的黄果树瀑布所在地,是最富传奇的龙宫所在地,也是整个中国屯堡文化的聚集地,这个地方每年的游客量两三千万,从广州三个小时抵达,但是之前的旅游只是观光游,他们也希望通过云计算、大数据、大交通的改建,打造一个目的地游,所以现在我们帮他们打造,整个方案已经出来了,打造中国首家路游公园,让人们在一条公路上,三天、五天、十天、半个月,把整个安顺的美景和民族风情全部体验,这也是交通发展带来的新型旅游模式。

还有河南的延津,这里多说几句,中国有句古话,叫逐鹿中原,原话怎么说呢?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中原这个地方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中国的人文始祖、精神源头。“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几乎大部分《诗经》中描述的场景都是河南。还有天干地支,二十四节气,整个中国的农耕文明几乎都来自于中原。

但是近代以来河南显得有些灰头土脸,以郑州为例,郑州就是一座火车拖来的城市。随着飞机的普及,郑州有些落寞了,现在伴随高铁的大规模发展,郑州作为九省通衢的咽喉要地,战略价值和地位又体现出来,很多企业为了追求便利,降低物流成本,都在纷纷抢滩中原。

而伴随郑州的崛起,黄河以北的延津价值就出来了。延津是中国的农业大县,它的小麦是全球最好的,茅台在这里有专门的生产基地。今天的延津我们正在帮助他们做一个新的乡村振兴战略,我相信下一步延津肯定在中原会走出一条全新的道路出来。

还有一个就是今天上午大家看到的演出,夜郎遗珠、有机锦屏。大家都知道我是贵州人,记得我1978年考上大学,第一次走出贵州的时候,全班同学互相介绍,来了23个省市的同学,北京、上海都有,讲到别的地方,大家互相寒暄下,讲到贵州,别人都问“贵州在哪?是贵阳省还是贵州市?你是苗族还是侗族还是什么族?”当时人们对贵州简直是浑然不知,只差没问我长没长尾巴了。

然而现在的贵州可不同以往了,天上大数据,地上大旅游,政策上大扶贫,可以说贵州是中国这盘大棋的“棋眼”。今天我们要讲的 “夜郎遗珠,有机锦屏”,就是大扶贫的精彩案例。

夜郎国究竟在哪里,到现在一直在争论,夜郎的确存在过,至于具体在哪其实无所谓。关键是夜郎文化、夜郎精气神。锦屏是贵州最欠发达的一个地方,在黔东南清水江边,正是由于避过了上一轮发展浪潮,所以它保留了几百年来非常纯朴的文化和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还有木商文化留下来的千年契约文书。

下一步锦屏要向整个世人推出来一个浓缩版的,能够代表贵州精华的夜郎遗珠,给大家展现一种风清气朗、纯净安然的生活,我们把它叫做“有机生活”,所以叫“夜郎遗珠,有机锦屏”。 这也就解决了扶贫上的一个大问题:我们究竟是输血还是造血?一定要找到内生的发展动力。

讲完这个,最后我们再讲讲“走出去和请进来”,大家都知道“一带一路“和”中国梦”是一体两翼。“一带一路”怎么玩?我们有幸做为一个智库深度地参与其中。

举两个典型的案例,一个就是斯里兰卡,斯里兰卡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过渡地带,被称为佛祖的泪珠,战略意义非同一般。中交集团在这里建设了科伦坡港,习近平主席亲自去剪彩,现在这个项目遇到了很多困难,主要是印度和中国背后的角力,我的团队去了三次,我也去了两次。跟斯里兰卡的各个方面都交流过,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原来我们的央企出去,只是把项目当成一个基建工程,其实当它成为中国战略“一带一路”的时候,远远不是那么简单,就像一个贫穷偏僻的小山村,突然来了个挂金链子的有钱人和周边格格不入,一定会面临非常多的困难。所以顶层设计非同一般,在走出去的路上,策划比规划更加重要。

跟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我们还有一个项目就在老挝,叫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是一个民营企业在做。这个老板当初就是五六千万身家,一会儿跑北京想做投资,一会儿到上海,最后发现根本没机会,甚至连昆明都没有他的空间。后来我严肃地告诉他,你就不要乱跑,就在西双版纳深耕。最后帮助他在西双版纳打造了告庄西双景的项目,现在成了全云南最火爆的景点,一到过节就人满为患。如今他开始在老挝打造一个相当于深圳特区的项目,我们的团队也已经跟进。这个项目成了“一带一路”上民营企业走通的一个成功样板。

走出去的路,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这个路非走不可,我们从央企到民企两边的探索,总结了很多经验和教训,我相信对于下一步的发展将会有巨大的意义。也许到合适的时候,我们可能会专门就“一带一路”开一个论坛,我前几天跟保利老大也见了面,她对于我们的项目非常感兴趣,很多央企下一步可能都会积极地介入和参加这样的项目。

上面说的是走出去,我们再看看请进来,我把它称作“新谷现象”,就是跨境孵化。成都新谷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做孵化器中的老大,更关键的是他现在走通了一条新路,直接跨境美国,成立一个中美中心,把美国很多高新技术整合到中国来,也正在和智纲智库进行积极地合作。

不管特朗普怎么封锁中国,市场是没有边界的,美国新的科技发明要想获得巨大的市场效应,只有到中国。特斯拉汽车,区块链,生命科技,还有包括下一步的5G时代,信息产业等等都不例外,就相当于你有可口可乐的原浆,但是我有可口可乐的市场,你的原浆要挣钱,必须拿到中国来,兑中国的水才能卖得出去。而新谷就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把优质资源整合到中国来。

总结:礼运大同,天下为公

今天我们回溯历史,撇掉了很多眼前枝枝蔓蔓的事情,最后还是要从大历史的角度来梳理中国的发展路径。

讲到这儿,我想到毛泽东写的一首词,“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一个伟大的政治人物看问题绝非眼前。如果回首千年,我们会发现,老祖宗对幸福的追求,对社会发展进程的思考,其实早在《礼运。大同篇》里面就有写到:

这就是中华民族的至高追求,是中国的文化精髓,也是中华崛起的精神源头和哲学源头。亚里士多德讲学的时候,孔子、老子也在黄河边上讲学,西方有柏拉图学园,中国有孔子三千门徒。东西方两条文明都创造了各自的辉煌与伟大,都值得彼此尊重。

两三千年前,先贤就已经为我们描绘大同世界的理想。到了近代,孙中山先生把这个理想称为“天下为公”,到了邓公,我们是“为实现小康而努力”,今天到了习近平主席手里,可以说是从“小康到大同”的关键一跃,就如同房屋封顶,大桥合拢,垂手可执。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在这样的大趋势下,谁也无法阻挡。

当我们重建整个中国的政治、文化、社会、经济生态后,社会正走向风清气正。真正实现“壮有所用,老有所养”,草根们都能够充分地释放自己的才能和活力。我相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将在我们这代人的手里完成,历史将会在我们面前爆炸。谢谢大家!(作者:王志纲 来源:智纲智库)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