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是一种投资智慧——格兰桑素描

2017-08-09 17:13:18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71我要评论

[摘要]:如果不同学科的优秀学者(历史学家、艺术家、数学家、哲学家)能在一起切磋交流、相互启迪,大家的思维过程就会同时得到促进,从而达成更加睿智的见解。众人智慧一定高于个人智慧的简单相加。

  如果不同学科的优秀学者(历史学家、艺术家、数学家、哲学家)能在一起切磋交流、相互启迪,大家的思维过程就会同时得到促进,从而达成更加睿智的见解。众人智慧一定高于个人智慧的简单相加。

  波士顿GMO投资公司的杰瑞米·格兰桑为管理者树立了另一个楷模,这个价值投资至上、脾气有些乖张暴躁的家伙被公认为一名严肃的思想者,他孜孜不倦地观察着外界的投资动向,寻找着真理,并且用心思考,不在乎全世界的人怎么想。他绝非泛泛之辈,浑身散发出一种“坚毅的魅力”——不知你明不明白。

  1995年,威瑞森基金向摩根士丹利、GMO和另外3家公司各委托了10亿美元,各家公司拿到的固定管理费都很低,但若能跑赢威瑞森基金设定的基准,可以拿到相当高的奖金,整个计划是约翰·卡洛和布里特·哈里斯的巧妙构想。我还记得,在1997年前后,杰瑞米·格兰桑开始看淡整体股市,尤其是科技股,结果,他的业绩比基准和我们这几家公司都差,事实上,到2000年春天,GMO公司的成绩在5家公司中垫底,比我们低500个基点,我们则是当时的第一名。

  在接下来3年的熊市里,我们的业绩相对于基准还勉强过得去,格兰桑则对自己的思路坚定不移,在那段时期大大提高债券的比重,减少股票的仓位,结果业绩明显改观。当我们在原地踏步时,他超越了我们,仅用两年时间,他就追回了4年的差距,真是不可思议!当然,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布里特·哈里斯的良好声誉以及威瑞森基金首席执行官对格兰桑始终如一的信任。

  但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20世纪90年代末,GMO公司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许多因为害怕错失牛市良机而心急如焚的客户关闭了账户,几名看多的合伙人则离开,去创办自己的公司,结果,公司管理的资产下降了差不多40%。公司出现亏损,人们讥笑杰瑞米死抱着看空观点顽固不化,如同刻舟求剑。杰瑞米却不为所动,他继续向优秀的投资经理支付高薪、花钱改善客户服务,同时开辟新的投资战线,如林场和对冲基金。在亏损期间,公司的员工甚至增长了50%。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

1

  终于,股市泡沫破裂,GMO公司苦尽甘来。在其后的熊市期间,他们的业绩分外出色,2003年股市开始重振时,他们表现依然良好,在新兴市场方面尤为成功。2003年,他们的新兴市场基金增值了70%,高于同期上涨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51.5%。大量资金涌入公司,到2003年年底,公司管理的资产增长到低点时的3倍,达600亿美元,其中仅新兴市场基金的规模就达100亿美元,为公司带来了丰厚的管理费收入。杰瑞米又有什么行动呢?因为感觉当时只是长期熊市的短暂反弹,尤其是新兴市场股票上涨得太高太快,杰瑞米决定,从2003年9月开始,基金对新投资者关闭。

  2005年夏天,格兰桑形容自己的任务是“在长熊中寻找成功”,他对“回归平均值”的基本投资理论坚信不移。他说,市场的无效性超出我们的想象,投资者应当学会等大鱼上钩,除非股价已极度偏离合理的水平,否则不要拿过多的资金去冒险。耐心是一种投资智慧,但他也承认,保持耐心真的很难,因为股价回归到平均值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些经验之谈人们都常常挂在嘴边,但奉行起来非常困难,杰里米则不仅是说,也严格地去做。

  现在,他仍对大多数的资产类别存有怀疑,投资者的期望值依然过高,股票价格也仍然较高,很多股票仍有大跌的可能,尤其是美国股票,未来它们的回报必将回归平衡均值。假如上述现象在未来7年内出现,各种资产类别的利润都将微乎其微。格兰桑通过计算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大盘股的实际复合年回报率将只有-1%左右,国库券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但国际股票和新兴市场债券的回报将达到每年2.5%-2.7%。最佳资产类别将是新兴市场股票和林场,林场的回报率将达到6%,别忘了这是实际回报,没有管理费和通胀因素。尽管杰瑞米的观点倾向悲观,但自2003年春天证券市场反弹以来,他的业绩仍非常不错。

  杰瑞米认为,现在长期投资者有几件大事可以尝试,首先,把资金从美国股市中撤出,转移到国际股市。然后增持波动性低的优质股票,减持波动性高、投机色彩较浓的小型股。此外,他还特别建议投资者转向保守型的对冲基金、林场、商品期货以及保守型的固定收益产品。

  杰瑞米66岁了,身体还很硬朗,他坚持不懈地保护着公司的独立性,以免它的经营权落入商人手中。他告诉《机构投资者》杂志:“如果公司易手,而新的主人期待的是快速回报,站在管理者的立场,亏损时就不可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做。同样,关闭热门基金这样的事很难出现。我深信,保持独立是最符合公司和客户的利益的。”瞧,这就是正直!

  我在想,一家投资管理公司要想真正变成伟大的企业,恐怕需要按照柏拉图学院的模式来设计,柏拉图努力在他的学院里创造出启迪性的氛围,好让聪明的年轻人接受从政的训练,成为希腊未来的领导人。他认为:“如果不同学科的优秀学者(历史学家、艺术家、数学家、哲学家)能在一起切磋交流、相互启迪,大家的思维过程就会同时得到促进,从而达成更加睿智的见解。众人智慧一定高于个人智慧的简单相加。”(作者:巴顿·比格斯 来源:《投资大家杰瑞米格兰桑》,张志雄主编)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