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9%的人进化失败,只因短期太聪明而长期太蠢

2018-03-15 15:53:21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239我要评论

[摘要]:少和多只是数字变化。浓度从低到高,却能促进化学反应。

《原则》这本书出版以后,我给彼得明奇投研团队的兄弟们每人配了一本。

不是跟风赶潮流。恰恰相反,在达利欧离开中国,《原则》大幅降温之后,我们真正的研讨才开始。

量化投资界的大神,文艺复兴基金的詹姆斯•西蒙斯曾经总结自己成功的经验。他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特别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因为挤不过别人”。

我很赞同。

所以,我们宁愿等到《原则》已经不再放在大多数人的书桌上的时候,再悄悄地把它掰开,揉碎了去细嚼慢咽。

就像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写到的,达利欧不是哲学家,不是思想家,但是他“把常识钉入地面三尺”。我的一位朋友随后补充了一句,“是水泥地面”。

所以当面对《原则》这本书的时候,我们不是贪慕思想的新鲜,不是渴求知识的增量。我们卷起裤腿,脱掉衬衣,将自己深度浸泡其间。我们要的不是清汤寡水的真理,我们要浓墨重彩的常识。

少和多只是数字变化。浓度从低到高,却能促进化学反应。

我们将以闭门研讨的形式,一条一条把《原则》拆开,往前推敲它逻辑的根基,往后推演它应用的场景。

如你所知,投资圈很多人打算“带着儿子一起读”这本书。所以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野心,希望这样的讨论,若干年后能够给我们的子侄辈带来一点小小的经验,或者教训。

浮世繁华。在时间、空间和人心的三维中,变化何止万千。

然而我们深知,万千变化,终将复归于朴。

此刻,我们就从这里开始。

先泼一点冷水

谭校长:我首先提一个问题,《原则》这本书,各位觉得有必要花那么大的精力去学习吗?

虚竹:我觉得还是有一定的必要性。

谭校长:在你看来,你觉得原则的价值在哪里?

虚竹:至少按照这个框架先学习,当学习到一定程度,在思想上完全接受以后,可以真正的去开始落地到一些工作上面。

令狐冲:我觉得它核心观点就是历史都是不停重复的。然后他做了这些原则以后,就方便我们降低一些决策成本。有了这个以后,可能就大大加快了制定这种规章制度的进度。然后可能会还有一些我们平常还没有遇到的一些问题,他都提前了。让我们先认识到,就能大幅提高决策效率。

韦小宝:这本书相当于把人看成一个机器,更系统化的去按照一定的规则去做事情,就是从书中能够更好的不断进化,可以学习到真实的自我,能够更系统更有效率的去做事情,包括自己的一个不断的提升,包括在工作中、学习中和生活中。

谭校长:你们觉得达利欧算是一个成功的人吗?他为什么能够成功?

你看到他的故事,他有一点做得好,就是它不停的去进化。遇到一个问题,他会把他整理成原则,知道这个原则应对什么情况,然后遇到这个情况该怎么做,他都把它总结一下,这是他的精华。

一个人如果他坚持进化,时间越长,只要你在那个领域坚持,不要被困难所打倒,我觉得他肯定就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人。

当然还有一定的运气成分。

我们先用世俗的观点来看吧。桥水是全球对冲基金业最大的公司,达利欧是整个基金业赚钱最多的人之一,多次上过福布斯榜。关键他还是白手起家,在一个小公寓里面开始创业。创业前几年还破产过。

从过往业绩来看,桥水的业绩大概百分之十几的年化,但是它很稳定,没有亏过什么大钱,尤其在每一次危机中基本都赚钱。这可能是他最最得意的一个地方。

但是,我先要泼点冷水。

在开始之前,我首先要跟大家去聊的,就是说向成功者学习往往是有危险的。

危险在于什么地方呢?就是成功的东西往往是难以总结的,失败的东西往往是容易总结的。

所以真正的学习有时候向失败者学习教训是相对更加容易的。

比如前几年搞万众创业,有些创业者几年估值几百亿,你学得到吗?你学不到。

包括他个人的运气,他自身独特的禀赋,很多东西都学不到。

就像巴菲特说他能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别人恐惧时候贪婪,你学得到吗?

很多东西,你看到了你就是够不着。可能就是他的天赋,也可能是他的经历独特,个人经历或者极其痛苦之后修炼出来的,你没经历那个痛苦,就修炼不出来。

所以这是我首先要提醒的,我们不要认为向成功者学习,我们就可以跟他一样,这是不可能的。

不要高估向成功者学习的作用。

那么相反的,向失败者学习,有时候你会更加容易。因为失败者很明显,它肯定是掉坑。他掉了那么多的坑,你至少它掉过的坑里少掉一点,这个是很容易学的。

比如说大部分企业死于多元化,这些都是你只要稍微看点书,你就知道很多企业死就死在多元化。一旦某个领域成功了,就志得意满,自我膨胀,信心过度,就开始认为自己什么都能搞。一搞多元化,踏入不熟悉的领域,还加杠杆,就很容易失败。

比如投资里面最危险的是盲目加杠杆。如果你看过一百个人,都是因为这个破产了,你自然就不会去盲目放杠杆。所以反而向失败者学习是相对容易的。

达利欧的秘诀:进化的复利

谭校长:那么我要提第二个问题,想要不断进化的人非常多,也不是每个人都成功。达利欧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有很多人,尤其在现在这个时代,他是内心是有进化的渴望,他也不甘于平庸,也很勤奋,他不一定能够成功。

虚竹:我想到了一点就是,他会把以前犯的错误的记下,它有一个工具叫错误日志,它会把以前的错误记下来,然后不会重复的去犯一些错误。但是很多普通人,当他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前两年犯过这个错误,可能今年会继续犯。大部分都会出现这个情况,特别在投资这个领域就是这样。

一个人很容易被短期效应所迷惑,很容易会丧失自己的一些坚持,或者丧失自己的一些原则。就像很多人到了某一个阶段,可能业绩特别好,他就会相信是自己的某些方面的天赋,加杠杆,或者说:盲目的自信,结果通常这样会受到这个市场的打击。

令狐冲:很多人都想进化,达利欧会找那些最聪明的人去挑战自己的观点。然后即使在公司里面的表决,也根据每个人过往的决策的业绩去做一个加权量化的决策系统,就保证不是自己说了算。

谭校长:你觉得就是说就不断的有人来挑战自己,可能是个好事情,防止进入一个过度膨胀,是吧?

小宝呢,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的进化看,至少从目前结果看它的进化是很成功?

韦小宝:很多人都死在进化的路上,达利欧可能会是那种,就是极度求真的,去不断地认真的执行他自己的规则。一般人的话是很难去坚持,尤其是这种特别长期的坚持。

谭:长期坚持什么?

韦小宝:就是比如说去复制去学习成功人士的好的一些好的优点,方法,包括一些成功人士的一些行为处事的方式啊等等。很多人很难真正的用在自己身上去,或者根本坚持不下来。

谭校长:今天早上我发了一篇文章(编者按,这篇:爱因斯坦说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但他只说了上半句……)

我改了一个标题。爱因斯坦说复利是世界上第八大奇迹,威力甚至超过原子弹。但是你去看你身边的人,真正享受到复利的有几个人?其实很少。

这说明这个事情其实很难。

我们说巴菲特年化只有19.1%,真的是不高。但是他就靠这个年化,把雪球滚起来,成为全球最有钱的人之一。

复利难是因为什么?

什么叫复利?就是你一定要站在原来取得的成果的基础上再往前进一步,这个才叫复利。如果进一步退一步,进一步退两步,这个就不叫复利,是吧?

就跟做投资一样,赚一点又亏回去,永远没有复利。所以为什么说巴菲特说投资首要的是不要亏损。包括今天这篇文章里面讲复利的核心是风控,是因为你把风险控制住了,你才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往前走。

哪怕是往前走一小步,因为长期复利,你不可能收益率非常高。彼得林奇是27%,还是29%,他维持了13年就急流勇退了。巴菲特迄今为止19.1%,应该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长纪录的。

你不可能收益率很高还维持长期复利。因为这样下去全世界都会是你的。所以收益率还会不断的降低,随着时间的延长。

谭校长:那么你有没有去想过达利欧的这种方式,它把所有东西记下来,固化下来,某种程度上它是一种进化的复利。

什么意思?就是说别人在投资领域滚雪球,达利欧是在进化的路上也是在滚雪球。

滚雪球的要义是什么?就是说你一定要站在过去的成果之上,对吗?刚才讲很多人为什么进化不成功?是因为他总是犯同样的错误,总是犯同样错误,你怎么享受复利?

你人生的时间和资源是有限的,每个人只有24小时,别人犯一次错误,这个坑就过去了,你如果连续十次还掉在过去坑里,你怎么跟人家玩?

所以要想享受进化的复利,你一定要深刻的总结过去的每次错误和教训,把它记录下来,固化下来,形成圣经一样的东西,然后坚决干脆的再也不踏入这个坑。当一个人能做到这点的时候,就是在享受进化的复利。

进化的复利,就是进化的圣杯。

但“不二过”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基本上很少人能做到。

当我们从这个角度去看待达利欧的进化方法,他是享受了进化的复利。

他怎么来保证呢,就是通过记录固化这一套原则,让他以及他公司所有的人尽量不要犯,他犯过错误,或者公司之前犯过的错,这样把进化的雪球慢慢滚起来。

所以核心不在于,你短时间内学到多少东西,而是说你真正能不能把你每次吃的亏,每次犯的错,保证下一次不再出现。

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当我们学习达利欧的时候,不意味着要去生搬硬套他的400多条原则,而是意味着我们要去建立自己的原则。在这个像搭积木一样,这个搭建的过程就是我们进化的过程。

这个地方我曾经吃过亏,我把它写下来,我下次不要再犯这个错,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把那400多条拿过来用,你没有经过这个过程其实是不行的。

就好像你直接拿了一个房子,没有地基,那风一吹就倒。但如果这个房子是你自己挖地基盖起来的,一块砖,一块砖垒起来的时候,它就是非常坚固的。因为这个学费已经交过了,教训成本你付过了。

所以真正要学是学这么一个过程和它的思维方式,而不在于生搬硬套。这是我的理解。

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学达利欧,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我觉得也跟这个有关系。400多条原则,它全部都是现成的,直接拿过来肯定是最快的。而且全部看上去都有道理,绝大部分我认为都是正确的。

但是你拿过来,你根基不牢,它不是你的。一定要自己去从地基开始去搭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这就跟我们做量化模型一样,别人的模型再好拿过来,你可能也用不好。因为你的理解不够深刻,对不对?

所以在实践中间,首先我觉得是要学他的这个部分。就是从地基开始去搭积木的过程,去建立这些原则的过程,这是这是他最精华的部分。

这就是进化的复利。只有这样你才能享受进化的复利。

原则是笼子

谭校长:下一个问题,我们来讨论原则是什么。

我的理解,原则它首先是一个笼子。在我没有原则的时候,我可以随心所欲。

比如说泡茶,日本的茶道它有仪轨,先要干什么后干什么,你按它的一步一步来,这也是原则对不对?但有了这个原则之后,你其实不是给自己带了一个笼子吗?把自己关到笼子,你必须按这个规则来走,如果你没有原则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爱怎么泡就怎么泡,我还把两种茶叶混在一起泡,只要我愿意,对吧?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去给自己装这个笼子?你的原则越多,你的自由越少,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比如说你生活中,我随便举个例子,假如你给自己定一条原则给自己全家,18岁以下不能喝酒,这可以是一条原则,是吧?

OK,你的儿子16岁了,说爸爸我想喝点酒行不行?如果你没有这个原则,你可能让他喝了,16跟18岁差别也不大,而且不是喝很多。

但是一旦有了这个原则,你就是要一定要拒绝他,你说不行,我们有了原则就要遵守,其实这是限制了你的权利,是吧?限制了你的自由你和你家人的自由。那如果这样,我们还要不要学原则?

虚竹:其实很多时候就像你刚说的,16岁跟18岁喝酒,其实真的中间的区别并不大。但是真正的危害是说让他养成一种模式,让他觉得随时都有机会去跨越这个原则。

就像我们过红绿灯一样,如果你在很人很多的时候,你去遵守红绿灯,大家都觉得这个OK的。

但假如有时候你深更半夜的时候,你看一辆车都没有,这个时候你还看见红灯在那亮着,很多时候就会觉得如果你还站在这里,可能会有点傻。

你这么直接过去不会有问题,但是可怕的是当你做出这种事情以后,你就已经开始漠视这个原则的存在。然后你会在以后生活当中总会找机会说,去衡量到底这个,应该怎么想。

那就像我们这样,偶尔有一次真的闯了红灯,真有可能有其他的风险。真正让一个人失败的,就是一个这个小概率的东西。而习惯就是这么一次次的形成的。

所以一个人如果他总是能够遵守自己的原则,它就是实际上最大程度的保护。

令狐冲:我感觉就是定这个原则的时候的本意是什么?要搞清楚。感觉就是从立原则的时候,就要充分讨论和考虑这个原则到底有没有用。

如果是真的很有用的话,那肯定都要遵守。

韦小宝:原则肯定是要的,包括每个人的做事的行为方式,包括社会上的那些法律法规,公司的规章制度,家庭的伦理道德等种种约束,这都是能找到原则的身影。原则肯定都是要有,如果没有这些的话,那可能就会一团乱。

但是随着这个原则推进的话,可能一开始并不觉得这个原则是非常好的一个原则,需要随着时间去进化。

原则本身需要进化吗?

谭校长:你的意思是什么?原则本身也需要进化?

韦小宝:就跟刚才讲的红绿灯一样。比如说白天肯定是要遵守红绿灯,该停的停,该通行的通行。但一到夜晚的时候如果没有人的时候或者没有车时,是否可以改进这个原则。

比如说你自己给自己定一条原则,白天要看红绿灯,晚上在没车情况下可以不看,这也算是一种进化,这是从个人角度来说是自己的一个进化,但是对于整个的社会来说,如果进化的人增多了,大家都会推行这个原则,来带动整个社会原则的进化。

谭校长:这个原则的进化,你们怎么看?

虚竹:其实原则最考验人,就是好像这个原则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是很实用,然后你会觉得,可遵守可不遵守。

在这种灰色地带的时候,就特别考验一个人的坚持。我觉得那些成功的人是真正的,哪怕是在这种灰色地带的时候,他也真正会去坚持这个原则。

当然如果这个原则的确有问题,他也会去反思,可以改进的地方肯定会改。但是在改进这个东西之前,真正考验一个人的是坚守。

那些真正成功人士,哪怕牺牲掉自己的一点东西,牺牲掉自己的一点利益,他也要遵守这个。我觉得这个是比较真正的难的地方。

谭校长:很有意思,大家观点出现了一些分歧,我觉得这个分歧是很好的。我们代表了各种各样的想法,我谈一下我的看法。

刚才虚竹讲到了,首先原则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然后令狐冲,讲到了在立原则的时候,我们要充分的去考虑。那么某种程度上如果可立可不立的原则,我们可以不要去立。因为你每多一条原则其实就多一个难度,对吧?

记得有一个原理叫做奥姆剃刀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角度,原则并不是越多越好。

第三个就是说小宝提出这个原则是不是本身需要进化,或者怎么样才叫原则的进化。

原则是一种敬畏

好,我们围绕着红绿灯这个例子产生了一些分歧,我讲一下我的看法。

我原来看过一个统计,我忘了具体的数据,大概是说统计了全球一些能够传承过百年的家族,后来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点,跟那些富了一代二代就衰败的家族相比,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就是能够传承过百年的家族,甚至几百年的家族,他们基本都是有信仰的家族。

我们这里重点不是讨论宗教,但是你要去想,这里面的差别是什么?一个有信仰的家族,他肯定不是因为上帝保佑你,就让你传承了几百年,这个东西是站不住脚的。

信仰会带来一些什么?给一个家庭,一个人,给一个组织带来什么?

跟没有信仰的人和组织会有什么样的区别?我觉得信仰首先是让人有所不为。比如佛教,佛教有五戒,做一个佛教徒,首先是受戒,就是很多事情你不能做。这个叫有所不为。

其他的宗教也都是这样,首先规定有些事情不能做。

所以我们去看宗教的时候,抛开那些神秘色彩,首先它是让人有所敬畏。

你去观察家族的传承是非常有意思的。你的东西怎么传给下一代呢?你很能干,你怎么保证你的下一代也很能干?其实很难。往往是,家里越有钱下一代无能的概率就越大,很多时候是这样。

所以有所敬畏是非常重要的,要有所不为,就是不犯大的错误。

我们从这个角度去看原则,你会发现,原则首先是一种敬畏。我们把它写在本子上供起来,立下来就不能违反,这是不是一种敬畏?这本身就是一种给自己定下一个敬畏的东西。这个东西的威力是非常大的。

刚才虚竹也讲到了一点,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候是遵守原则得不到好处的时候,这点说得非常好。大家车水马龙的时候,你肯定会等红灯,不会过马路的。这个东西不用想,没有这条原则,你也会这样做。这个时候看不出来的。

真正看就是没有车的时候,你还能不能遵守红灯。因为在没有车的时候,你如果也坚持红灯不能走,你是牺牲了自己的短期利益。也许你正急着去干一件事,我为什么要等一分钟的红灯?你要付出成本,为什么要付这个成本?是因为你心有敬畏,而不是因为它马上给你带来了好处。

有好处的时候,那还用讲吗?那还需要原则吗?不需要。这才是原则真正重要的地方,和考验我们的时候,当我们要牺牲短期利益的时候,你还能不能坚守原则?

那我为什么要牺牲短期利益去坚守原则呢?这个问题很好。

有一句话,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叫做就99%的坚持容易,还是100%的坚持容易?

事实是,百分之百的坚持更容易,为什么?因为更清晰更无脑。

百分之百的坚持是不需要用脑的,而99%有时候你要经常用脑。就像投资中的止损一样,如果你说绝大部分时候我们坚持止损,只在极个别的情况我可以不止损。如果这样规定就完蛋了,什么叫极个别的情况,你要天天用脑子去想,

极大提高你的决策成本,这是第一个。对吧?第二个在于什么呢?一旦有了1%,可能就会有2%,就会有3%。尤其在你百分之一尝到甜头的时候,你下次就会扩大到2%,最后你的原则就会被吞没掉。

所以我们来看待原则这个东西的时候,首先我们要清楚,学习原则是有代价的,大家不要认为没有代价。

首先你肯定要失去一些自由,这是第一点要想清楚的。第二点就是说,原则的真正的要义,是让我们有所敬畏,只有有所敬畏的人才能走的长久。一个心无敬畏的人会很早死掉。不管你做投资还是在其他领域,就是让我们有所不为。原则很多时候是有所不为,而不在于去做什么。第三个,一旦你立下原则,原则需要进化,但尽量不要在你的行为上去进化,原则没有变,你说我自己变通一下。我觉得这个不是一个好的方法。一旦你破例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而且会极大提高你的决策成本。所以宁愿牺牲短期利益,当你的原则定下来,这个时候才考验我们。

所以我们切忌用短视的目光来看原则,切实用一天一时的得失来看原则,它的要义不在这里,它的要义是形成一个长久的保护。

对。这就是对原则的第一个定义,我说它首先是一个约束,但是我们要理解这个约束,当一个人心甘情愿地给自己去加上约束的时候,一定是你想通了一些东西。

如果用最近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叫做自律带来自由。

自由的两重境界

虚竹:有时候我考虑过这个事情。因为平常,在生活当中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身边有的人他说,唉呀,周末啦就应该自由一点嘛,该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然后吃东西的时候他也是不忌口,随便想吃什么吃什么。

就是说他觉得真正的自由是一种生活当中的随心所欲,但其实这种自由是原始的。但是另外一种自由是那种比较高层次的,比如说你有选择权的自由。

第一种原始的自由,其实他付出的成本最高,他永远可能只能过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生活。

真正得到自由的,比如他每年想去哪里旅游,他决定不了,因为没钱,甚至不能去坐飞机,房子买不到好的。但是那些真正自律的人,能够长期坚持而获得了真正的选择权的时候,他的自由就很大。我想买哪里的房子,我随便买。我想意大利去旅游,我随便去,我可以自由选择,我小孩上想上什么样的学校。

谭校长:虚竹其实提了一个很好的概念,我们正好提到这里,可以稍微讲一下,就是说一般人都不理解自由。我认为自由它是分层次,人的大脑分为几个部分,最底层叫爬虫脑。爬虫脑就是说你是从爬虫时代就是经过上亿年进化来的最原始的部分,也是人脑中威力最大的部分,它是非理性的。比如你看到蛇就一定会吓一跳,看到老虎就拔腿就跑,这就是爬虫脑在起重要。

很多人讲的自由是属于爬头脑的自由。我想吃肉多吃一点,我想喝酒的时候多喝一点,我想睡懒觉的时候多睡,这个都是这种原始的动物本能,这个是一个层面的自由,对吧?那另一个层面,叫做选择权的自由,当你陷入爬虫那个自由的时候,你根本没有能力选择,因为你是被你的动物性支配的。

这是很低级的自由。这个时候没有自律,没有自我规范,没有原则,永远拿不到你的选择权。

原则是模式和套路

第二个,我觉得原则还代表一个东西,代表模式和套路。什么意思呢?

我之前推荐过刻意练习那本书,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去看?《刻意练习》那本书,它有一个很精华的观点,他认为真正高效的学习,就是向高手学套路。

比如国际象棋,一个人在学习国际象棋的过程中,要成为高手,你要记住几千个到数万个套路。围棋里的定式也是这样,这个定式是事前反复推演和揣摩过的,这么应对就是最好的方式。

这个叫套路。所以一个人学习的过程首先是学套路。当你一无所知的时候,你是最自由的,整个棋盘任我走,但其实这个时候你水平是最差的。

在你走棋最自由的时候,恰恰你是最无能的。因为你心中没有套路,有套路就没那么自由了,但你的水平提高了。

所以学习是从套路开始。当我们给自己定原则的时候,某种程度上就是给自己套路。

另外,从实践来看,原则最大的好处是降低我们的决策成本,当你日常的大部分事物都有原则去应对的时候,你的大脑就能部分解放出来了。

然后你才能够有时间精力去思考更高层面更有价值的事情。如果你没有任何原则,你的大脑一定陷在琐事当中,你做一个公司,甚至在一个家庭里面,一天要做要做无数的决策,你大脑根本用不过来,你还有什么精力去思考更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原则是把你从琐事中解放出来,降低决策成本,让你把大脑用到更有价值的地方去。所以这个是我对原则的一个价值的认识。

如何学习原则:向两极推

谭校长:然后第二个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来学习原则,就是我们的学习方式。我先提几点自己的想法,你们来补充。

第一个,我觉得我们会用透明的方式来学习。我们每次研讨都会有录音,然后整理成文字,一部分会在公众号来发,有一部分积累起来,我希望比如半年或者一年之后,如果我们真的有很价值的讨论,它是能够出一本书的,我觉得这东西很有价值。用这种方式来学习,也是对我们的一个督促。

第二个基本的方式,我觉得是逐条讨论,因为今天我们是第一次我们就还没有开始真正的条目,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原则的价值以及它的成本。

所以我们做任何事情要同时考虑它的收益和成本,它有很大的价值,同时它也是要付出成本。原则不是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那么我们会逐条的讨论。

讨论的过程呢首先是理解这个原则。我们要理解他为什么要立这条原则,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事,达利欧为什么当时会把它记录下来?我们要返回到原点。在理解这个部分之后,我们要推到场景,怎么用这个原则,我们要去讨论。每个人用自己的生活中的故事,投资中的故事来讲,它可能会怎么用?我觉得往两头走,一个是回到原点去看,一个是往应用场景走。

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来不断给大家提问。提问是促进思考最好的方式,所以你会发现我不断地提问,来推进这个讨论的深入。

以上是我想到的一个基本的学习方式。然后学习的频次, 我们礼拜三的下午3点钟,作为固定的一个读书的活动把它固定下来,只要我不出差就坚持下来。如果时间充裕,甚至我们一周可以进行两次这样的学习。

一周一到两次,按这么一个频次,慢就是快,如果有一个条目值得我们谈一个小时,我们就讨论一个小时,这个没关系。慢点,你说三个月不行,我们就用半年,甚至一年,来学习这本书。

学习的目的不是说要马上从中得到什么。原则这个东西是贯穿投资,工作和生活的,是贯穿一个人一生的,是可以传承到你的后代的一个东西。如果你能立好一套原则,对你的后代是一个莫大的帮助。

我们真正希望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能够个人进化和成长,只有每个人个人的进化成长,最终我们才能推进集体的进化和成长。

今天我们第一次讨论就到这。(作者:谭校长 来源:RIH投读会)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