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跌的市场终究会回升,如果你有耐心,就不要恐慌

2018-05-21 11:17:01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512我要评论

[摘要]:狂热总有一个结束的时候(有时非常突然),但很少投资者愿意建立一个投资组合以防狂热的结束,而是随波逐流,投资于风险更高的股票。

1


格雷厄姆对内在价值的定义为“被事实所确定的价值”。这些事实包括公司的资产、收入、红利以及任何未来确定的预期收益。决定公司内在价值最重要的因素是公司未来收益的能力。内在价值可用利润乘以一个适当的资本化率因子来估计。但因子或乘数会受利润稳定性、资产、红利政策和财务状况等因素制约。


2


格雷厄姆说:若低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进,即使买入后股价仍下跌,他也很难赔钱。因为他可以继续耐心持有,并在其价格恢复正常时将其卖出。但是若以高于内在价值的价格买进,那么他就只能寄希望于以更高价格卖给别人了。否则的话,他很难避免损失。低估值的股票最终都会以神秘且令人费解的方式恢复估值。


3


从一只股票中获利至少有三条可能的途径:①从基本业务所产生的剩余流动资金中获利。流动资金剩余最终将体现在股价的上涨中,或者以股息分派给股东。②从投资者对基本业务的投资意愿增加中获利,因这将体现为股价上涨。③或者从股价和商业价值之间的差距来获利。价值投资者关注的是真实的财务状况。


4


一个世纪内,河流淹没河岸的次数可能仅为1-2次,但你依然在买洪灾险。投资者必须为任何不可预测的事情做好准备。投资者不应为回报率设定目标,哪怕是一个极其合理的目标,而应当为风险设定目标。塞思·卡拉曼认为,为投资回报设定目标将导致投资者关注于潜在的上升空间,而不是关注下跌的风险。


5


业绩和努力之间没有关系。安东尼·波顿说,若在某一周、某一月或某一个季度里表现不好,有些人就会去照镜子,认为分析过去会帮他们在下个季度里取得上佳表现。令人悲哀的是,投资并非如此。你不能说:虽然我过去做得不好,但我会更加努力,所以结果一定会变好!短期内业绩和努力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


6


安东尼·波顿说他在组建投资组合时,会问自己三个问题:1、我的投资组合是否与我的信心程度相匹配?2、我是否清楚自己承担的风险?3、能从过去的错误中学到什么?(总会有一些的。)在持有投资组合后,他每月都要做一次例行检查——评估他对投资组合里每只股票的信心程度,明白在哪些股票上做更多功课。


7


安东尼·波顿最重要的两个理念是:一名成功的投资者必须具备两种品质:对潜在投资机会进行勤勉而广泛的研究,以及摆脱市场对“热股”普遍追捧的影响。


8


人们经常问安东尼·波顿应该在什么情况下出售持股。对此,安东尼·波顿说他首先会避免对持股带有个人感情色彩。有三个条件会让他选择出售:①如果某些事情否定了他的“投资理由”;②如果达到了他的估值目标;③或者他找到了更好的股票。


9


安东尼·波顿的方法是发掘其优点仍未获大部分投资者认同的公司。他认为投资者应始终致力于发掘鲜为人知及极少被提及的公司。若这些公司的经营良好、结构理想及估值偏低,它们将会成为盈利最为丰厚的投资。投资者应当就公司的优势及劣势形成自己的独立意见,然后应用这些研究买入理想的失宠公司。


10


安东尼·波顿论买进失宠的公司——失宠公司及行业通常才是投资者可以买到的最好的便宜货,只要他们愿意建立与市场相反的仓位。尽管每一名投资者都知道,狂热总有一个结束的时候(有时非常突然),但很少投资者愿意建立一个投资组合以防狂热的结束,而是随波逐流,投资于风险更高的股票。


11


当大部分人非常看好市场前景时,他们会经常偏爱雄心勃勃、快速增长的公司,而这些公司的业务计划往往承受较高的风险。若他们的信心持续较长(特别是在股价快速上升的期间),业务被视为“过时”及“缺乏亮点”以及增速较慢、业务计划较为保守的公司(甚至整个行业)就会落后于大市。


12


梅耶·罗斯柴尔德(M.A.Rothschild)曾说:“街上血迹斑斑,就是买入之时。”而邓普顿基金的马克·墨比尔斯则更为大胆:“街上血迹斑斑、即使洒着自己的血,也就是买进的时候。”墨比尔斯有两条投资法则。①下跌的市场终究会回升,如果你有耐心,就不要恐慌。②经营团队的素质,是选股投资的最高标准。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