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我们要用人民币泡沫去淹没全世界

2017-11-06 15:56:54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49我要评论

[摘要]:吴晓波:我们要用人民币泡沫去淹没全世界

  “中国企业家在中国地区做成功靠什么?靠营销、靠品牌、靠渠道革命,这两年终于有企业家重新把注意力回到了生产线本身,回到了社会本身,回到了工具本身,这是这两年最大的变化。”

  这是8月19日吴晓波做客深圳勤诚达·前海世界企业转型升级论坛上提出的观点。

1

  吴晓波认为,转型升级,几乎没有一定之法,是一个企业家自我创新、自我革命的过程,是企业家不确定性的重要体现,转型升级的压力来自于整个市场在供给端和需求端变化所带来的结果。

  以汽车行业为例。今年底即将举办的底特律汽车展、美国CS展,全球大汽车厂家将会告诉我们到2020年的时候新能源汽车将实现量产化,2030年无人驾驶汽车将实现量产化。

  这说明汽车行业已经不再是比拼产量和产能的世界,比拼的是新能源领域与无人驾驶领域的变革能力。汽车未来将变成一个新的概念——车联网,软件+硬件+服务的供应商。

  吴晓波精彩语录

2

  1、如今的世界是一个跨界竞争的世界。

  做水饺的敌人有可能不是同行,而是电商平台,如饿了么、美团,因为有了饿了么、美团之后,大家都点餐了,速冻产品、方便面就没人吃了。

  而过几年后,美团表示最近这段时间南京、上海、杭州、北京的订单量下降,究其原因,才发现原来竞争对手竟然是共享单车。因为有了共享单车,大家不再叫餐了,而是骑车去吃饭。

  2、所有产品都可能被重新定义。

  比如美国最近推出一款白衬衫,用纳米材料制作的,早上穿,到了晚上这件白衬衫会告诉你,今天走了多少路,心跳最快的时候是看到谁,一天的卡路里消耗是多少…衬衫变成人体管理的窗口,所有产品在今天都有可能被重新定义。

  3、未来中国很多大型品牌都被彻底击穿。

  现在的年轻人追求个性化,未来中国每一个行业都会出现无数个小品牌,小众品牌、圈层化品牌会成为未来中国消费者的主力模型,而这种模型将建立在小创业和大制造的基础上。

  4、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讲生产线管理,大家都说资本运作、品牌经营、销售渠道、互联网电商冲击,所有概念都是工厂厂区以外发生的变革,大家觉得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就在过去两年里,工厂管理重新回到生产线。

  广州白云机场如今70%的广告内容都是家居全屋定制,柔性化生产在今天是中国实体经济变革的第一条道路。过去两年多实践里,柔性化的生产方式和制造模型在传统制造业里基本得到了实践,传感器技术、3D打印的技术、人机协作的技术等等,都为制造业的生产线革命提供了全新的可能性。

  5、海尔、小米这两家企业是中国实体企业中在今天跑得最快的。

  快在哪里?中国地区今天正在发生的对全球制造业有可能产生颠覆性管理思想和组织变革的理论,未来出现的景象是,可能没有一个公司会超过一万个人。大型公司在未来或将失去存在的意义,每一个劳动者将回归为创造的主角,工厂所有资源和能力通过平台化的方式与全球进行分享,组织变革对企业带来的颠覆力和风险是最大的。

  6、美国最赚钱的行业是律师,律师行业最赚钱的是破产律师,IBM有一个产品叫Watson,这是他的核心竞争力。Watson把过去几十年里美国所有跟破产有关的判决案全部记下来,你只要面对这台机器说我有多少钱、现在欠多少钱,我要申请破产,这个机器律师会给你提供最确切的律师建议。

  精算师、律师、教师、医生等传统意义上认为非常高尚且高收入的行业,未来很可能都被机器替代。

  7、去年我去汉诺威的时候,整个德国企业界对中国企业家朋友非常陌生;今年我们去,德国人不欢迎我们,因为过去一年中中国人收购了1400多家德国工厂,其中很多是隐形冠军。记得我4月份去的时候,中国领事馆商务处王参赞说德国政府刚通过一部法令,严管国际资本对德国公司的收购,特别是中国对德国公司的收购。

  不管怎么样,中国企业利用庞大的内需市场和人民币泡沫所形成的资本能力,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并购和降维打击的方式,获得制造环节的核心能力,这件事情是不可逆的。

  8、保时捷加工厂今天所有的零部件部门库存是零,因为有了工业云的计算,整个工厂已经不需要任何库存。当生产线柔性化以后,用户关系通过柔性化的方式、通过C2M或B2M来完成,未来所有工厂的效能会得到极大的改造,工厂在扁平化、人机协作和信息交互方面会得到极大的改造,这个变革是一次真正的工厂革命。中国在需求端的推动和变革,不同的制造业大国正在把全球制造的价值链彻底打散。

  9、中国政府正在把人民币泡沫向全世界输出,提出一个伟大的战略——“一带一路”;中国企业也正在把人民币泡沫向全世界输出,叫做消费升级。

  最近中央政府对一些企业的对外投资进行了限制,主要限制三个领域,一是不动产,二是娱乐行业,三是体育俱乐部,这三件事都涉及到内贷外投。但对中国的制造业企业在海外进行并购,中国政府采取非常积极的姿态,我们要用人民币的泡沫去淹没全世界,让全世界共同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承担压力。

  10、从今天的技术变革情况来看,中国乃至全球很多大学,四年你所学习的知识能力,四年后可能都不需要了。如果专业选不好,四、五年后孩子大学毕业之后,这个行业已经消失掉了,而且即将消失的行业往往是收入很高、与标准有关、需要海量知识的行业。

  Q & A

  目前中国实体经济变化有哪些特征?

  吴晓波: 一是生产能力的柔性化。我们重新把注意力回到管理本身,回到车间本身,回到生产线本身,这将使得中国制造从过去几年非常浮躁的状态重新回来了。

  二是供给侧的品类创新,特别是80后年轻人通过审美创新诞生了很多新品牌。我们今天看投资,特别是看制造业企业,有一个评价标准,你是新经济还是旧经济,提供的产品可能是一双袜子、一双鞋、一件衣服,这个产品的定价有没有跟成本脱钩?

  如果产品仍然是成本定价的话,我基本上把它看成是旧经济产业,无论你做什么,哪怕你做手机。手机在今天的中国是一个非常陈旧的行业,今年上半年智能手机销售额下降4%,三、四年前智能手机还是一个高科技产品,今天智能手机很有可能跟一双袜子一样,已经没有创新力了。

  三是黑科技的跨界应用。区块链技术、新材料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应用,将让原有企业的边界被彻底击穿。我是做衬衫的,你是做汽车的,他是做手机的,原来的行业壁垒在未来都有可能被彻底击穿。

  如何看深圳房价?

  吴晓波:多年前我就曾来过深圳,眼睁睁地看着深圳的高楼大厦不断崛起,也眼睁睁地看着深圳的房价不断上涨。

  来之前查了一下,2008年的时候深圳的均价是1.3万/平米,去年12月已经到6.2万/平米,拿计算机算了一下,涨了4.7倍。我就在想,2008年来深圳就应该花500万买套房子,2008年还是两成按揭,到今天500万,每年的按揭费用加在一起估计不到一千万,这笔钱算到一起已经有一个亿了,不用在今天做演讲。

  我写《腾讯传》的时候腾讯的市值是600亿美金。当我把书写完,已经变成3000多亿美金。我说当时不应该给你写书,直接买你的股票就行了。

  十年以前中国的十大富豪,有7个是跟房地产有关,今年只剩下2个;十多年前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的年销售额大概在200多亿左右,今年上半年有两家公司的半年销售额达三千亿。

  我认为未来中国城市化的人口增加还是一大趋势。从2008年到去年,中国的城市化率是12个百分点,未来十年还会有12个百分点,所以城市化仍然会推进不动产的发展。

  同时我们也看到并不是所有城市的房子都如此,可能其中有一些城市,像深圳这样充满着活力和企业家精神的城市,特别是借钱可以不用还的城市,未来会是中国乃至亚洲地区,甚至全球的科技创新中心,这个城市的人口结构未来十年还会有非常大的变化。其实我非常看好前海,从1978年的蛇口到今天的蛇口,我们看到深圳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地带不断进步的状态。

  如何看待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

  吴晓波:未来十年内,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有些红利的。第一个红利是这批中产阶级人群会从现在的1.5亿增加到3亿,二是那些还在想象或者实验室中的新产品慢慢会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三是中国有那么多不怕死的年轻人去创业。

  基于这三个原因,我认为中国制造、中国实体经济这次的转型升级很可能是全球实体经济中最激进的,也是最让人心动的。中国沿海各地,广东沿海、福建沿海,每年都有企业成群成群的倒闭,但在我看来,这种难过可能是件好事,而且这样的淘汰景象很可能未来三年、五年内仍然会持续。

  传统制造型企业转型成功有哪些关键点?

  吴晓波:我觉得有三点:一是要时刻保持归零心态,你过往所有的成功,面向未来看都可能是你的负资产。二是时刻保持不适感觉,时刻觉得我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时刻保持警惕性。三是时刻保持必死精神。

  转型升级不成功是大概率事件,刚才创维的老总说了,二十年前1000家企业,活到今天变成50家,2%不到的存活率,98%的死亡率。所以保持归零、保持不适、保持必死精神,在这三个前提下,每个人、每个企业才有可能转型升级成功。

  汤因比在研究人类文明和历史变革过程中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大的警告,他说:对那些与事先设计的模式不相吻合的事实,要予以特殊的注意。我们保持这样的警惕性走向未来,去获得转型升级的成功。

  编辑 : 蒸鱼、selene

  来源:深圳新浪房产(ID:szhouse)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