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这次非死不可?

2018-03-22 15:14:13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370我要评论

[摘要]:因为涉嫌泄露5000万用户信息,美国社交巨头Facebook突然进入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

因为涉嫌泄露5000万用户信息,美国社交巨头Facebook突然进入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据外媒报道,美国监管部门正在调查Facebook有无违反和解令,如确实如新闻所报,Facebook可能会被判处2万亿美元的罚款。


当地时间3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观察者报(英国卫报的周日版)共同发布了深度报道,曝光Facebook上超过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泄露,用于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针对目标受众推送广告,从而影响大选结果。


超过5000万用户的Facebook信息被第三方公司利用,利用算法向用户进行“精准营销”的商业操作,继而对Facebook用户施加政治影响。此事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轩然大波。甚至有投资者直言,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缺乏危机应对的能力,他应该下课。


外媒普遍认为,Facebook现在面临的危机越发激化,在欧洲和美国可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条款。华盛顿邮报3月19日的报道称,美国两党政客要求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国会接受质询声音越发强烈。


Facebook内部显然也感受到了暴风雨来临。Facebook定于当地时间3月20日凌晨召开紧急会议,允许雇员就此事开展提问。

当地时间3月19日,Facebook股价开盘后即出现陡状下跌。


5000万用户信息泄露


一个双重国籍剑桥教授的个人之举?


贩卖用户的无风险信息给数据公司,原本是社交媒体常见的生意模式,但Facebook这次似乎“着了道”。


纽约时报称,其看到了泄露数据的一部分,包括Facebook用户的身份特征、朋友网络和“赞”过的内容。这些细节内容能够通过人们在Facebook上喜欢过哪些内容,映射出用户的个性特征,然后通过这些信息向受众定向投放数字广告。


据纽约时报3月20日报道,2014年,剑桥分析的研究者要求用户参与一个性格测试,并下载一个手机应用软件。以此为由,剑桥分析从Facebook用户及其朋友网络的个人资料中获取了用户的私人信息。


剑桥大学的一位拥有俄罗斯和美国双重国籍的心理学教授,Aleksandr Kogan个人与剑桥分析展开了合作。Kogan于2014年6月打造了他自己的app,并开始为剑桥分析收集数据。


Kogan调查的这款app名叫“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它的推介语是“心理学家用于做研究的app”。据了解,“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搜集的信息包括用户的住址、性别、种族、年龄、工作经历、教育背景、人际关系网络、平时参加何种活动、发表了什么帖子、阅读了什么帖子、对什么帖子点过赞等。


爆料人Christopher Wylie是剑桥分析的前雇员。Wylie爆料称,Kogan最终为公司提供了超过5000万份个人资料数据。


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还提到,这5000万份个人资料数据中,其中只有27万名用户真正参与了性格测试的调查。调查中,他们同意提供自己的个人数据,尽管这些个人数据号称仅供学术研究使用。


尽管Facebook的用户条款中称,密码或其他“敏感信息”不会被采集,不过剑桥分析获取的用户数据中,包括用户的地点信息。


27万人调查,为何5000万人中招


那么,只有27万名Facebook用户参加的调查,为何会导致5000万用户信息被泄露呢?


根据卫报的披露,Kogan进行了如下操作。


Kogan在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和Qualtrics上发布广告,有偿征集愿意参加性格测试的人。然后在Kogan自己的叫做“这是我的数字生活(thisismydigitallife)”app上,要求用户授权他能获取用户的Facebook资料,不光是用户自己的,还包括他们的朋友的。平均下来,每一个“种子用户”都悄无声息地带来了至少160位其他朋友的个人资料,没有人对自己和好友的信息泄露产生过怀疑。


这意味着,每个参加投票的用户的好友们,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抓取了个人信息。而被Kogan获取了资料的用户数也达到了惊人的5000万个。


这也是纽约时报和卫报的报道中,对Facebook质疑的焦点,它们都认为这家互联网巨头在授权管理上存在巨大漏洞。

剑桥分析涉足多场美国竞选。当地时间3月19日,英国4频道(Channel 4)播出调查报道。


剑桥分析是谁?


CEO被停职,自称曾多次会面特朗普


在这一事件爆发之前,外界对剑桥分析这家公司了解不多。


剑桥分析为一家私营公司,为选举过程提供数据采集、分析和战略传播。华盛顿邮报称,剑桥分析于2013年创立,2014年参与了44场美国政治竞选。据官网介绍,该公司在24个不同国家和地区拥有分部。


纽约时报报道中称,富有的美国共和党捐助人罗伯特·墨瑟(Robert Mercer)大额资助过剑桥分析。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任咨询师史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也是剑桥分析的早期董事会成员,并为该公司命名。此外,很多知名大型公司都是剑桥分析的客户,包括万事达卡、纽约洋基队、美国军队的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等。

亚历山大·尼克斯


当地时间3月20日,深度卷入Facebook用户信息泄露丑闻的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宣布,该公司创始人、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已经被停职。


在3月20日发布的声明中,剑桥分析称,该公司已对其CEO尼克斯进行立刻停职处理,并将进行全面、独立的调查。


声明还补充,“根据董事会的观点,尼克斯先生最近被4频道秘密摄录的言论和其他指控,不代表公司的价值观或运营。对他的停职也反映了我们看待此项违规的严肃性。”董事会还称,最终会分享独立调查的结果。


此前,尼克斯在英国媒体的暗访镜头中吹嘘,自己与特朗普会面过“多次”,2016年特朗普竞选中一系列的活动都是剑桥分析的功劳。


在英国4频道(Channel 4)播出的秘密摄录视频中,尼克斯还称,“我们做了所有研究、所有数据、所有分析、所有目标定位。我们运营了所有的数字竞选、电视竞选,我们的数据揭示了所有的策略。”


这一切都被隐藏摄像机记录了下来。也将英国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带到了舆论风暴的中心。


CNBC在3月20日的报道中还提到,在一份声明中,剑桥分析称其“从未声称”是他们为总统赢得的选举,“这很显然很荒谬,我们对我们在竞选中做的工作感到自豪,而且我们在不同的公开场合介绍过我们为竞选作出的贡献。”


白宫和特朗普竞选团队都没有立刻回应CNBC的置评请求。


到底算不算数据泄露


Facebook两年前就知情?


据纽约时报报道,Facebook在回应中坚称,剑桥分析获取信息的行为不属于Facebook方的数据泄露,因为公司一直允许研究者能够获取用户数据用于学术研究,而且用户在创建Facebook账号时也对此表示了同意。


但Facebook禁止这类数据被销售或转移到“其他广告,或其他货币化相关服务”。Facebook称,是Kogan将这些信息提供给了政治咨询公司。


而剑桥分析在发给英国泰晤士报的一份声明中称,公司两年前一经得知后,就尽快删除了数据,声明称是Kogan违反了Facebook的规定。


Facebook声明中称,当公司2015年得知Kogan的研究数据被移交给了剑桥分析,违反了Facebook的使用条款后,就已将Kogan的app从Facebook平台上移除。Facebook曾经要求剑桥分析销毁数据,并发送销毁数据的证据,但几日前公司才得知不是所有的数据都被删除。


3月19日,Facebook更新声明称,其已经雇佣了数字取证公司开展调查,“确定Facebook的数据是否仍然存在”。声明中称,剑桥分析已经同意调查,Kogan也给予了口头承诺。而爆料人Wylie拒绝调查。

Facebook官方发布声明,称已经雇佣了数字取证公司开展调查。


Facebook首席信息安全官被曝将离职


Facebook已经有高管开始为此买单,该公司首席信息安全官Alex Stamos被曝将离职。


华尔街日报当地时间3月19日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Stamos的职责被削减,这与他和公司高管的政策理念冲突,加上Facebook公司内部重组有关。路透社也于当日在其官方推特中报道称,Stamos将会在2018年8月离职。


Stamos将离职的消息此时曝光,令这几日处于舆论风暴之中的Facebook雪上加霜。


当地时间3月17日,Stamos在其推特上发表了一系列推文,称上述两篇报道不实,但随后将其删除。删除先前的推文后,Stamos于3月18日发布推特称,“我删除了我先前关于剑桥分析的推特,不光因为它们与事实不符,还因为我本应该做得更好。”


随后,Stamos继续发表一系列推文称,Facebook存在着很多大问题,公司对于自己平台对世界的影响还是太过乐观。


针对媒体曝出其即将离职的报道,Stamos在3月20日早晨的一条推特中称其仍然在Facebook工作,但是岗位变成了“发现出现的安全风险和选举安全”。这条推文中,没有透露他是否计划从Facebook离职。


美国监管部门调查Facebook有无违反和解令


最高可罚款2万亿美元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The U.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可能已在调查Facebook,是否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用户个人数据移交给了剑桥分析。


据彭博社3月20日报道,知情人士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正在开展的调查,主要针对Facebook是否违反了2011年的和解令(consent decree)。


上述报道介绍,2011年,由于Facebook更改了一些用户设置却没有通知用户,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Facebook欺骗用户,强迫用户分享更多用户本无意分享的个人信息。Facebook最终与联邦贸易委员会就该案达成和解协议,即2011和解令。和解令的要求之一是,Facebook在隐私设置变化时要事先征得用户同意。


据华盛顿邮报3月18日报道,两位参与起草了Facebook与联邦贸易委员会2011和解令的前联邦官员表示,Facebook有可能违反了和解令。该报还引用乔治敦法学院(Georgetown Law)Vladeck教授的介绍称,和解令每违反一次,可判处40000美元罚款。这意味着,如果确实如新闻所报,有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被泄露的话,Facebook可能会被判处2万亿美元的罚款。


据CNBC当地时间3月20日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称,“我们知晓近日提出的这个问题。但对于是否正在调查,我们不能作出评论。”发言人还称,“我们对违反和解令的指控非常谨慎。”


Facebook目前在其官方声明中,仍然坚称是剑桥分析和app开发者Aleksandr Kogan滥用了用户数据。


在3月17日对华盛顿邮报发布的声明中,Facebook称,”我们拒绝任何认为我们违反了和解令的指控。我们恰当地尊重了人们拥有的隐私权。隐私权和数据保护是我们所做的每个决定的基础。”


但外国主流媒体普遍认为,Facebook构成潜在违规。


英国介入Facebook用户信息被窃案调查


除了联邦贸易委员会可能正在对Facebook开展调查之外,英国官员同样于当地时间3月20日对Facebook开展了调查。此外,英国监管机构还叫停了Facebook对剑桥分析进行审计的计划。


此前的3月19日,Facebook更新声明称,其已雇佣数字取证公司对剑桥分析指控开展调查,“确定Facebook的数据是否仍然存在”。


随后,Facebook的官方声明中追加道:“Stroz Friedberg的审计师今天晚上本来在‘剑桥分析’的伦敦办事处现场工作,但由于英国信息委员会办公室宣布,其正在申请对‘剑桥分析’亲自进行现场调查的搜查令,应其要求,Stroz Friedberg的审计师才退出。”


英国时间3月20日,赫芬顿邮报驻英国记者George Bowden在其个人推特上写道:“一个个装满文件的箱子被从剑桥分析总部所在大楼搬出。文件归属者还未能被核实。运货员没有回答问题,卡车司机称:无可奉告。”


英国信息委员会是英国的隐私监管部门。CNBC于3月20日的报道中称,信息委员会申请的搜查令可授权委员会进入剑桥分析的服务器。此外,多名英国议会议员还要求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提供Facebook与剑桥分析有关联的证据。


英国议会成员Damian Collins在一封给扎克伯格的信中,要求他就将信息泄露给“剑桥分析”公司一事,向英国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Digital,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Committee)做出说明,并给出了3月26日的时间限制。


Facebook内部会讨论巨量用户信息泄露


扎克伯格缺席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视觉中国 资料


Facebook针对用户数据泄露丑闻的内部讨论会上,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博格(Sheryl Sandberg)均未露面。


美国当地时间3月20日,美国新闻评论网站“The Daily Beast”独家报道了上述消息,上述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主持此次问答会的是Facebook代理律师保罗·格雷瓦尔(Paul Grewal)。


The Daily Beast评论称,扎克伯格不仅在公众场合沉默,在公司内部,扎克伯格也不愿面对其员工,以解释公司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所扮演的角色。


特朗普最终击败希拉里,赢得了这场大选。而Facebook这次泄露的5000万名用户信息,据称被数据分析机构“剑桥分析”拿来帮助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据报道,Facebook员工在当地时间3月20日获得了一份关于公司与“剑桥分析”公司关系阐述的简报,并举办了一场问答会。这也是公司继此次事件发生后首次举办相关内部交流活动。扎克伯格本人并不在此次内部问答会现场。The Daily Beast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此次会议由Facebook代理律师保罗·格雷瓦尔(Paul Grewal)主持。同时,桑德博格也不在此次内部问答会现场。


和上述做法异曲同工的是,去年秋天,该公司在美国国会质询时,Facebook也是选择派出首席律师科林·斯特雷奇(Colin Stretch),处理该平台上泛滥的有关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打出的政治宣传广告。


据Facebook发言人介绍,由于了解到此次事件问题的严重性,扎克伯格、桑德伯格和他们的团队正在加紧工作以了解全部的事实真相,并制定下一步合适的措施来处理相关问题,“公司的员工们都表示非常愤怒。我们致力于严格执行相关条款来保护我们的用户信息安全,并会采取一切必要举措来应对接下来会发生的问题。”


Facebook信任危机


欧美立法机关呼吁更严格的法律监管


针对此事引起的风波,美国和欧洲的政治领袖强烈要求对Facebook进行质询,调查Facebook是否无力阻止第三方公司对用户数据的不恰当使用。


此事还引起了公众对社交网络更严格的监管的要求。Facebook内部也将于当地时间3月20日晨召开紧急会议,允许雇员就此事开展提问。


在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立法者均要求科技公司的领导人,包括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接受质询,解释公司是如何保护用户信息不被第三方公司用于广告或其他特定用途。


在欧洲,欧洲议会主席Antonio Tajani称,“Facebook用户数据的滥用是不可接受的对公民隐私权的侵犯”,并称议会将对该指控进行全面的调查。


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2017年6月月活跃用户达到20亿。除Facebook网站及app外,图片分享网站Instagram,即时聊天软件Whatsapp和Messenger也是Facebook的子公司。


随着近年来年轻用户的流失,Facebook通过兼并更受年轻人欢迎的社交应用,仍在社交界维持巨头地位。但各方舆论认为,这次5000万用户信息泄露事件,让Facebook这款本就面临危机的应用,遭受可能是它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信任危机。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