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些王朝出盛世?

2017-08-11 11:08:38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86我要评论

[摘要]:真正决定强大“成色”的,正是里子。


   中国古代史,最能激发国人自豪情怀的,当属历朝那些强大时代,类似“某某盛世”,“某某中兴”,稍熟历史的朋友,都能说出来几个,说着就透着自豪!


   那一个时代都该有什么,才能叫强大?通常知名度比较高的,总有浩大工程建设,底蕴厚重的文治,横扫千里的武功,流光溢彩的明君名臣名将强人!每个强大时代的风光,都靠这些霸气撑场!

   可平心而论,这类事情,说来还都是面子,一个王朝到底强不强,有没有注水?除了看面子,更得有里子!只看面子不学里子,轻点虚假繁荣,严重点就是亡国悲剧!

   真正决定强大“成色”的,正是里子,它们仿佛沉默的砖瓦,块垒堆砌间,却是不动声色,托起华夏民族伟岸的传承!

   何为里子?找几个公认强大的年代,掰扯其中一些小事,自然清清楚楚。

   一、一边忍一边学

   西汉开国,休养生息六十年,给匈奴送钱送公主忍了六十年,中间也曾忍不了,比如吕后刚专权,就被匈奴单于撩,说你死了丈夫我死了老婆,不如凑一窝?这下撩的汉朝君臣集体怒,好些人慷慨表决心,打匈奴捐钱捐命,老将樊哙尤其打鸡血,给我十万兵我就秒了匈奴,却是被撩的吕后不鸡血:你有这本事咱还用得着和亲?忍了吧!
   当然不白忍,憋着忍更一代代学,你匈奴弓强马快?记着你匈奴的狂,认下你匈奴的强,六十年咬牙憋着学,把匈奴的养马技术全国推广,年年高价招匈奴人来汉军里工作,匈奴人的战略战术掰碎了研究,连李广等抗匈名将,军队宿营行军,都学匈奴人的样,你强的,我学到比你更强!

   等到汉武帝年间起,汉军幡然爆发,从此追亡逐北暴打匈奴,打到在中亚把匈奴单于人头剁下来,匈奴人终于惊了:三个匈奴兵,竟然都拼不掉一个汉兵,什么时候这么强?

   为什么强?因为哪怕最窝囊年月,汉朝人也没砸过匈奴马,而是忍着窝囊咬牙学。窝囊情景,才是一个强大民族不屈的韧劲!

   二、该管什么管什么

   汉宣帝年间,丞相丙吉上班路上,正遇群众斗殴,打到血肉横飞,路边躺倒好几位。如此惨烈状况,丙丞相果断脚底抹油绕开走。又碰上有人牵牛经过,大热天老牛伸舌头喘气,丙丞相却又果断停下,拦住赶牛人果断盘问一番。如此雷作风,连随从都窃笑:人打躺下你不管,牛吐个舌头你倒管?

   丙丞相正色答:路上打架这事,本就不是我直接管,有长安令管着,我掺和那叫添乱。牛吐舌头你以为是小事,但这有可能预示有季节灾害,农时抗灾都得预备,当然由我这丞相管。
   这位丙吉丞相,出身草根人低调,但明朝遗老王夫之说,多个这样的人,铁定就反清复明。这个汉宣帝年间,继承汉武帝遗志,把匈奴彻底折腾投降,把经济民生折腾到“昭宣中兴”。如此荣耀业绩,正因丞相带头,大家各司其职,不瞎折腾!

   三、不能急功近利

   开创贞观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一大好品质就是勤于纳谏,给他进谏最多最大胆的,当属名臣魏征。这对君臣间的“纳谏”美谈,流传了一千多年。其实期间也不是没有惊悚时刻,好些次唐太宗被魏征说得暴怒,险些就没摁住脾气。比较出名的一次,回到后宫就嚷嚷要剁了魏征,要不是一代贤后长孙皇后拼命拦,险些就真剁了!

   但在魏征一辈子里,没这次出名,却绝对更高危的一次,发生在贞观三年(629)。

   当时大唐突厥决战在即,唐太宗发了狠,把征兵年龄从二十岁下调到十八岁,谁知命令下了三四次,全被魏征硬顶回来,气的唐太宗把魏征叫跟前,劈头一顿骂。虽说魏征惹火唐太宗,这桥段不稀罕,但这一次却绝对危险。有多危险?看年份就知道,这年魏征刚当上秘书监,跟唐太宗的关系,远没亲到后来那地步,还是大战在即,杀身之祸真是分分钟的事。

   但魏征不慌,先是一顿辩,说你现在下调征兵年龄,青壮去打仗谁种地,将来赋税怎么办?这简直竭泽而渔!看唐太宗还不服,接着一句杀手锏:复何以取信于人?朝廷这就是不讲诚信,不讲诚信还有什么盛世?
   这杀手锏一出,唐太宗果然服了,当场乖乖认错,之后哪怕军情如火,却是咬住不再提这事。之后战事漂亮打赢,贞观之治顺风顺水,不竭泽而渔且重诚信,当然就有盛世!

   四、皇帝也保不了你

   大唐开元盛世,后世出名的,是经济军事各种富庶强盛,当时非常出名的,还有零容忍的法律!

   零容忍到什么地步?做官别说贪赃枉法,可能乱拍马屁都得惹事。典型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唐玄宗在五凤楼下,召集周围三百里的刺史县令办乐会,怀州刺史热烈响应,用牛车拉着数百乐工吹吹打打赶来,十分给唐玄宗撑场面,却把唐玄宗撑得一声叹息:你怀州刺史闹这么大场面,老百姓得多受罪?叹息完了现场办公:怀州刺史贬官!

   千万别以为,这零容忍只对小官有效,有时候皇帝本人撞上也没招。比如唐玄宗最宠的小侏儒黄?,平日总被唐玄宗抱腿上耍乐,高兴了就赏东西,还给起了个小名“肉几”,宠得像心肝宝贝似的,一次黄?路上和官差抢路,一生气把人打了,打完找唐玄宗恶人先告状,刚告完京兆府就找到宫里来。
   当京兆府面,唐玄宗只好无奈给“心肝宝贝”解释:京兆府要不找来,我还能保你,现在找来了,我也保不住,竟真由着京兆府把人带走依法处理。黄?,以妨碍公务罪,依法乱棍打死!

   五、把皇帝欺负哭

   做皇帝,好色的有不少,北宋好色到出名的,却是宋仁宗赵祯。
   怎么偏他出名?实在因为他的事太糟心。一次大臣王德用拍马屁,给宋仁宗送了美女一名,果然把宋仁宗伺候的舒舒服服,不料才舒服了没几天,就有其他大臣口水喷来,喷的最狠的,当属老直臣王素,那真个是引经据典上纲上线,把宠幸美女的问题,上升到国家王朝生死存亡高度,终于把宋仁宗喷的龙颜大怒:别说了!朕把那美女送走!你满意了吧!

   王素倒是满意了,可满意过了,见宋仁宗满脸悲戚,却也心头一软,说要不皇上您再和美女厮守几天?晚两天送也没什么。谁知宋仁宗当场就抹起了眼泪:唉,还是现在送吧,等过两天感情深了,我不是更舍不得了?抹过了眼泪,真个挥泪斩情丝,送走!

   这位宋仁宗,别看这么窝囊,但他在位四十年,公认大宋文治武功盛世。套宋朝老百姓话说:宋仁宗什么都不会,就是会做皇帝!
   其实最关键的,是用一套好制度,把皇帝管到这么窝囊。哪怕什么都不会,也能做好皇帝!

   六、欢迎民告官!

   北宋官员最令后面几个朝代羡慕的,就是出名高工资!但这高工资绝不白拿,有些错绝不能犯,尤其是判错案!

   北宋司法官员若是判错案,妥妥就是摊上大事,特别是把好人当罪犯判了,就是犯了“故入人罪”!蒙冤者被误判了什么罪,死刑流放充军?哪个官员判的,原样判给谁!

   北宋特别令后人羡慕的,还有发达的城市经济,一幅《清明上河图》,各种美轮美奂,看得后人叹为观止。但只要说条宋朝法律,就知道宋朝城市真正发达在哪:走车马伤杀人罪。白话意思是:严禁闹市飙车!

   这条执行有多严格?城市里有三人以上的地方,快马加鞭就是罪,造成交通事故?最轻也是流放,出人命就是绞刑。而且别以为有钱有势就能跑,宋代官宦子弟犯这罪被治惨的,翻史书就有好些位,拼爹最没用!

   更叫官员们常抓狂的,还有北宋的民告官制度。老百姓只要想上访,可以先去登闻鼓院,解决不了就再去登闻检院,还解决不了就去御史台,顺便把前俩个衙门一道告,保证给你解决!
   到底能解决不?说个人就知道:宋哲宗年间的向太后,她家因为非法占地,被老百姓一怒告到登闻鼓院,不但乖乖退地,连带户部尚书和开封知府都受罚,一告告赢一串!

   七、不许随便杀人

   明朝开国前五十年,出名血雨腥风,朱元璋时代连番大案,朱棣篡位登基后,又是一拨镇压。照后来清朝人的吐槽说,当时官员早晨上班,都要跟家人生离死别,晚上活着回来,全家比过节还高兴!

   但就是这个恐怖的大明朝,到了中后期,却是思想舆论文化高度自由,传统理学遭到冲击,小说戏曲汹涌繁荣,城市文化火热一片,连官员对皇帝,更常说骂就骂,皇帝被骂到狗血淋头,却是憋气没招。

   为什么闹到这样?得问永乐皇帝朱棣!
   这位一代铁血雄主,国内国外都威风,国际威望空前高,且不说万国来朝的盛况,就说沿海闹倭寇,给日本提个最强烈抗议,就吓得日本乖乖抓了一大群罪行累累的倭寇送来,为表忠心干脆在中国用大锅煮了。

   可依然还是这位猛人,在皇位稳固后,做出了一件重大司法改革:五复奏!从此中国所有死刑,每一件都要反复核查五遍后执行。

   这条铁规矩,他自己就带头:一次户部发生钱粮案,朱棣看过案卷就发飙,竟当场下令要把嫌犯处死。没想到刑科官员却抱团抵制:既然您定了这法律,您就是杀了我,也绝不能干这破坏法律的事!如此抱团,一辈子刚猛的朱棣,真个就认了:不但收回成命,更认真认错——此朕一时之怒,过矣!

   这句话以后,明朝的皇帝,不再能随意杀人,大明的思想文化繁荣,从此开始!

   八、竟然没乞丐

   明朝中后期“隆万中兴”年代,也是新航路开辟的大航海时代,于是中国的繁荣,也深深震撼了探索世界的西方人。好些西方人介绍明代中国文化风貌的图书,从此流传欧洲,引发两百年的欧洲“中国热”。
   其实当时中国令欧洲人眼热的,除了生产经济文明,还有其他一类事,比如西班牙使者拉达就感慨:中国的城市乡村,不但规划合理,人的素质也高,老百姓人人讲礼貌,还特别讲卫生,街道上人来人往,却能保持清洁!

   尤其叫拉达惊讶的是,他当时走了中国好几个沿海大城市,居然越大的城市越看不到乞丐。因为中国大城市都有养济院,专门收留残障贫困人士,有充足的食物供应。套拉达的惊呼说:穷人无需行乞而活下来。

   这些洋人说的是真?对照中国史料就知道,比如拉达去过的广东,当时一斗米也就二十文钱,一斤肉六七文钱。在江南地区,小户人家每天赚二三十文钱,就能保证大鱼大肉饭后听曲的舒服生活。这样的民生,用“中兴”来形容,货真价实!
   如此舒服生活,甚至到了清朝“康乾盛世”年代,还有好些人代代相传,念念不忘。套明末清初学者陆应的原话说:至今父老说到那时节,好不感叹思慕。

   作者:张嵚
   来源:我们爱历史(ID:his-tory)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