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记》,一个诸侯王的革命未遂

2017-12-04 15:20:55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1我要评论

[摘要]:《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藏了一个非常荒诞的造反故事。

  1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藏了一个非常荒诞的造反故事。

  淮南王刘安,是伟大领袖的亲孙子。

  他的父亲刘长,是刘邦的少子。

  刘长核心意识不强,与汉文帝同车打猎,不称“陛下”,只叫“大兄”。

  文帝一开始没在意。

  后来,刘长越发闹得不像话,司马迁说,“甚横”。

  来中央开会,人人怕他。

  回到封国,“不用汉法”,另行一套。

  平时出行、发文、开会,规格都比着中央来,“拟于天子”。

  文帝终于办了他。

  押解途中,刘长绝食死。

  下面就有人妄议,谣歌“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

  文帝说,政治影响太坏。

  就处理了一批当初参与办“刘长案”的干部,“皆弃市”。

  罪名很有意思,说他们办事不利,让圣上有杀弟之名,遭人妄议,高级黑了。

  高级黑就是不忠诚。

  又分封刘长的几个儿子。

  表示中央办他,只是在维护组织原则,并非贪图淮南国那点土地。

  其一子,便是后来的淮南王刘安。

  2

  刘安这个人,好读书、鼓琴,有点中产趣味。

  对于弋猎狗马驰骋等事,劲头倒不大。

  群众一看,一个权贵子弟,不打猎,不飙车,这么低调,都赞。

  又见他好读书。

  那些书里,除了仁政,就是无为,一个爱民,一个不折腾,个个都说到群众的心坎里。

  群众爱听,就更赞他了。

  刘安心说,多好的群众啊,这么容易满足。

  一年年,说的多了,就有效果。

  世人都道有个刘皇叔很好。

  可知刘安很注意维护、传播自己的公共形象。

  淮南王亲民、平易、读书多、有思想的说法,“流誉天下”。

  有人一看,就警觉了。

  一个诸侯王,在自己的封国玩玩,还不够,把自己的名声搞得天下皆知,什么意思?

  一定是有什么想法。

  武帝建元二年,刘安来中央开会,武帝的舅舅田蚡,时为太尉,亲自到霸上迎接。

  田蚡发迹前,颇混社会,极会来事。

  他试探刘安,说,今上无太子,而大王您是高皇帝的亲孙子,行仁义,天下莫不闻。

  “即宫车一日晏驾,非大王当谁立者!”

  这种话,什么样的高干会信呢?

  当时武帝是没太子,可武帝很年轻啊,来日方长,怎么就该轮到刘安?

  但刘安信了。

  不但信了,而且还“大喜”。

  从此就经常给田蚡送礼,以为自己在朝中有了盟友。

  3

  有了想法,刘安就躁动了。

  夺天下啊,兹事体大。没有先进理论指导不行。

  回到封国后,他开始认真研读伟大领袖着作。

  刘邦虽不读书,但进城后,自有人替他总结灭秦、诛项的革命史,并发展出指导汉家道路的主义、思想、理论。

  这种事,难免虚虚实实,“沛公殆天授”的夸张是有的。

  刘安越读越入迷。

  真信了。

  他越来越喜欢开会、搞演讲,每次都要强调,寡人是伟大领袖的亲孙子。

  高皇帝发动群众、武装割据、暴力斗争、统战宣传、谈打结合的经验,他天天学习、揣摩、领会。

  他也很能活学活用。

  刘邦喜施,他也喜施,散钱招募天下郡国游士奇材。

  其实大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

  刘邦常有大度,他也常有大度,经常对着地图研究战略问题。

  要从高皇帝身上学习打仗。

  刘邦意豁如也,他也努力意豁如也,学高祖的大言。

  他曾公开说,当今陛下无太子,驾崩后,中央肯定会立谁谁谁,或者谁谁谁,都太年轻,我是高皇帝的亲孙子啊,怎么能忍?

  “吾宁能北面臣事竖子乎?”

  他说,到时候,肯定会天下大乱,诸侯并争,所以,我们现在就要有所准备。

  “吾可以无备乎!”

  准备个造反,都能准备得这么高调,这一届淮南王的思路,的确不太好理解。

  也许,他是太迷恋刘邦以大言得人、以斗争艺术取天下的革命故事了吧。

  可见官史叙事,不但会把群众绕进去,有时,连自己人,也会绕进去。

  4

  淮南王刘安,在造反准备工作中,做的最有创意的一件事,是编书。

  当时,中央已经开始独尊儒术了。意识形态工作渐渐抓了起来。

  刘安要表现自己的强势和有思想,就唱反调。

  他组织了一群专家学者,编出一部书,名曰《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

  主要谈黄老,道家。

  有点要大辩论、搞路线斗争的意思了。

  武帝当时气盛,大小会上,已经说了多次,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其实是要以儒术饰权术,见刘安如此,先有了几分恼意。

  这个事,往最轻了说,也是跟得不紧。

  武帝就对几个得力干部说,这个皇叔很麻烦,得盯一盯。

  有司很快办了一个案子。

  一开始都传,说朝廷要动淮南王。后来,只是责罚几句,削了些封地,算是敲打。

  不料刘安不识趣,越发要准备斗争。

  5

  最搞笑的剧情出现了。

  这天,刘安召重要谋士伍被议事。

  伍被刚到阶下,刘安就呼,“将军上!”

  这是皇帝的口气。

  对藩王来说,僭越了。

  伍被呆了,急忙谏,王安得亡国之言乎,现在时机不对,中央已经盯上我们,要低调。

  刘安怒,认为伍被革命意志动摇,怀疑他是否还可靠,就把他的父母先抓为人质。

  看看他的反应。

  过了段时间,又召伍被,问,将军其许寡人乎?干不干?

  伍被说,不,但我这次可以为大王分析下形势。

  结果,分析来,分析去,都是说当今天子英明神武,雄才大略,中央人才济济,都是猛将名臣。

  群众也拥护、紧跟。

  结论,还不是趁乱取天下的时候。

  刘安不服气,说,老子话都说出去了,硬干行不行?

  伍被说,景帝时,吴王刘濞不硬干过一回?后来输了,身死国灭,为天下笑。

  刘安大笑,“吴何知反!”

  吴王那老家伙哪里懂得该怎么造反啊!

  他又没有认真研读高皇帝的着作。

  他不过仗着吴国有钱,以为有钱就有兵,有钱就有盟友。

  太好笑了。

  刘安认为,吴王根本不懂打仗。

  他挂起地图,指指点点,对伍被说,我认真研究过高祖定天下的那几仗,抢哪里,走哪里,攻哪里,守哪里,得这么来。

  吴王就是瞎打嘛。

  伍被听得呆了,又为他分析,现在时机不对,革命的条件不成熟,群众也没准备好。

  刘安说,那陈胜、吴广当年举大事时,不才百十来人吗?寡人现在招募了这么多,群众条件总比他们好吧?

  伍被气沮,但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就耐心劝道,您是诸侯,干嘛总用那种底层老粗的思路想问题?

  一再说,当今天子治国理政,水平厉害,一看就是长治久安的气质,所以,时机不对。

  最后,刘安说,“苟如公言,不可以徼幸邪?”

  那么,有没有瞎打误撞,侥幸成功的机会呢?

  刘安是太想搞一次革命了。

  6

  伍被只好发一苦笑,“必不得已,被有愚计。”

  真要奔着侥幸成功干一把的话,那就只能这样来了。

  刘安大悦,说,快讲快讲。

  伍被道,当今诸侯无异心,百姓无怨气,要干,就得先生点事,让诸侯起异心,让百姓有怨气。

  刘安颔首笑,这个,高皇帝也曰过的,你继续吧。

  伍被赔笑,然后建议,伪造几份丞相、御史大夫的上书,说要为天下郡国清理一部分人,让他们拖家带口,都迁徙到朔方郡去,屯垦戍边,巩固国防。

  刘安不解,说,这种事,中央不常干嘛,群众都服从啊,怨自何起?

  伍被一笑,说,这次在文件里,把标准提高,不迁穷人,迁富人,不迁良家子,迁豪杰、游侠、罪犯。

  专迁殷实之家。

  “家产五十万以上者,皆徙其家属朔方之郡。”

  到时候,再派出些辩士,四处鼓动一番,也许,事情就好办一些了。

  刘安说,妙啊!

  就要这么办。

  可惜,后来出了些变故,事急,伍被想了想,主动投案自首,向中央检举揭发淮南王。

  专案组一听这个清理富人的计划,大惊,都说太他妈狠了,富人能这么动?他们若信了这谣言,肯定要反抗。

  几坏中央大事。

  武帝听了,一笑而已。

  这说明武帝最自信,什么也不怕。

  武帝甚至还建议中央考虑下,说这个伍被,在劝刘安不要造反时,所列理由,换个角度看,不正是夸我们的形势很好吗?

  我们自己的宣传部门,要讲故事,都说不到这个程度。

  人才难得啊,要不这个人就别杀了?放到宣传口用一用?

  “天子以伍被雅辞多引汉美,欲勿诛。”

  酷吏张汤说,不行,这个人太坏了,居然为刘安设计过这么毒的一个计划,说我们要清理富人,罪无赦啊。

  遂诛被。

  张汤是绝对忠诚无疑了。

  这样看来,武帝这个人,有时也是很善谑的。

  作者:牛山野夫

  来源:公众号“牛山野夫读史记”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