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一个弹丸之地,为何能力抗蒙古大军数十年之久?

2018-03-22 15:22:16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173我要评论

[摘要]:城池是一个区域的政治、经济中心,守城方当然希望城池防御能力越强越好。问题是,城池应该怎么修,才难以攻破呢?

根据考古发现,早在3500多年前,中华先民们就有能力修筑面积达25平方千米的宏大城池。


城池是一个区域的政治、经济中心,守城方当然希望城池防御能力越强越好。问题是,城池应该怎么修,才难以攻破呢?


钓鱼城:城池选址的榜样


抗蒙36年之久的南宋合州钓鱼城,是以防御为核心的城池选址经典之作。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073617


▲ 钓鱼城护国门


钓鱼城城址的一个特点是地势险峻。它位于嘉陵江、渠江、涪江交汇的钓鱼山顶,三面环水,城与山相结合,城墙沿陡峭的悬崖修建,城墙外坡度基本大于70°,难以攀爬。


另一个特点是位置重要,钓鱼城上可控制三江、下可屏蔽重庆。城内低地多为良田,有92口水井,可以长期自己自足。


钓鱼城精当的选址帮助宋军多次顶住了蒙古军队的进攻,创造了辉煌战绩。


1259年初,蒙古大汗蒙哥亲率大军进攻钓鱼城,从2月一直打到7月,钓鱼城岿然不动。7月21日,蒙哥在一处台楼下指挥瞭望,被南宋守将王坚发现,立即以抛石机轰击台楼,蒙哥被飞石打成重伤,几天后死去。


此后,南宋守军继续依托城池顽强抵抗多年,直到1278年,蒙军攻占重庆后才投降。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091654


▲ 1259年时的蒙古帝国疆域


以城墙为中心的立体化防御体系


很多影视剧里,攻城的场景一般是进攻方架云梯登城墙、推攻城车撞城门。其实,古代攻城作战,尤其是大城攻坚,进攻方要面对以城墙为中心,马面、瓮城、羊马墙、护城壕等设施相配合的立体化防御体系。


中国古代城池大部分是夯土城墙,完全依靠人力取土、夯土,每个夯层厚度大约10~20厘米,逐层夯筑上去。


夯土城墙外砌烧制城砖的做法在西汉时就已经出现,但普遍应用是明朝以后的事,今天我们看到的北京、南京、西安等地的明城墙都是这种墙体为夯土、外砌烧制城砖的城墙。


城墙顶部外侧建有雉堞,凸起的部分高度一般在1.5米以上,为守城士兵提供掩护;凹下的部分是垛口,用于架设兵器,或由士兵向下投射武器。


城墙向外延伸出去的长方形墙体就是马面,上面一般修筑有敌楼,用做瞭望和储存军械物资。马面主要是打击攻至城墙下死角的敌军,在实战中作用很大。


1624年明朝完成了辽东宁远城的改建工作。改建后的宁远城东西长800米左右,南北宽820米左右,总面积不大,所以没有修筑马面。


但在外城的四角分别建有城台,凸出城墙达20米左右,“形如长爪,以自相救”,实际上发挥了马面的作用。明军在城台上布设了11门红夷大炮等火器,射界可达270°。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109159


▲ 宁远之战


1626年,努尔哈赤率后金军六万人攻宁远,明朝守将为袁崇焕,守军不足两万人。正月二十三日,后金军包围宁远,连续三天发起强攻,虽然多次推进至城墙下,但遭到城墙与城台交叉火力的打击,始终不能破城。


尽管《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只承认“共折游击二员,备御二员,兵五百”,但也记载,“帝自二十五岁征伐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唯宁远一城不下,遂忿恨而归”。


努尔哈赤遭遇了起兵以来最大的一次失败,由此郁闷成疾,几个月后就去世了。


城门是连接城池内外的关口,古代城池大多数只有一层由厚木制成的城门,有的城门还有多个门道,这就使得城门在整个防御体系中最薄弱。


为保护城门,很多城池在城门外修筑与城墙相连的半圆形、长方形或者梯形的瓮城。面积较大的瓮城还可以作为屯兵之所,成为对攻城敌人发起反冲击的出发阵地。


北宋都城开封在1116年扩建完工时,共有12座城门和9座水门,近年来考古发现了5处瓮城遗址,面积在5千-1万平方米。


有的城池还将瓮城建在城门之内。明朝南京城聚宝门就建有三座瓮城,均在城门之内;瓮城里还设置有27个藏兵洞,共可屯兵3千人以上。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136332


▲ 明南京城聚宝门复原图


瓮城再向外,就是城池防御体系最外侧的护城壕和羊马墙。


护城壕是人工开挖的深沟,一般距离城墙30~40米,宽度和深度视城池规模而定,灌上水就是护城河,也有的城池利用天然水系作为护城河。羊马墙位于城墙和护城壕之间,高度2-3米。


早在东周时期护城壕就已经普及,羊马墙则在唐朝末年才发展成熟。守军可依托羊马墙,对填壕或者渡护城河的敌人发起攻击。


敌人即便越过羊马墙,由于羊马墙与城墙间的区域较狭窄,不利于兵力展开,也无法使用攻城器械,反而有利于守军居高临下发挥守城军械的威力。


比如顺昌防御战。1140年6月,金军进攻顺昌(今安徽阜阳)。顺昌是座小城,其北为颍水,宋军以其为护城河。守将刘锜、陈规在顺昌原有城墙外增筑了一道羊马墙,城墙和羊马墙上都增开暗门便于调动兵力反击。


金军攻城时,虽有部分兵力冲过护城河,但被羊马墙挡住,只能在羊马墙和护城河之间向宋军放箭,绝大多数都扎在城墙里。


宋军则以神臂、强弩,自城上或垣门射敌,无不中,敌稍却。复以步兵邀击,溺河死者不可胜计,破其铁骑数千。


不仅如此,刘锜还多次组织兵力,通过羊马墙上的暗门,对金军发动夜袭,金军被打退十五里。顺昌防御战以宋军胜利而告终。


顺昌的主要守将之一陈规是个文臣。他曾经任德安府知府五年,先后击败了李横等九个武装集团的长期围攻,战功卓著,“文臣镇抚有威声者,惟规而已”。


陈规将他的城池防御思想和作战经验写成《守城机要》,此书是我国古代最有价值的一部城池防御兵书。


我国古代城池的防御体系还有一些有特色的设计,比如曹魏时期邺城的铜雀台、金虎台和冰井台,是高度在八丈到十丈的台式堡垒。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170074


▲ 今天重建的金虎台


魏明帝曹叡在洛阳城修建的金墉城,是占据城池西北高处,从而达到控制全城效果的城中城。


唐朝焉耆都督府城外建有7座弩台,是城池外围防御的火力支撑点,等等。但这些设计只是出现在特定时期或者地域,并没有广泛应用。


严控工程质量才能保障城池坚固


选址再优,设计再好,城池要坚固,还是离不开严格控制施工质量,这方面最有名的例子当属统万城。


407年匈奴首领赫连勃勃立国“大夏”。413年,他命叱干阿利征发十万人营建国都,寓“统一天下,君临万邦”之意,命名为“统万城”。


其城墙以砂、黏土、石灰加水合成三合土为材料夯筑。为了保证筑城质量,叱干阿利实施了极为严酷的质量控制措施。


每天筑城结束后,分段派人持铁锥去刺夯土层,如能刺进一寸以上,就把夯筑这一段的人全部处死;如果刺不进一寸,检验工程质量的人就被处死。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189972


▲ 统万城遗址


如此重压之下,统万城修得极为坚固,“城基如铁石,攻凿不能入”,直到今天仍有部分遗址保存较为完整。


叱干阿利的做法过于苛酷,并不足取,古代还有很多其他质量控制措施。比如,南宋时期,由总管全国军务的枢密院负责检查军匠的城砖烧制质量。


明初修建南京城,城墙外砌的城砖由长江中下游33个府的149个县供应,所有的城砖上都有铭文,包括府县名称、造砖工匠、窑匠等人的姓名,出了问题肯定一查一个准。

gbm-richtext-upload-1521687208063


▲ 明南京城城砖铭文


攻不破的城池是不存在的,一座座城池凝结的,是一个国家的智慧与实力,更展示着信念与胸怀,大概这才是“坚城”一词的真正含义所在吧。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