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纪录片道出真相:5%的人拥有50%的房子

2018-09-05 21:29:08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88我要评论

摘要:“看不见的手”不单单在市场经济中发挥作用,而且资本家们还经常通过“看不见的手”操纵政治,制定益于自己的政策。

你知道“看不见的手”理论吗?其实,“看不见的手”不单单在市场经济中发挥作用,而且资本家们还经常通过“看不见的手”操纵政治,制定益于自己的政策。


德国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也是著名的福利国家。但是德国社会却正在向不平等发展。对于德国的工薪阶层来说,工作已经不再代表发展,这只是一种谋生和维持现状的手段。年轻人相比他们的父母,储蓄越来越少。而富裕的精英阶层通过各种方法,使自己变得越来越富有。


西方世界到底是如何运作的,对于帮助中国读者了解西方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中国在改革开放和发展自己的道路上一直是结合中国国情,向发达国家学习先进经验。如何避免在学习的过程中,把坏的东西也学过来,就显得尤其重要了。2018年8月18日,德国之声(DW)就播放了纪录片《不平等:财富如何变成权力》。



纪录片中,DW记者跟拍了分属三个阶层的代表人物长达6个月的时间,他们分别是代表新贵的Christoph Gröner,代表中产阶级的Thomas Clauss和代表贵族阶层的“冯先生”。通过他们的经历,向人们揭示了德国社会不平等的现状和思考。


1、白手起家的新贵


Gröner是德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他对德国政策有很大的发言权,但是老百姓却很少知道。他的父母是老师,他白手起家,如今的资产包括各种不动产、投资和公司的股票。


▲Gröner在私人飞机上


Gröner对记者说:“假设你有2.5亿欧元,哪怕你把它们从窗户扔出去,它们还是会回来的。你无法摧毁它们。你可以购买不动产,不动产就会升值。你可以买黄金,金价就会上涨。投资是无法摧毁财富的。”



每天早上8点,司机会将Gröner接上,前往工作地点。Gröner说:我也喜欢开车,但是我不能开车,董事会不是雇我开车的。


Gröner创办的CG集团是德国最大的地产商之一,目前德国的房地产市场只有一个走向,那就是“涨”。


在纪录片拍摄期间,CG集团刚刚买下了Steglitzer Kreisel写字楼,希望将此改造为柏林最高的住宅楼。


▲Steglitzer Kreisel大楼


在拍摄的时候,表示自己是一个非常喜欢自我挑战的人,他挑战自己要在5分钟内爬上30层的大厦。而他的员工就在楼顶为他计时。


Gröner跑完之后说:“挺好的,但是我还可以跑得更快。我中学的时候看到Boris Becker(德国网球名将)赢了温布尔登,我当时就想,等着吧,我会和你站在一起的。”



CG估计在Steglitzer Kreisel改造完成以后,每平米可以卖到10万欧元。在过去二十年中,CG在柏林建设了4000多座公寓,目前还有3000多座在建设之中。


▲俯瞰柏林


目前有500名员工在CG的总部办公楼工作,而Gröner最重要的员工之一就是他的私人助理Angelique Lisa。


接受采访时,Lisa说:“你还在杜塞尔多夫的时候,他已经启程要去苏黎世了,过一天他又回到柏林了,然后他又去莱比锡了。之后他会休个周末。”


记者:“他睡觉吗?”


Lisa:“有传言说他每天睡4-6个小时,从他的日程表来看,我想也没法睡更多了。有时候他半夜都在发email。”


▲Gröner和助理


Mario Lauterbach是总部大楼的保安,他和CG签了半年的合同。


Lauterbach接受了14年的教育,可以说3门外语。他表示,如果他还有机会选择的话,他更希望做一名律师或者法官。这才是他的兴趣所在。


目前Lauterbach每个月挣2000欧元,这对维持他的生计来说不成问题,但是其它的就别想了。


▲Mario Lauterbach


相对于Lauterbach每个月2000欧元的月薪,Gröner却拥有有几十亿欧元的资产。对于这种收入的悬殊,Gröner表示非常理解。


Gröner:“我关心的是我付给保安的钱够不够他生活,如果够了,那么我作为雇主的任务就完成了。如果我支付的薪水不够他生活,那么我就有问题了。”


记者:“所以你觉得拿你和他比是不合理的吗?”


Gröner:“当然了,我30年来只请过3次病假。但是你问问我的保安,他请过多少次病假。如果我椎间盘突出了,我会来工作。如果我发烧40度,我会来工作。如果我老婆和我吵架让我整夜无法入眠,第二天我还是会来工作。问问我的保安他能不能做到,所以那我们做对比是不合理的。”


记者:“但是他能买得起带游泳池的房子吗?”


Gröner:“当然不能,但是他不需要那个。我了解我的保安。”



对此,记者又问了Lauterbach是否想和Gröner交换位置。他沉思良久……


Lauterbach:“我不能立刻回答你的问题,我想答案应该要全面一些。我的答案是“不”。我思考了很久,这跟他是谁或者他做什么没关系。我不想要这么多的压力。”


记者:“你想不想要一个带游泳池的房子?”


Lauterbach:“想。但不想在德国有这么个房子。希腊会更好。”


记者:“所以,一个人只能幻想有一个带游泳池的房子,而另一个人可以有大量的不动产。”



Gröner在柏林有一个公馆,在科隆有一个高级公寓,从他的公寓里可以看到美丽的科隆大教堂。不过他没什么时间欣赏夜景。


▲Gröner在科隆的高级公寓中


德国经济研究所Markus Grabka:“首先有5%的人处于完全负债状态,然后过了50%的人口之后,收入开始出现爆炸式增长,而最富有的1%掌握了绝大多数的财富。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到底有多富?”


▲Markus Grabka讲解德国的财富分配现状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导产业,曾经汽车制造是最强大的造富工具,之后做贸易产生了一大批富豪。现在,房地产成为德国主要的造富工具。



Gröner是在莱比锡起家的。


Gröner:“所有你看到的,都是经过我们拆改建并出租出去的。目前莱比锡每3座建筑工地中就有1座属于CG集团。”



Gröner并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曾经就是一名工地工人。他带记者到一处工地进行讲解。


Gröner:“这里所有的砖头都被专业工人更新了,如果你自己干过,就更好理解了。我会做石匠,我可以浇混凝土,我可以做钢材,我会刷枪,我会磊砖块。我曾经就是干这个的。”


Gröner:“我创业最开始就是包工,然后做专业项目,之后就拿地,再之后就参与城市的建设项目。最后成长成为今天的企业。”


▲Gröner视察工地


在这个房地产大肆盈利的时代,CG为投资者们打造了大量的投资产品。而许多买家正在大举入场,拿下新修建的房产。影片展示了Gröner和助手的一段对话。


Gröner:“那人又杀价了吗?”


助手:“是的。”


Gröner:“这儿有很多买家不断买房,一套又一套。他第三套买在这儿是吧?”


助手:“我们去吃了顿饭,我说这不能少于450万,但是他最后讲价降到300万。太疯狂了。”



Gröner:“今天时机已经成熟,是一个靠走量赚钱的时代。我的公司非常需要这个。”


今天德国的房地产市场肯定是有问题的。富人可以通过房产赚取更多的钱,而普通人连在自己的城市里买个房子居住都做不到。


这就要讨论一个经典的问题,一个人得,是否代表一个人失?



纪录片中,Gröner前往东柏林的一个社区和抗议人群对话。当地百姓担心CG的新项目会抬高当地房租,导致他们被迫搬家。Gröner在保镖和警察的保护下来到抗议现场和抗议人群“对话”。


▲Gröner和警察握手


相比他对警察的友善态度,Gröner对现场抗议人群就不那么友好了。


Gröner:“这是非常负责任的项目!你以为你们喊‘滚出去’我就不会建了?!你们有多蠢啊?!多蠢啊?!”


▲Gröner和抗议人群“对话”


之后Gröner通过手机看自己当时的表现,他很满意。


Gröner:“这不算是一场对话,不过至少天气还不错。他们是第一次见我,他们是第一次见一个坚持自己立场的企业家。”


Gröner:“这种愚蠢的思想阻碍社会的发展,‘他赚钱了,他富有了,所以他肯定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钱!’,‘他收我们12欧元1平米的租金,我们付不起这个价钱’,其实我们有小户型,35、40、50平米都有。任何护士其实都可以付得起租金。哪怕我收14欧元1平米,只要干净,灯光充足,他们肯定愿意付这个钱。而不是60平米的户型,每平米收8欧元。”



其实哪怕是那些保护Gröner的保镖和警察,面对这样的房价也手足无措。不过Gröner坚持认为,他的户型设计并不是造成社会问题的罪魁祸首,而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一处CG兴建的小区


在欧洲,足球场是各个阶层的人都会去的地方。不过同一空间并不代表同处一室。Gröner花2000欧元买了豪华包间的入场券。


▲球场豪华包厢


Gröner:“我们买了昂贵的门票,所以其他人才可以买低价票进场看球。这是我们的巨大贡献。每个人都会做出自己的贡献,比如那个人花了20欧元,而我付了2000欧元,这就是一种公平。不是吗?”



2、工程师们的黯淡前景


影片展示了一个德国普通中产家庭来CG集团开发的小区看房的经过。


▲CG承包的老工业区


Clauss夫妇和两个孩子,他们都有体面的工作,现在他们是租房生活,不过他们希望可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CG兴建的小区每个单元有9户公寓和两个阁楼,一大一小。


▲CG小区广告


Clauss家并不需要顶层阁楼,他寻找的是一个带阳台的四室公寓。这个小区的一楼户型每平米售价3450欧元,也就是说一共要花45万欧元。


男主人Thomas Clauss表示在30岁以前他们还没考虑过退休问题,但是现在他已经40岁了,名下依旧没有不动产。所以他甚至无法确定银行会不会在没有多少担保的情况下贷款给他。


Thomas Clauss:“目前94%的购房者都不是当地人,也就是说这个价格目前已经不是当地人可以负担的了。”


▲Clauss夫妇


今天德国的主要购房者是富人,退休者和投资人。不单单是Thomas,他的同事和朋友们全都买不起房。


Thomas Clauss:“我需要的是符合我生活需求的户型,但是他们建造的房屋并不是普通家庭需要的户型,是典型的投资产品。我玩不起这个‘游戏’,我的同事们也玩不起……”


同事A:“他们造了很多我们普通消费者不需要的房子,这很恐怖,多数人都被落下了。”


同事B:“今天有两个极端,一边是大量高价的房屋,另一边是一大堆买不起房甚至租不起房只好搬家的人。不管你多喜欢那个社区,你只能放弃。”



目前,5%的德国人拥有全德国一半的房产,50%的德国人名下没有任何不动产。



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间,德国的房价也快速飙升。慕尼黑的房价上涨了一倍多。



其中莱比锡的现象最为严重,只有10%的莱比锡人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60%的新房产和94%的翻新房产都被莱比锡以外的买家购走。



Thomas Clauss现在是家中主要的经济来源,为了照顾两个孩子,他的太太已经缩减了大量工作时间。下班回家之后,Thomas Clauss和孩子们交流一天的见闻。之后和太太商量买房的事儿。


Thomas Clauss:“拥有自己房产的想法很诱人,而且房子的方案也很棒,而且开发商强调这些房子就是为工薪阶层兴建的,所以我也觉得很有兴趣。但是看看价格,好像我们并不是他们的目标客户。


我们没有什么财产可以继承,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工资。45万欧元对我们这种家庭来说简直是天价。一年得赚多少钱才能存下来这个钱?所以有时候我会担心变成中下阶级,而不是中上阶级。我想所有人都有这种担忧。”


▲Clauss的租屋


Thomas Clauss:“我很幸运了,我为一个大企业打工。对莱比锡人来说,我算是赢了彩票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的收入可以和房价相媲美。”



Clauss家并不贫穷,但是他们属于一个现代非常尴尬的阶层——中产阶级。他们不掌握财富,需要为了生活而工作。


在德国有一个网络活动,内容是中产阶级在网上公布自己的收入。这是一个很好的数据收集地。比如一个汽车公司文员月薪为1600欧元,康复诊所护工月薪1648欧元,土木工程师月薪1970欧元,受训12年的医疗专业人员月薪2768欧元。



如果一个人的月薪超过3500欧元,那么他就已经进入德国收入最高的10%的行列。



超过一半的德国人,资产不超过1.7万欧元。这笔钱只够他们买



这笔钱只够他们买一辆基本款的大众高尔夫或者在法兰克福买3.3平米的房子。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Raj Chetty:“社会主要的财富增长都被顶上1%的人获得了,而中产阶级或中下阶层的收入基本没有增加,甚至还在下降。”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Branko Milanovic:“一个坚强的中产阶级群体是建设稳定繁荣的民主社会的关键要素,如果发达国家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中产阶级越来越脆弱,那我们将会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课题,两极分化的社会能建设民主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oseph Stiglitz:“现代社会已经处于十字路口上。如果我们不尝试制定一份全新的社会契约,那些被现代经济体制伤害的人,他们是大多数人,他们将会反抗的。”



Thomas Clauss在西门子当了9年的工程师,他在工委会有一席之地,而且可以想象他会在这里干到退休。就在节目摄制的近期,西门子刚刚公布了60亿欧元的年利润。


但是又有传闻称,股东给西门子方面施压,要关闭Thomas所在的工厂,因为工厂长期效益太差。


Thomas Clauss:“没什么是安全的,现在住在出租屋里头就不安全。我家现在就靠一份薪水过日子,这是非常非常不稳定的。每当我们听到这种传闻的时候,我们就会对我们现在的不稳定感到极端焦虑。”


▲身着工装的Thomas Clauss


3、贵族们的“财富王朝”


哥本哈根商学院社会学教授Brooke Harrington:“不平等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人们有着不同的智力,能力,长相,父母……但是作为社会学者,我担心的是不平等会累积出‘财富王朝’,资本通过血缘。这会造成这种不平等被固定化和制度化,并且把其他人获得财富的机会给破坏掉。”


▲Brooke Harrington


富贵并不是一个组合,Gröner虽然富有,但是他还远算不上尊贵。在德国,“尊贵”是无法通过辛勤工作获得的,必须要靠出身。


纪录片展示了一个贵族后代的生活。小志听了多遍,只听到他的名字中有个“冯”,是一个典型的德国贵族名字。所以我们就用“冯先生”来代指他。


冯先生的家谱可以追溯到富格尔家族,那是16世纪神圣罗马帝国(大部分属于今天的德国)最富有的家族,他们曾经两次赞助自己支持的选帝侯买下神圣罗马皇帝的宝座。


影片中,冯先生驾驶着一辆奥地利老式军车带着摄制组在自己德国中部300公顷的森林中旅行。他解释自己喜欢驾驶军车的原因是,有时候路上会碰上死鹿,他要用军车把死鹿拖走。


冯先生不允许摄制组透露森林的位置,这是他同意接受拍摄的条件。对于他这种阶级的人来说,隐私比什么都重要。


▲冯先生在驾驶军车


冯先生:“拥有一座森林感觉真的很棒,因为你获得了控制权。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你永远都要争取拥有你喜欢的东西。从哲学角度我不能苟同,但是从我的直觉上来说,我同意他的观点,我热衷于拥有我喜欢的东西。”



之后冯先生带记者们去他的办公室。


冯先生的财富多数来自于继承,有一个团队帮他制定投资计划,保证丰厚的回报。拍摄过程中,冯先生没有司机,他自己开车,开的也不是什么豪车,也没有表现得像Gröner那么忙碌。


记者和他聊起了财富分配不公的问题,还有他的看法。


冯先生:“不平等其实是经济体系所希望的,而且无法避免。如果你是企业家,或者你继承了一些东西并且良好运营,你肯定就会比一个单纯的雇员赚得多。”


记者:“你觉得德国现在的环境公平吗?”


冯先生:“是的,我觉得挺公平的,我在街上没觉得大家不满。”



冯先生是一个“家族办公室”的主理人,他的“办公室”位于法兰克福市的莱茵河边。这个所谓的“办公室”就是一个私人银行。在办公室中,冯先生穿戴整齐,给记者介绍自己的“家族办公室”。


▲“家族办公室”


冯先生:“你应该在你们的影片中提到,这栋建筑是少数在二战中幸存的旧式贵族公馆(Patrician House)。”



冯先生:“瞧瞧这个大理石楼梯,还有这个扶手。今天在法兰克福很少见了。”



冯先生:“还有这些装饰品,可以展示当时贵族们的生活方式。”



冯先生:“一个家族办公室就应是如此,这个办公室的任务就是维护顾客的‘家族利益’,为‘家族’和‘家族成员’提供金融支持。这里运作的资金一般是几亿欧元。”



其实就连“家族办公室”的雇员都不认识所有的顾客,一般财富都来自于私人推荐。将钱放在冯先生的“办公室”中的顾客,可以得到一般银行无法给出的回报。


冯先生:“我和我的团队会打造一个投资组合。比如你想要投资房地产,那么我们帮你研究多少比例投资到公寓中,多少比例投资到商业地产中,多少投资到股票中,多少投资到养老基金,还有多少作为现金留作急用。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家族将财富一代一代传下去。”



拍摄中,冯先生向摄制组展示了自己的工作过程。一名投资顾问和他商议在各地的森林投资项目。冯先生用顾客存在他这里的钱投资芬兰、新西兰和乌拉圭的森林。


▲冯先生和投资顾问


冯先生:“德国的森林太贵了,没多少可供买卖的,当一处森林上市销售的时候,人们都会疯抢。所以过去15年,德国森林的价值上涨了4倍多。


当然这跟我们现在的低利率也有关系。人们在找各种投资机会,你在什么地方投资,在什么地方可以进行安全投资,并且获得可观的回报。”



很多人认为,德国战后的经济奇迹是由所有德国人白手起家创造的,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富人,你必须要辛苦工作才能慢慢爬上去。


德国经济研究所研究员Charlotte Bartels则通过资料向我们揭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叙事。


Charlotte Bartels:“在一战前,德国政府曾经公布过一次当时的百万富翁的名单。而冠以这些家族姓氏的人,在今天的德国财富网中依旧活跃。他们通过祖先的钱生钱,依旧能够维持自己巨富的地位。”


根据统计,每年德国人有4000亿欧元的财富收入是通过继承获得的。



冯先生通过派出到世界各地的基金经理进行投资。他们强调他们盈利的秘诀是“自动投资”(automated investment)。他们有一套扫描世界经济状况的算法,然后将这些情况用交通灯的方式反映出来。如果亮起绿灯,那么电脑就会进行大量投资,一旦变成黄灯或红灯,电脑就会对此项产业减少投资份额。


▲冯先生和基金经理开会


基金经理A:“我们决定进入市场的时机,帮助顾客确定重新进入市场的时间点。因为我们的运作是完全脱离情绪的,我们完全没有个人主观意见。我们的整套机制,我们的整套算法都是完全建立在数据之上的。”


基金经理B:“地缘政治问题,比如叙利亚或者乌克兰的危机,都无法真正动摇世界经济体制的基本运作模式。这就是我们的基准。至少历史发展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常规战争真正改变过世界经济的运作方式。”



记者:“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他们会觉得这里有6个成功人士在商议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加富有。对很多人来说,内你们是造成泡沫膨胀的人,你会怎么回应他们呢?”


冯先生:“没人跟我聊过这个,所以我也不知道如何回应。”(笑)


冯先生:“今天,很多德国人认为自己18岁就可以进入德意志银行当学徒,然后变成一个雇员,最后变成一个部门主管。办公室里有一棵小棕榈树,和带扶手的办公椅。最后在65岁以B级主管的身份退休。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这是肯定的。”



哥本哈根商学院社会学教授Brooke Harrington:“我想如果老百姓真的知道现在全球经济竞争有多么不公平的话,他们会揭竿而起的。”


冯先生所收益的这种资本主义经济模式被称为金融资本主义,为了探究这套体制如何运作,Harrington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资产经理。


Brooke Harrington:“这是一个很国际化的工作,所以我去了18个国家,包括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库克群岛,塞舌尔群岛,毛里求斯,纽约,伦敦,瑞士……各种地方。


其中一项发现就是资产管理界将这个世界视作一个‘金融政策超市’。你去全世界各个地方‘采购’对你资产增值最有益的金融政策和法律法规。而一个优秀的资产经理就是那些知道在什么时候,去‘采购’什么政策的人。”



Brooke Harrington:“在现代投资人资本主义的环境下,出现了巨大的权力转换。资本从制造业转入投资领域,这被称为‘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今天你完全可以靠食利变成富豪,你不需要工作,不需要流汗。只要把你的钱在正确的时间,交给正确的人,投到正确的领域就可以了。”


这就是三个德国人的故事,而他们的故事诠释着当今世界的经济模式和社会发展方向。在中国高速发展的今天,这个记录片能否为过河的我们提供一块石头?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