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降速,云南超车,甘肃回暖,西部经济变局序幕拉开

2018-10-31 16:05:59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94我要评论

摘要:得益于产业转移浪潮,以及国家的政策扶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部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绝对高地。

在《直辖市的难关》中,西部君对主要省市的三季度经济数据进行了分析,随着更多地区的数据公布,我们可以对西部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观察。先来看具体数据:


注:西藏尚未公布


对比2017年的数据,可以发现几个值得关注的点:


第一,西部的经济整以降速为主,大部分省份GDP增速都比去年低;


第二,长期处于中国经济增长前列的重庆,进入下行通道,增速直降3个百分点;


第三,贵州经济增长全国第一的领先位置,被云南反超;


第四,甘肃经济触底反弹,低迷状况有所缓解。


如果上述走势延续到四季度,那意味着2018年可能是近几年西部经济格局变化最大的一年。


1.西部高增长时代接近尾声


得益于产业转移浪潮,以及国家的政策扶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部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绝对高地。


一些省份像内蒙古,还达到过20%以上的GDP增速。在全国经济开始降速的2012、2013年,西部多数省份依旧维持着两位数的增长。



但如图所示,近五年来西部越来越向全国靠拢。GDP增长的均值,从2013年的10.7%,下降到三季度的7.36%,每一年都呈现下跌趋势,并且与全国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小。今年三季度只高出全国0.66个百分点,而五年前二者相差是2.9个百分点。


西部省份增速放缓,因素很多。比如内蒙古,这两年在挤水分,而且它是典型的传统资源型省份,随着能源消费结构的改变,经济减速是必然的事。再如青海,固定资产投资一直比GDP还高,这种投资拉动型的增长模式也不可能一直持续。


不只是青海,整个西部的固投与GDP的比例,以及负债率,一直都是全国第一档。产业过于传统,工业基础薄弱,大兴基建面临债务风险,等等,高增长背后不乏隐患。


结合近五年来的数据,考虑到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可以这样说,西部高增长的时代已接近尾声。未来西部很可能上演两大规律:其一,转型阵痛到来,经济进一步企稳,接近全国平均线;其二,省市之间将会形成更陡峭的分化。


2.重庆降速,转型窗口到来


上半年数据出台时,重庆工业增长低迷的状况,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上半年的报告提到,“工业经济低位运行,投资增长后劲不足,实体经济困难增多”。从三季度数据来看,整体情形没有得到缓解:


前三季度,重庆地区生产总值为14773.3亿元,经济增速从二季度的6.5%,进一步下降到6.3%。


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从上半年的1.9%,下降到只有1.6%,在整个西部倒数。其中制造业增长1.3%,而作为重大支柱产业的汽车制造业,甚至下降了11.6个百分点。


无独有偶,在重庆减速的同时,挤水分的天津已经在低谷呆了好久,另一个直辖市上海,今年的工业增长也有点乏力,有脱实向虚的风险。


至于重庆,近几年都是全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档,与贵州一起领跑,此次掉队,制造业尤其是汽车制造低迷的影响相当大。它说明重庆的产业结构,还是存在很大需要升级的余地。


不过重庆三季度数据里,有一些细节值得留意:采矿业增加值下降11.7%,降幅最大,但电子制造业依旧保持了17.4%的高增长。与此同时,新兴制造业增加值增长达到15.8%,成为带动工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也就是说,重庆经济降速,建立在传统产业萎缩的前提下。新兴产业强劲的走势,可以看出重庆经济向好的一面。


转向高质量的经济增长模式,阵痛是必然的。华北的天津,华东的上海,华南的广州,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这个过程。所以,不必担心重庆降速。作为西部的龙头之一,回归全国水平线的增速,其实也意味着重庆在西部率先转型的开始。


3.云南反超贵州,成为新的增速之王?


贵州连续七年保持全国前三的GDP增速,今年上半年增速为10%,前三季度是9%,降幅其实不算小,所以才会被增速为9.1%的云南以微弱优势赶超。


贵州能维持长时间的高速增长,固投和基建是重要的驱动因素,其实云南也是如此。比如2013年到2014年,云南GDP增速从12.2%下降到8.1%。这期间的固投增长,也从27.4%下降到15.1%,两项数据高度共振。



2017年云南的GDP为16531.34亿元,固定资产投资达到18474.89亿,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完成7364.87亿,占比接近一半。大量资金流向基建,是云南2017年以及今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长强劲的重要原因。如果引入贵州作为对比,不难发现二者的高度相似性。


贵州让出增速冠军,云南补位?如果延续三季度的势头,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


贵州三季度开始刹车,还不能说投资周期结束,进入质量转型时期。不过投资拉动不可持续是普遍规律,贵州迟早要转型。


而对2018年可能的增速之王云南来说,沿着贵州的足迹往前走,好处是通过亮眼表现,获得争取中央政策和资源的筹码,但风险同样不可小觑。


云南三季度经济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前三季度的数据中,也能看出不少亮色。比如,烟草制品业增加值增长只有2.3%;非烟工业增加值增长17.4%。这意味着云南的工业有了不错的起色,经济高速增长不是烟草等低端产业贡献的结果。


云贵之间过去经常被拿来比较,游客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云南都拼不过贵州。与贵州博得全国关注的大数据产业相比,云南拿得出手的产业优势不算多。此次增速反超,除了会给云南增加筹码外,同样可能意味着二者竞争格局变化的开始。


考虑到云南在南向通道中的优越位置,工业基础夯实后,未来依旧无限可能。


4.甘肃回暖,工业塌陷得尽快修复


甘肃去年的增速是3.6%,全国垫底;上半年是5%;前三季度是6.3%,虽然依旧低于6.7%的全国水平,但回暖的速度很明显。


在《甘肃的希望在哪里》中,西部君曾分析过甘肃的问题,最核心的还是工业塌陷,三产结构相当不均衡,2016年的第三产业几乎是第二产业的2倍。这几乎是西部落后省份的通病。


今年三季度的数据显示,甘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有一定的起色。不过甘肃的自然条件,比如狭长的版图,缺水的现实,决定了工业的上限未必会太高,经济增长受到的生态顾虑较多。



甘肃在2013年前后,有过高光时刻,增速一度达到两位数。随着投资放缓,工业基础薄弱的问题很快暴露出来。经过去年的调整之后,甘肃经济开始重新提振,不过要回到以前的高增长时期相当困难。


对甘肃这类西部典型的落后省份来说,老实说,工业提到全国领先的地位不太现实,战略定位中,生态会占很高的权重。


最大的利好还是一带一路,充分利用自身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理位置,同时与周边地区加强协作。比如有网友提到,天水应该主动融入西安都市圈。


在大都市圈时代,这种跨越省界的融合也是种趋势,典型的例子是南充和重庆。甘肃接壤省份中,青海、宁夏、内蒙古、新疆等经济基础相对一般,在这样的前提下,更应该强化和东向的陕西以及南向的四川合作。


小结:


重庆降速提质;云贵之间的竞争格局,也有了微妙的变化,未来西部的经济增长,不排除贵州让位、云南领跑的可能。至于甘肃,元气大伤之后,正逐步回归正轨。


西部地区长时期的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基础设施、交通运输网络逐渐完善的结果,但也许很现实的是,不管是人口还是投资红利,已经快要到顶,基建释放的经济能量,未来将逐步下降,各省市必须尽快找到新的增长点。


西部经济竞争格局正在发生的微妙变化,也许只是个开始。谁能先冲出重围,实现转型升级,我们拭目以待。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