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双11”看中国城市格局的三次洗牌

2018-11-19 16:05:43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96我要评论

摘要:过去20年,中国经济经历了出口驱动、投资驱动、消费驱动三个阶段。受此影响,中国城市也出现了三次洗牌,工业城市打败了外贸城市,消费中心城市又打败了工业城市。

过去20年,中国经济经历了出口驱动、投资驱动、消费驱动三个阶段。受此影响,中国城市也出现了三次洗牌,工业城市打败了外贸城市,消费中心城市又打败了工业城市。


2135亿元,2018天猫“双11”的成交额定格在这一数字。


2135亿元,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中国最大城市——上海全年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5,超过厦门市2017一整年的消费品零售总额。


也正式超过刚刚闭幕的124届广交会成交额(2064.94亿元),相当于第一届中国进口博览会成交额的1/2。


在“消费降级”论调尘嚣甚上的当下,“双11”用这组漂亮的数据,做出了有力的反驳:中国老百姓在消费上的爆发力,不仅一如既往,还做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双11”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日子,也许不够代表全貌,那就看看全年的数据吧。2017年全年,阿里GMV(商品交易额)是多少呢?4.8万亿元。


4.8万亿元是什么概念?比北上广深(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加起来还要多一万亿,相当于全国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8。两年后,这一数据有望达到一万亿美元,如果把阿里构建的数字经济体单独拿出来和世界各国排名,其商品交易额有望排到全球TOP20。


城市运营与互联网运营本质上是相通的,都是做流量的生意,只不过一个是做线下的,一个是做线上的。当双11超过广交会,当阿里GMV超过北上广深之和,这足以说明太多太多,中国经济以及城市格局的剧烈变迁从这里可见一斑。


1、从“双11”观测国民经济的三个变化


鲜有人知的是,十年前的第一届“双11”,并没有“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它当时的广告预算甚至只有1万元,很多商家甚至都不知道淘宝商城(后来的天猫),最终,第一届双11只有27个品牌商家参与,交易额仅为5000万元。


从5000万元到2135亿元,天猫“双11”只用了十年,巧合的是,这十年正好也是中国消费大升级的10年。2008年,我国社会消费品总额只有11.4万亿元,而到2017年,这一数字提高到36.6万亿元,扩大了3.2倍,与之相比,十年内中国GDP总规模仅扩大2.5倍。


消费增速远高于GDP增速,这是天猫“双11”爆发式增长的前提,中国也彻底开启了消费时代的大门,而“双11”则是观测这个新时代的最佳窗口。


可以说,过去10年,中国经济发生了三个显著的结构性变化:


第一是国民经济的外贸依存度降低。1998年中国的外贸依存度是31.8%,到2008年达到70%的顶点,而到了2017年,外贸依存度回到了33.6%。外贸依存度降低的背后是内需的崛起。


第二是消费取代投资占据“三架马车”的C位。2009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到50%,投资则达到90%。而到2018年上半年,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78%,投资下降到31.8%,出口则为-9.9%。


第三是服务业取代制造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能。2013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首次超过第二产业,2015年第三产业的比重首次突破50%。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率更是达到60.5%,而第二产业则下降到36.7%。


一句话,消费取代出口和投资,成为推动中国经济的主导力量,天猫“双11”的成功,不过是顺应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时代浪潮。


2、从“双11”观测城市格局的三个变化


如果把时间的纬度拉伸到20年,还能发现更多:中国经济内在的驱动逻辑一直在变化,分别经历了出口拉动、投资拉动、消费拉动三部曲,而每一部曲,又分别缔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城市格局。


作为一个城市研究者,我们的话题绕不开城市,来看看最近20年的城市排名:



如上表所示,过去20多年的城市格局可以总结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1到2008。2001年是中国加入WTO的时间,这一年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是继中国宣布改革开放之后又一个重大历史性时刻,自此之后,中国在努力扩大出口的路上一路狂奔,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第一出口大国。


这个时期,出口型城市可谓站在风口上的猪,苏州、无锡、佛山、东莞、泉州、温州等外贸城市开始屌丝逆袭、攻城略地,风头明显盖过计划经济时期位高权重的沈阳、长春、哈尔滨、大连。巅峰时期的苏州、无锡、佛山甚至超过武汉、成都等特大城市。


东莞可谓这个时期最耀眼的外贸城市,它有着“世界工厂”的美誉,其出口额一度超过广州,外贸指数居全国第三,时人戏称“东莞打个喷嚏,全球经济都要感冒”。


第二阶段,2008到2015。2008年是全球经济深刻变革的一年,也是中国经济脱胎换骨的一年。这一年,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国际订单锐减,中国的出口业受到了严峻的挑战。这一年,中国GDP增速大幅下滑4.5个百分点,到2009年上半年,GDP增长率一度下探到6.2%。


保增长迅速“压倒一切”,中国推出史无前例的4万亿投资计划,海量的信贷进入到铁公基项目,天津、重庆、唐山、武汉、郑州等城市成为这个时期的明星城市,苏州、无锡、东莞、温州等以外贸见长的城市逐步退出舞台中心,其GDP排名一路下滑,东莞甚至一度跌出TOP20。


第三阶段,2015到2018。2015对中国经济来说又是一个的至关重要的时间,在正视4万亿投资留下的各种后遗症之后,中国政府在这一年痛定思痛,开启了去库存、去杠杆、供给侧改革等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


就在中国经济陷入迷茫的关键时点,“消费升级”成为一个现象级的高频词汇,智能马桶盖、新风系统、智能手机、扫地机器人成为国人竞相追逐的热门商品,消费接棒投资,成为中国经济的第一抓手。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进入“新时期,即以出口驱动、投资驱动转变为消费驱动。


这一转变再次冲击了中国城市的基本格局,天津、重庆、唐山、沈阳、长春、哈尔滨这些比较依赖投资的工业城市开始黯然失色,而杭州、成都、南京、西安等消费型城市则逆势而上,成为产业、人才、资本竞相争夺的香饽饽。


在这个新形势下,省会城市成为最大赢家,因为省会城市天然是一个省的消费中心,而像广州、成都、杭州、南京等强省会,甚至还扮演着多个省份的消费中心,这种独特的地位,往往让同省的计划单列市都自愧不如。即使是深圳,其消费中心地位也明显被广州压了一头。



如果对比观察2008年和2017年的城市排行榜,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消费中心城市无论是经济增速,还是经济质量、创新能力、创富能力,都比传统的工业中心城市表现要好。前者的典型代表是广州、杭州、成都,后者的典型代表是天津、重庆、苏州。


例如杭州、成都的GDP虽然比天津要低,但其集聚的本外币存款、电影票房、快时尚品牌门店、奢侈品消费力、互联网公司、文化创意产业,都超过经济总量更大的天津。


再来看看天猫“双11”当天各大城市的消费力排行榜:



这个排名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排名基本相当,重庆、天津、苏州等经济总量更大的工业城市在消费力上的表现明显不如成都、武汉等强省会城市,杭州的排名甚至超过广州深圳,杭州作为阿里主场的优势可见一斑。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由于北方城市的商业氛围普遍较差,在消费主导中国经济的今天,这让北方城市的发展雪上加霜,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趋势进一步加速。


2008年,在GDP总量前20位的城市中,北方城市还有北京、天津、青岛、沈阳、大连、唐山、烟台七个,到2017年,只剩下了北京、天津、青岛、郑州和烟台五个。除了郑州新进入这个序列,沈阳、大连、唐山都退出了全国二十强的行列,二十强城市中也没有了东北城市的身影。(摘自公众号“元淦恭说”)


3、消费中心城市取得最终胜利


过去20年中国经济的基本脉络是,从出口驱动到投资驱动,再到消费驱动。受此影响,城市的基本脉络是,工业城市打败了外贸城市,而消费中心城市又打败了工业城市。


为什么是消费中心城市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呢?


在全国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城市发展不能独善其身,无时无刻不受到国家这个基本面的影响。


在以出口创汇为导向的时代,哪里靠近港口,哪里就更容易吸引外资、发展出口经济。


在以投资为导向的时代,哪里靠近权力中心,哪里就更容易获得铁公基项目的审批以及国开行的贷款。


在以消费为导向的时代,哪里靠近人口中心,哪里能聚集到更多消费人口,哪里就容易出现繁荣的服务业,就会有更好的经济活力。


最近一年来,以武汉、成都、长沙、西安、郑州为代表的省会城市大开户籍之门,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抢人大战,其实就是认识到消费驱动的时代,人口不是财政的负担,而是消费的利器。因为有人口,才有消费,有消费才有未来。


回顾世界经济发展史,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路径选择,那就是当一个国家的产业升级到一定程度后,其经济增长方式都会不约而同地转变为消费驱动。谁掌握了消费的话语权,谁就能掌握资源配置的主动权。美国之所以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是全球第一消费大国,是全球最大的买主,所有的出口大国都要受制于美国的指挥棒。


当前,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出口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投资拉动经济的后遗症已经饱尝苦果,唯有消费才能带来可持续、高质量的发展。从2008年到今天,出口和投资两家马车先后掉链子,如果不是消费顶上来,中国经济就不能保持今天的稳中向好态势。


所以,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走向消费驱动是一种必然趋势,每个城市都应该顺应这个历史潮流,果断地拥抱商业、刺激消费,才能免于被时代抛弃。


在这个伟大的潮流中,天猫“双11”无疑起到了加速器的效应,它极大地引导和刺激了国民的消费欲望,为当下的经济形势提振了信心。回顾世界经济史。10次经济危机有9次是生产过剩、消费不足,“刺激消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阿里在做的还远不止一个“双11”购物节,其更大的想象空间是其新零售战略,这个前所未有的超级商业计划,将不仅激活中国人的线上消费,还将激活中国人的线下消费。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商业中国,因为阿里的助推,正在迎面走来。


未来是可期的,2017年,美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折合成美元大约为40万亿元,而中国大约为36.6万亿元,二者的差距正在快速缩小。中国人强大的创富欲望和消费欲望,就是信心所在。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