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贱卖的人人网,10年前就已死去,只是现在才埋!

2018-11-19 16:06:55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67我要评论

摘要:砖块瓦砾的废墟之中,一起被掩埋的,还有一代人的青春。

今天,前大型“实名偷菜相亲约X”平台人人网,用2000万美金的价格贱卖了自己。


这座市值一度达到70亿美金的大厦,轰然倒塌。


砖块瓦砾的废墟之中,一起被掩埋的,还有一代人的青春。


1


10年前,葫芦娃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从被窝里摸出包了浆的“诺基亚”。


打开校内,偷一圈宿舍的菜,顺便给女神的农场浇个水。


彼时的我,还尚不可知,一个浓眉大眼、戴着眼镜、名唤陈一舟的男人,刚从王兴手里买下了校内,憋着劲儿要干个大事儿。


彼时的周鸿祎,还从激战甚酣的“3Q大战”中抽出身来,给湖北老乡撸了一波商务吹捧:


湖北第一聪明的当属陈一舟,雷军第二,我第三。


这句话,其实还有后半句。


越聪明人,就越想“办大事儿”,就越容易迈大步子,扯住蛋。


一年后,“校内网”更名“人人网”。


“天下人人”是陈一舟的理想,也是“人人网”坠落的开始。


亦是,我们这一代人亲手给青春挖坟的开始。


2


10年前的“校内”,是一扇窗。


透过这扇窗,我们看到的是两个世界。


第一个世界,叫爱情。


我们这代人中,有多少人的初恋或暗恋,源自“校内”的一场偶遇。


你葫芦的好友老拾叶,彼时还是个能随意潇洒、三步上篮的追风少年。


图书馆的一次偶遇,悄悄记下书本上姑娘的名字。


暗怀春心的他,穿过操场,跑回宿舍,打开人人,关注关于她的一切。姑娘可以看到他的来访,亦能追随来访者的痕迹找到他。


再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


那个时候的校内,是害羞的男生可以翻看暗恋者的状态,并期盼她能在“最近来访者”中看到自己的存在,乃至看到后的互动。


那个时候的校内,是你关注着我,我亦知道你在关注着我。


这一切就仿佛,你在窗口关注着每天从窗外走过的我,我亦能从窗外看到羞涩的你。


这是相视一笑后的羞赧,这是双方默许之下相互欣赏的试探。


两年后,浓眉大眼的陈一舟推出了一项“VIP”服务。


VIP用户,可以无痕关注对方的主页。


这一切就变成了——


一个猥琐的男人,拿着长长的望远镜,躲在窗帘后偷窥对面的你,而你却毫不知情。


“总想办大事儿”的陈一舟,用一个油腻中年人的急躁,摧毁了“校内”给予青春的第一个世界。


校内给予我们的第二个世界,叫开眼看世界。


彼时的葫芦娃,尚是一个三流大学里,在艾泽拉斯世界中畅游的死宅。


第一批出国、读研、上班的人们,通过校内的日志和相册,在阶层的高墙上撕开了一道口子。我这个三流大学生,穿过这个口子,看到了:


985的学生在努力争取交换的机会,清北的学生在努力的申请常青藤的offe,毕业生走入残酷社会,撕开了校服粉饰下的虚假公平。


原来国内名校如此光鲜,原来欧美名校如此牛逼,原来人和人的境遇如此不同。


校内让逐渐分级割裂的社会阶层,第一次出现来同一平面上。


不同的学校、家境的高低、禀赋的差异,汹涌的袭来,逼迫我们去开眼看世界。


五年后,错过移动互联网但仍想“办大事儿”的陈一舟,告别社交。


弯道超车,直接上了女大学生直播。



上面袒露胸怀,下面透着大腿的美女网红,攻占了人人网的社交界面。


陈一舟的绝情之处在于,清理了所有的老用户在人人网上的历史足迹。


十年之后,我们打开人人,打开关于青春的封印。


直播的小妹子们,涂着红嘴唇,接二连三的跳出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内心崩腾:


人人网冒犯了我的青春,陈一舟,冒犯了我的青春。


3


10年前,当王兴把校内交给陈一舟的时候,有人曾告诫过王兴。


陈一舟这个人,赌性太大,做产品不行。


在人人网遭遇困境时,陈一舟曾和两位湖北老乡雷军和周鸿祎有一次深谈。


深谈之后的陈一舟,一度想做手机,也见了很多设计公司。


热火朝天的搞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做手机这玩意儿,既烧钱,收益反馈又慢。


最终放弃,一门心思扎进了人人的转型战略里。


最初的人人网转型,是在手游。


打开人人网主页,一位少年时代的偶像,穿着5毛特效金光闪闪的欧洲中世纪盔甲,肩扛一把屠龙宝刀,大喊一声:


是兄弟,就来砍我,一刀999级。


后来,你真玩起来之后会发现——


你砍了999刀,也并没有999级。别人冲了9块,却变成了999级。


这里说的一刀,也许是一美刀999级。


陈一舟做游戏不行,刷榜却是硬邦邦。


凭借着刷榜模式,人人游戏曾在IOS游戏榜单的TOP10中,占据9位。


游戏收入,一度超过广告,成为营收支柱,估值高达数百亿。


好日子总是太短,苹果提高监管体系之后,人人游戏惨遭下架。


手游之后,陈一舟投资了美国校园贷公司SoFi,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


SoFi原本的商业模式,起码看起来还散发着理想主义的光芒:


由名校的校友提供出借资金,他们在借钱给学弟学妹同时,还可以给学弟学妹提供事业、工作上咨询和帮助。


陈一舟把这套模式移植到国内之后,直接省去了中间环节,只捞干货:


你分期购物,我收点利息。


好日子依旧太短,校园贷被叫停之后,不了了之。


互联网金失利之后,陈一舟接着做了直播、短视频、二手车……


最近一次,看到人人的转型方向,是区块链和比特币。


年初,陈一舟宣布上马区块链项目“人人币”。之后两个交易日,人人网的股价飙升了76%。


这个充满泡沫的割韭菜行业,最终还是未能逃出陈老板的魔爪。


半年前,陷入囚徒困境的陈一舟,甚至还想出过“低价私有化”的损招。


社交、手游、短视频、校园贷、直播、区块链、低价私有化……但凡能叫得出来名字的割韭菜风口,陈老板大概全没有落下。


陈一舟的创业之路,既不像武大校友雷军一样勤勉和极致,也没有特拉华校友王兴的真诚和坚持。


他追逐风口、低价私有化的收割吃相像极了他的那位斯坦福校友“陈七块”。


现在,陈一舟尚未染指的领域,只剩造车了。


未来,如果在财经杂志上看到陈老板和旅美造车的老贾,觥筹交错、喜笑颜开。


我大概也不会意外。


4


几年前,曾有多位投资人如此评价陈一舟。


他太聪明了,聪明到以至于没有定性去坚持做一件事。


不,不是陈一舟没有定性,而是是他们不懂陈老板。


陈一舟充满定性。


在他创业十年的韭菜田里,种着的只有我们这代人。


我们上学时,他有校园贷;我们工作时,他有手游和直播;我们赚钱了,他有区块链……


2009年8月4日,“校内”改名“人人”。


就在那一天,“校内”连同我们的青春,就已一起殉葬。


只是,现在才埋而已。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