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特朗普风险的博弈策略

2017-07-21 19:55:17 编辑:1041475896 来源: 浏览量:191我要评论

导语:中美博弈又有什么新招?

市场一直关注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可是,在最近召开的记者会上他并没有表达对中国和贸易的看法,由于他在选举之后在经济领域上没有说出太多的言论,估计他上任后,仍将继续带来一个不稳定因素。在他的任期期间,美国经济政策的不可预见性对于世界经济将成为一种新常态。按照现在他已挑选的领导团队成员的背景来看,估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将采取较为强硬的态度,如果他们的行为不按章法,决定不讲理性,中美打贸易战的概率将大大提高,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应该思考应对特朗普风险的策略,并为最糟糕的情况作最坏的打算。

笔者估计,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将出现三个特色。

第一、反对多边谈判,倾向单边策略。特朗普反对TPP是众所周知的,他也希望将地缘政治事务与美国的贸易关系联系起来,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将倾向于国与国谈判,不再相信以国际组织如世贸框架等规则来推动贸易谈判。最近特朗普宣布提名莱特希泽担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被认为是鹰派人士,新美国政府将来可能利用较强硬的态度,压缩个别对手在双边经济关系利益中的份额,其实更是一个单边策略。

第二、政策的随机度高,却缺乏协调性。按理,美国希望提高其贸易竞争力,应该不愿意见到强美元。可是,特朗普在选举的时候提出一万亿基础建设方案,必然推高美国的长期利率,加速美元升值。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缺乏宏观经济智囊支持,其政策的协调性没有保证。

第三、领导班子较新,执行能力有待观察。跟希拉里不同,特朗普没有执政的经验。他内阁的班子大多数是商界背景。可是,特朗普任命其女婿,27岁的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让人怀疑特朗普政府的经验和管治能力。笔者觉得,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经济带来的风险,不是新政府的经济政策本身,而是新政府的执行能力,甚至是新美国政府的认受性。

基于以上对新政府政策方向的评估,笔者估计特朗普政府可能对世界经济带来三个扰乱。

第一、扰乱全球产业链运作,改变国际经济规律。过去几十年全球经济持续增长,有赖于企业不断利用不同国家的比较优势,也就是国家之间互补性,发掘其中的经济效益。特别在中国加入世贸之后,中国突然之间为世界提供了数以亿计的劳动力,在多边协议的基础上,各国愿意开放外资,国际企业(包括美国企业)把握机会,在各国布局,形成了一个不可替代的全球产业链。特朗普政府的单边策略,将打乱目前产业链的安排,各国在产业链中的经济利益可能将重新分配。其中一个可能性是,外资为了避免特朗普对其在中国生产的产品开征关税,把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

第二、扰乱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提高金融市场风险。特朗普当选后,市场预期特朗普的政策将推高通胀,也预期今年美联储可能加快加息。目前,市场的价格开始反映了美国加快加息的预期,可是,笔者认为,特朗普带来的风险往往是逆向的。如果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周和不协调,新政府对美国经济复苏反而是一种负担,如果美国停止复苏甚至出现衰退,将影响中国以及亚洲的出口。

第三、扰乱美国政府运作,增加美国政治风险。特朗普政府的执行能力是一个问号,他们能不能有效推动政策,直接影响他的领导权威。由于特朗普以及其他领导班子成员皆有商界背景,也有一些商业利益,最糟糕的情景可能是特朗普提前结束其任期,拖延了美国的经济复苏。

其实,在中美两国的博弈里,中国并不缺乏经济筹码。

首先,美国企业在中国生存带来的利润。根据美国一家的研究机构的最新统计,从1990年起,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直接投资累计2280亿美元,包含6677个项目。相反,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只有640亿美元,是前者的28%。在贸易层面看,2015年美国对中国出口1160亿美元,进口4820亿美元,中间有很大一部分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产品,也就是享受较低成本、较高利润的货源。对中国货品开征关税,就是对美国企业开征所得税。

苹果手机是其中一个最有代表性的例子。行业内的很多专家估计,手机价格里有一半的增值是公司的利润和属于美国本土的经济投入,就是说,对其产品开征50%的关税等同于对美国本身开征25%的增值税。由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有四分之一是电子产品,增加对华关税将影响美国本身的庞大经济利益。

另外,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中国居民消费在GDP的占比不到40%,远远低于美国的70%。中国的消费市场总量大概是美国的40%。可是,中产阶级的兴起以及消费意欲的提高,将让中国的消费总量比名义GDP更快增长。按我们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市场总量等同美国的70%,空间巨大。不难看出,美国企业非常担心中美贸易战带来的风险。

尽管特朗普来势汹汹,只要中国小心应对,认清其中的利害关系,应该可以降低损害,更有可能转危为安。应对特朗普带来的风险,中国可以采取以下的策略。

第一、加快对外开放,主动推出新型经济全球化模式。在美国步入保护主义的网罗的同时,是中国加强对外开放的好时机。更多国家和企业更愿意与中国共享贸易和投资带来的经济好处,中国与它们加强合作,以及建成经济区域性同盟,可以加强与美国谈判时的综合实力。当然,近年各国兴起的民粹主义,表明在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同时,政府应该留意本国和对方在国内的利益分配、贫富差距、环保等领域的议题。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贸易国的身份,中国可以提出建立更全面的经济全球化新模式,重新为国际经济合作写出更被国际社会接受的游戏规则。

第二、视美国政府为对手,美国企业为朋友。特朗普上台的不确定性,除了他提出的政策本身,也包括他在国内推动政策的能力,他要推出针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尚需时日。事实上,他的政策未必是美国企业都能接受的,推出经济保护政策还是困难重重。如前述说,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是中国的经济筹码,中国可以在特朗普政府站稳之前,吸引更多美国企业来华投资,开放市场,提高在谈判桌上的议价能力。

第三、 加速结构性改革,提高本国竞争力。从中国经济自身经济发展的角度,本来就是扩大内需,降低中国产品的可替代性,包括提升产品的技术创新水平,提高服务业部门在经济中的占比。特别是内需,主要是中国的消费市场,是美国预备打贸易战时不能不考虑的成本。只要中国内部能加快改革,推动经济结构平衡,可以减轻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提升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吸引更多外资包括美国资本来华。

作者:杨宇霆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来源: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