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学会与不喜欢的人共事,甚至与敌人合作

2018-09-05 21:31:52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82我要评论

摘要:人要学会与不喜欢的人共事,甚至与敌人合作,才能创造新的价值。

易道用车的创始人周航在出局后,反思自己在网约车烧钱时,拒绝风投主动的提供的巨额资金以用于补贴用户的事,说人只能领导自己喜欢的人。就一个对公众狂热始终保持警惕的人来说,也就错过了与他没有共识的人合作的机会。而致力解决棘手问题的Adam Kahane说,人要学会与不喜欢的人共事,甚至与敌人合作,才能创造新的价值。


去年十一月的一个寒冷的晚上,我在加拿大温哥华进行了一次公开演讲,关于我最近写的一本书《与敌人合作:如何与你不认同、不喜欢或不信任的人一起工作》。


问答环节结束时,一个身穿长外套的年轻人站起来,他的声音激动得发抖,问我道:“你怎么能建议我们和滥用权力和引起气候变化的人合作?,那就是叛国!“


对某些人来说,它意味着与魔鬼结盟。


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好好回答他,但是我当时并没能回答好这个问题。所以,这个交流的场景就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与敌合作就是背叛?


许多人反对我的书名,特别是“与敌人合作”这个表达,它唤起了人们对二战期间与纳粹合作的人的憎恶,这是可恶的背叛。


当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有次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一篇草稿,我的一个表兄弟回复说:“我肯定不赞成和ISIS接触。”对某些人来说,这种合作是不合法的,因为它意味着与魔鬼结盟。


我最终坚持了这个“与敌人合作”的标题,因为它总结了一种紧张感,我认为你与和你不同的人共事是本来如此和极为重要的,并非偶然、或只有极端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


这一张力体现在对“合作”和“背叛”两个词典的定义中。我们经常也会发现,为了在最重要和最困难的挑战上取得进展,我们需要与那些观点和立场不同的人合作。同时,我们也会担心和这些人一起工作可能会要求我们背叛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事情。


下面就是我希望当时我对温哥华的年轻人说的话。


是的,合作并不是唯一选择


如果你认为自己只能与你认同的人一起工作,而不是与那些超出你能接受的范围之外的人一起工作,那么我鼓励你继续。我不是想阻止你采取积极行动。我不是要告诉你,当你在试图改变你认为不满意、不可持续,或不公平的情况时,妥协或合作是你唯一的选择。


事实上,除了合作之外,你还有其他三个选择。


Option 1:你可以试着强力促使事情朝着你认为应该的方向发生,忽略、规避或击败那些有不同想法的人。例如,老板可以成功地迫使下属去遵守一项不受欢迎的新公司政策,即使他们实际上反对这项政策。


Option 2:你可以试着去适应这种情况——保持沉默和乖乖呆在一边,就像那些不喜欢这项政策,但认为自己既不能改变它,也不值得因为它放弃工作的下属们一样。


Option 3:或者你可以尝试退出或逃离这种情况。比如,一些下属可能会辞职而去为另一个有他们更喜欢的政策的公司工作。


身处棘手情境时,不妨先问问自己:我们能不能改变这种形势?


如果能,再问自己,我们能否单方面地影响它发生变化?如果能,我们可以迫使不喜欢变化的人服从;如果不能,我们就得学会合作。


如果我们不能改变形势,我们就得继续追问自己,能不能忍受这种情况一直下去,如果能,我们就要学会适应,;如果不能,我们就要赶紧让自己离开。


可以发现,除了合作需要双方公共努力达成,另外的三个选择单方面就可以决定。


合作能创造你想象力之外的价值


强迫、适应和退出,这三个“伸展”策略可以帮助团队在成员之间不能达成一致、不喜欢或不信任对方时向前推进。


通常而言,这些方法中的一个或几个都可以起作用。对大多数人来说,合作似乎是他们一旦要下决定时唯一的选择,遗憾的是,强迫、适应或退出并不能使他们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


但是,如果你选择尝试合作,不要认为妥协和背叛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合作并不意味着你要么获胜、得到你想要的,要么你的对手赢了,要么你们双方都做出牺牲,折衷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程度。


与和你不同的人合作的更高价值在于,它有潜力让你了解更多的情况,因此能够创造出比你能想象到的更多新选择——比强迫、适应或退出更好的结果。在纽约,Jonathan Larson的百老汇音乐剧《挣扎的艺术家》中的一个角色说过:“战争的反面不是和平,而是创造!“


在过去的27年里,我一直在帮助最多样化的团队共同应对最重要和最困难的挑战。有时他们成功,有时他们不成功;有的共同工作几十年,有的只一起工作了几天。通常他们的合作是不稳定的,他们也使用强迫,适应和退出的方式,但共同的努力总能产生新的想法、新的关系和可能性,而这些总是有价值的。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