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首富们的梦碎之殇

2018-09-11 16:01:32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57我要评论

摘要:曾经风光一时无两的“首富们”,纷纷遭遇“滑铁卢”,破产、清算、重组......旧首富们梦碎之时,将是一个时代的谢幕

一则永泰集团正式宣布破产的消息,标志着地处东营的中国轮胎巨头轰然倒塌。在此之前,天业集团的曾昭秦、中融新大集团的王清涛、山东晨曦集团的邵仲毅,这些曾经风光一时无两的“首富们”,纷纷遭遇“滑铁卢”,破产、清算、重组......旧首富们梦碎之时,将是一个时代的谢幕,却又何尝不意味着新的生机。


首富们之衰


8月4日爆出中国最大的轮胎企业破产案,令人不胜唏嘘。


据东营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文书显示,曾经位居全球轮胎企业32位的山东永泰集团已正式破产。


这家成立于1995年的企业,是一家以全钢载重子午线轮胎、半钢子午胎生产为主导产业,总资产35亿元,员工3000余人,年生产全钢载重子午线轮胎150万套、半钢子午线轮胎600万条。


最为鼎盛之时,山东永泰集团不但位居全球轮胎行业排行榜中第32位,而且在2016年入选中国化工企业500强榜单,排名第70位,董事长尤学忠更是获得了“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称号。


无独有偶。2018年7月20日,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下达了《民事裁定书(2018)鲁1122破申2号》。这份文书表明,“2018年7月16日,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申请破产重整。”


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业内哗然一片。要知道,山东晨曦集团曾是山东排名第二的民营企业,全国炼化行业的明星企业,连续7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董事长邵仲毅曾以190亿元成为《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山东首富。


谁成想,两年之后,首富梦碎,公司走上了破产之路……


另有两位“首富”的日子也不好过。


一位是青岛首富王清涛,目前深陷债务纠纷。


据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最新裁定书显示,焦作市亿利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3日向法院请求冻结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山东铁雄冶金科技有限公司、王清涛、王岩、中融金控(青岛)集团有限公司银行存款9995 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额财产。


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融新大集团营业收入750亿元,净利润35亿元,员工1.1万余人,其在中国企业500强排名第230位,全国民营企业排名第53位。《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中融新大王清涛以31亿美元财富,位居榜单第642位,被称为青岛首富。


另一位是济南首富曾昭秦。其上市公司*ST天业正面临退市警示,而且不时有投资者状告其欺诈。


在2016年《新财富》杂志“新财富500富人榜”中,济南市当时只有天业集团曾昭秦一人上榜,排第479位,财富为68亿元,是名副其实的济南首富。


天业集团旗下曾有四大产业,分别是地产、矿业、能源和金融,当年成功借壳“济百”上市,更名天业股份,正应了那一名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今年8月16日,*ST天业(原天业股份)发布2018年半年报,巨亏6.39亿元。并因为负面消息缠身,6月份复牌的*ST天业曾连续出现了16个“一字”跌停板。即使济南高新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放出增持股份的消息,也未能止住其下跌势头。


眼见着首富们纷纷步入困境,不禁引人遐思,个中原因是什么?背后又有着什么玄机?


资金链之困


先听一则笑话:

某企业老总跟儿子的对话。

儿子:爸,咱家有多少钱啊?

爸爸:咱家的钱你一辈子都花不完。

儿子:爸,那咱家有多少贷款呢?

爸爸:咱家的贷款几辈子都还不完。


梳理一下首富们的破产原因,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虽然各个企业发家之途大相径庭,但梦碎之路却高度相似——均是饱受资金链紧张之痛,最终深陷债务危机。


比如,永泰集团破产原因是扩张过快,背负高额借款,资金链断裂。扩张过程中,山东永泰集团急需大笔的资金周转,但作为民企,要想从银行取得大量贷款并非易事,山东永泰集团被迫铤而走险。


目前,山东永泰集团两位实际控制人尤学中、尤晓明面临105项法律诉讼,28次失信被执行人,11次动产抵押,被担保债权金额达25.36亿元。


晨曦集团的资产规模可谓是庞大,最终走向破产,核心问题也是由于资金紧张。早在2013年,企业就遭遇过一次资金危机,当时银行突然抽走晨曦集团19亿元流动资金,使得企业举步维艰。


时任山东省省长,现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亲自出面多方协调,才为企业争取到一线生机,这其实已经暴露了企业资金链紧的问题。


2014年中开始,企业的主营业务之一大豆进口遭遇“多事之秋”,银行又陆续通过让企业提前还款、贷款到期后减少放贷额度等方式,逐步减少了晨曦集团的贷款。


银行的高速“抽血”,令晨曦集团的流动资金更加捉襟见肘,只能一点点缩减业务量,加之融资进口监管越来越严,企业由此一步步走向下坡路,并最终资不抵债。


青岛首富王清涛深陷债务纠纷,说白了也是钱紧的问题。天业股份更不用说了,更爆出了集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利空消息。再往前数,滨州的齐星集团、临沂的常林集团等等,无一不是深陷债务泥潭,不可自拔。


新时代之殇


抛弃首富们的不是资本,而是这个时代。


上述昔日的明星企业,规模再大,搁在经济大势的海洋里也不过是一艘小船,而且这海里时常有暗流、风暴和海盗,风险无处不在。


莫不要说是一众山东首富们,即使是世界知名、全球老大的企业,跟不上经济与科技发展的大潮,也逃不掉“折戟沉沙”的命运。柯达胶卷、诺基亚手机,均是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说,企业“小船”能有位明白的领航人——非常重要。晨曦集团董事长邵仲毅曾多次公开抨击银行“抽血”令企业举步维艰,但换个角度想一下,资本向来都是逐利的,不可能眼见着一个行业衰败还继续“雪中送炭”。


近两年来,中国炼化行业普遍陷入大面积亏损,这是地炼行业在结构调整中必然要经历的阵痛,是一场躲不掉的产业危机。


此前已有媒体公开报道,2018年6月,中国地方炼厂处理每吨原油平均亏损约300元人民币。而在2016年初时,每吨原油的加工利润尚有900元人民币。


而这一时期,正是中国经历了4万亿元的盲目快上,开始痛定思痛转入产业结构调整、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时期。


也许,邵首富始终搞不明白:创新求变,才是新时代最大的天!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只是有的时候,借的是钱,还的是命。


而它们又何尝不是山东乃至中国经济困境的真实写照。


对于这些曾经让我们引以为傲的“大象企业”,对于这些靠着泛滥的资本疯狂扩张的负债狂魔,对于这些“大就是牛X”的首富们,规模做的再大,没有核心技术能力,也不过是个依附于人的“巨婴”。


当资本寒潮和行业寒冬叠加来袭之时,它们就变成了一只只寒号鸟。


只是不知道,在冻毙之前,首富们会不会想起深藏在自己书柜中的那本《华为的冬天》。


这是旧时代的落幕,更是新世界的开启。


也许,我们正面临的千年未有之变局,让我们彷徨焦虑、不知所措。


但不论环境如何变化,传统企业惟有精准定位、尽快转型,才能实现华丽转身,获得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可能。


彷徨等待只能意味机会丧失,也终将成为时代的弃儿。


所幸的是,我们看到中融新大近日展现了新的姿态:


由传统实业经营向金融、产业股权经营转变,由投资、建设、运营企业为主的方式向股权经营、投资管控企业为主的方式转变,形成以金融投资为主体,物流清洁能源、能源化工有色金属为两翼的“一体两翼”发展格局。


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一个好的信号。


勇于改变者,都不应成为时代谢幕的陪葬品。


熬过寒冬者,在春天必能迸发出无限生机!


那时的山东,是否会有一个新经济的首富?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