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蜀吴三国中,为什么东吴最不可能统一天下?

2018-04-17 10:19:07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65我要评论

[摘要]:东吴能统一天下的机会只有一次,就是周瑜夺取荆、益二州的天下二分之计,之后则只能在与刘备的和战中纠结,直至最终败亡。

在魏蜀吴三国中,坐拥江南的东吴在地缘形势远不如看上去美好,所谓长江之险并不如想象中牢靠。三国史最特别的,不是魏蜀争霸,而是东吴围绕自身国防的部署。此前的秦汉都是建都于腹地,以分化瓦解之术控驭边疆,魏蜀都继承这个特点。东吴建国是在江东这片地区首次尝试国防部署,但它的问题却比中原王朝严重得多。


东吴能统一天下的机会只有一次,就是周瑜夺取荆、益二州的天下二分之计,之后则只能在与刘备的和战中纠结,直至最终败亡。本文分析东吴的国防形势及其隐患,援引上起秦汉,下迄明清的争霸形势加以阐述,供读者参考。


天下二分计——东吴的如意算盘


我们看三国历史时,一般印象认为荆州乃上游重镇,东吴若丢了它就等于失去长江天险,但早期东吴的建国策略中,荆州是不太重要的。《三国演义》以蜀汉为正统,扭曲了后人的认识。东吴的国防隐患,就隐藏在荆州与建业这两个地区,成为东吴挥之不去的噩梦。

这还要从隆中对说起。诸葛亮将荆州定义为用武之地,其中一个特点就是西通巴蜀。益州的天险是针对关中地区而言的,汉中、剑阁、阴平成为阻碍魏军入蜀的要塞,但对于荆州来说,险要程度却低得多。


魏蜀交战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让大家误以为守住益州北部的汉中,就等于掌握了免死金牌,晋初作为难民进入益州的李特,就曾叹息蜀汉有此天险却还亡国。


可光武帝讨伐公孙述的战争,却透露出不同寻常的一面,岑彭与来歙从不同路线攻击益州,前者正是从荆州南部的长江水路,也就是后来刘备走的那条路攻入益州腹地。

刘秀灭公孙述之战


注意小图里从荆州入益州路线


从荆州进入益州的地理难度,要比直接走汉中路线低得多,反过来说,从益州东向荆州同样容易,后来刘备因关羽之死而东伐孙权,陆逊的防御中看不出多少守险的部署,比起姜维对抗钟会这种明显以守险为主的战术,陆逊面对刘备的处境更加危险。


刘备轻易进入东吴的荆州地界,甚至都看不到陆逊的水军发挥作用,吴军最终用火攻的防守反击战术,这一幕很像赤壁之战。


这进一步说明,不仅曹操占了荆州就与东吴共有长江之险,即便东吴占有了荆州,但如果没有取得对益州的控制权,长江天险也只能与蜀汉共有了。夷陵之战实质就是刘备站到了曹操当年的位置上,再给东吴带来一次顺江东下的紧张感。


刘备并不是唯一利用荆州这个隐患之人,八十多年之后,晋军凭借占据益州的有利地势,直接从上游向荆州发动进攻,拉开灭吴战争的序幕,实现了当年刘备的宿愿。


三百多年之后,隋军再次复制晋军的战术,完成中国的再统一。


一千多年之后,蒙哥亲率精兵攻打四川,未尝不是想借用晋隋两代的经验,只要四川失守,南宋的襄樊就面临着与东吴荆州同样的困境。


荆州的这个巨大隐患,东吴谋士早已洞若观火。周瑜的战略设计并不以荆州为尽头,他劝孙权攻下江陵地区之后,越过荆州西取巴蜀,兼并汉中的张鲁,再北向结援马超,完成这一切之后,周瑜再回军与孙权据荆州以逼曹操。

老版《三国演义》中的周瑜,其天下二分计是胜过赤壁之战的杰作


与周瑜同属将才的甘宁,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据楚关以渐规巴蜀”是他给孙权的战略核心,而楚关就在荆州地区。


只有在掌控了巴蜀也就是益州之后,荆州才是安全的,那时荆州只面临来自北方的威胁,周瑜才可以据襄阳全力应付中原之敌。对比后世的南宋,岳飞基本上享受到了周瑜战略的好处,从襄阳北伐给金军造成巨大创伤。


孙权极为认同周瑜与甘宁对东吴建国战略的看法,当曹军撤退之时,孙权派周瑜与程普急速西进,在江陵逼走曹仁之后,随即打算向西进入益州,即便是在刘备袭占荆州要地之后,孙权仍然想越过刘备的势力范围直取益州,后来,周瑜不幸病死在出征益州的路上。


袭取荆州——看上去很美


如果没有外部因素的干扰,孙权会依照周瑜设计的战略一路西进,据江东跨荆、益以争中原。但刘琮出人意料的投降,以及曹操为追击刘备而迅速南下,打乱了东吴的早期战略。


曹操南征给孙权送来了刘备这个不稳定因素,同时也激活了鲁肃的早期战略设计,彻底改变了东吴之后的战略选择。


如果习惯于三国并立思维,一定会认为孙刘结盟是对抗曹操的天然之计,但东吴君臣一开始并不是这么想的。


周瑜曾向孙权建议,将刘备置于三吴地区,同时将关张二将分散,能够让他们随吴军征战就够了,绝对不能让刘关张三人聚在一起,孙夫人嫁给刘备也只是周瑜“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志”的一部分。

新版《三国》中的刘备与孙尚香


周瑜希望孙权对待刘备的态度,就像刘备对待刘璋那样,别搞华而不实的联盟,直接置于麾下听指挥才是正道。


孙权没有听从周瑜的良言,除了自己认为的“以曹操在北,方当广揽英雄”之外,另一重要原因是此时刘备已经占据了部分荆州地区。


曹操败退之际,刘备与周瑜合军追击,随后各自抢占地盘,荆州南部被刘备趁势攻占,这个时侯再软禁刘备,势必引发两军的直接冲突,那时曹操还没走远,万一趁势杀回那问题就大了。


既然无法抑制刘备,索性就先这样搁置着,但周瑜这个时候死亡,却让鲁肃代替了自己的位置。

岳阳博物馆的鲁肃铜像


鲁肃之前给孙权设计的战略中,就只是“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他对攻取益州的态度比较模糊,据江东跨荆州就是鲁肃版隆中对。在他前往荆州吊丧之时,就已经表示出如果荆州方面愿意,就与之和解,让江东与荆州联盟共抗曹操。


当曹操威胁尚在,刘备占据荆州要地之时,鲁肃的战略再次影响孙权,这才有了后来导致吴蜀翻脸的“借荆州”之事,鲁肃将刘备当作了之前的刘表,落实了他早期的战略安排。


“借荆州”严重打乱了东吴的早期战略,益州已经不可能攻取了,因为刘备不让吴军从他的地盘上越过去,而且刘备早有跨荆据益的打算,这块肥肉说什么也不肯让给孙权。


没有了夺取益州的可能性,孙权就集中力量夺回荆州,吕蒙不负所望奇袭南郡,让荆州重回东吴怀抱,但此时的荆州却出了大问题,关键是襄樊已经被曹魏掌握,荆州北部完全丢了。


在只有荆州中部与南部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控制其西边的益州,那问题不大,如果曹魏从襄樊南下,驻守在江陵与巫峡的军队可以合击魏军,可如今益州被蜀汉占据,荆州北部又在曹魏手里,荆州中部就随时可能遭遇两线夹击。


对于东吴来说,丢了荆州中部,等于与敌国共享长江天险,可如果不丢,那防御就是一个大麻烦,该让谁来守荆州呢?


孙权肯定不行,就荆州位置来看,孙权建都于此等于是天子守国门,梁元帝就吃了这个亏,西魏军队南下后很快到达江陵,南梁各地军队还来不及勤王就彻底没戏了。


那让大将来守行吗?风险很大。只要看一下东晋的历史,占据荆州的强藩屡次不听朝廷号令。孙权初步的解决方法是以武昌(今湖北鄂州)为都,这样既可以在荆州危难时支援,也可以就近威慑荆州守将。


武昌的地理位置对于军事防御而言很不错,它恰好处在长江两条水道岔口之间,当初孙刘联军也是在此地附近狙击曹军,但作为首都就有难以弥补的劣势,那就是武昌及其附近地区的经济力量不足于维持首都的长久存在。


定都建业——天子守国门


东吴经济最繁荣的就是三吴地区,占据东吴经济总量的一半,另一半由荆州地区提供,既然荆州不能作为首都,那就只剩下建业一个选择,后来就连刘备也劝孙权建都于建业。


水军从建业到荆州,距离如此遥远,还是逆流而上,如果荆州遭到攻击,基本是指望不上有什么援兵了。像蜀汉的汉中,曹魏的淮南与关中,这些地区虽说是边疆要地,但成都与洛阳是完全可以在军事上钳制住的,而建业对待江陵就显得鞭长莫及了。


建业作为东吴首都确定之后,荆州就只剩下派大将驻守这一个方法,而且还必须是全权委托,以便局势变化时能迅速作出反应,好在陆逊的忠诚淡化了后来东晋强藩似的威胁,东吴的荆州问题可以放一放了。


荆州的问题暂时解决,建业的问题就出现了。

公元222年的三国地图(局部),孙权受封为吴王


东吴建国后有个很特别的现象,就是作为吴王的孙权,经常是自统强兵迎敌,虞翻为此曾严励批评过孙权,可后者依然故我,往后数次迎战曹操,以及几次北伐,孙权都是独当一面。


这与传统的中原皇帝很不同,由于顾虑到王朝的安全,皇帝一般是不能冒险到战场前线去的,万一遭遇不测很可能导致国内大乱,刘备夷陵战败就差点置蜀汉于死地。


像汉光武帝与唐太宗,他们称帝后也就是命将征伐,亲自上阵的情况很少,孙权的做法不像是中原王朝的帝王,倒是很像匈奴单于与蒙古可汗。


孙权热衷于自统强兵,原因就在于建业的地理位置太靠近长江了。当初孙策欲攻取江东,作为扬州刺史的刘繇驻守于曲阿,孙策一渡江就将他打到会稽去了。长江作为建业的天险,其实就一江之隔,敌军只要一突破,建业立即面临兵临城下的紧急状况。


建业的地理位置有点像明朝长城边上的北平,同样是天子守国门的态势,只要对敌军的行动反应速度稍慢,战场局势就很被动。

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中的孙权


南梁的侯景之乱完全证明了这点,当梁武帝慢吞吞地让指挥系统层层下达命令时,侯景孤军已经趁机渡江了。如果寄希望于东吴其它地区能及时派来援军,那几乎等于做梦,看看明朝北京吧,清军都绕着都城跑几个圈了,各路勤王大军都还在路上。


曹魏的淮南战略同样加剧了孙权的忧虑感。袁术败亡后,曹操就派刘馥驻守在寿春,又是修战备又是开屯田,赤壁战后,曹操更是亲自到达寿春南边构建以合肥为主的工事,之后的二征孙权,曹操就从合肥出发,很快就兵临长江,逼着孙权亲自率军迎战。


除了长江,孙权无险可守,建业的位置又不像南宋的临安,它就紧挨着长江南岸,以此作为北伐中原的基地倒是挺不错的,可用来作为首都,孙权也只能时刻警惕江北态势,防止突然被灭的危险。南朝的陈后主就犯了悠闲的毛病,隋军大将贺若弼与韩擒虎一渡江,陈朝就灰飞烟灭了。

建业与荆州各自的态势确定后,东吴的国防隐患就彻底明显了。


若遭遇魏军南下,两边都别指望得到对方的援助,彼此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各自死守自己的防区,长江防线从东到西全面展开,就像长城一样,说是天险,实际是各自为战,东西任何一方被敌军突破,剩下一方都将处于被夹击的境地,晋灭吴是先攻破了荆州,隋灭陈是先攻破了建业。


当初刘备愤而东伐时,孙权急于向曹魏称臣,就已经暴露了东吴的国防隐患。


试想一下,若魏文帝接受刘晔的建议,将出兵的时间提前,届时刘备从巫峡东攻夷陵,曹真从襄樊南下江陵,曹仁从合肥直指濡须口,荆州与建业同时受敌,孙权恐怕就要提前接受陈后主的命运了。


就这样,东吴在放弃了周瑜天下二分计的同时,也放弃了参与一统天下的资格。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