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生前三句狠话,万历哪怕听懂一句,明朝都未必衰亡

2018-05-16 14:12:33 编辑:1107152099 来源: 浏览量:151我要评论

[摘要]:倘若清算了张居正的万历皇帝,接下来的三十八年执政生涯里,可以好好弄懂张居正这几句话,大明王朝真不至于在1644年,就落到上吊亡国的境地。

身为一位以十年强硬改革,为大明朝漂亮续命的铁腕政治家,万历首辅张居正拉仇恨极多。但是,哪怕最恨他入骨的政敌,却也常服气他优雅的风采。这位拥有“眉目轩朗”颜值的大明首辅,平日常一袭华贵衣服示人,举止谈吐更风采十足,简单几句充满磁性声音,就轻松切中问题关键。举重若轻的优雅风采,堪称明代首辅里的头号男神。


不过,这位“优雅男神”张居正,一生大刀阔斧,却也有不顾“风采”撂狠话的时候。


比如下面这几句狠话,其中更有粗话,却是清一色话粗理不粗,字字句句戳中明朝兴衰国运。甚至可以说:倘若清算了张居正的万历皇帝,接下来的三十八年执政生涯里,可以好好弄懂张居正这几句话,大明王朝真不至于在1644年,就落到上吊亡国的境地。

狠话1:当嘉靖中年,商贾在位,货财上流,百姓嗷嗷,莫必有命,此时景象,有异于汉唐末世乎。


张居正宦海浮沉里,他自己最难忘的日子是哪段?却是自己初入仕时,工作十分平淡的明朝嘉靖年间。甚至后来他位居首辅,启动轰轰烈烈改革大业时,对数十年前嘉靖年间的国事,却依然念念不忘。甚至在给福建巡抚的私人书信里,愤愤然写下自己的回忆:当嘉靖中年,商贾在位,货财上流,百姓嗷嗷,莫必有命,此时景象,有异于汉唐末世乎。


这一段话的白话翻译,放在封建社会,已然“大胆”到突破尺度:当年在嘉靖皇帝的糟糕治国下,这大明王朝啊,差点就像汉唐当年一样亡国啊!但比这悲愤心情更触目惊心的,却是这其中的十六个字:商贾在位,货财上流,百姓嗷嗷,莫必有命。


自从嘉靖年间起,这十六个字,就是承平日久的大明王朝,越发要命的大病。高速发展的商品经济,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却催生了嘉靖年间越演越烈的腐败。奸臣严嵩当政期间,选官都成了买卖,各种官职明码标价,各级官员更把工作当生意,花多少钱买的官,当然要巧立名目加倍捞,简直成了“商贾在位”。贫富差距更是拉达,以至于“货财上流,百姓嗷嗷”,这才有了嘉靖年间国事举步维艰的惨状。能艰难维持下来,自然连呼幸运。

也正是这刻骨铭心的记忆,撑起了张居正十年如一日的坚决改革,尤其是廉政方面下狠手。就连世袭云南的沐氏公爵家族,都被他抓到京城法办。十年改革生涯,惩贪从未放松。以朝鲜使臣记载,万历三年时,几乎每一期的明朝邸报上,都会公布大量贪腐案情。仅六七八三个月间,被张居正惩治的贪腐官员就有近百人。正是这全国撒网般的惩贪,治出了“万历中兴”时代,大明朝曾经高效廉洁的政风。


但是,就是在张居正溘然长逝后,清算了张居正的万历皇帝,很快做了甩手掌柜,曾经“商贾在位,货财上流”的局面,很快就死灰复燃。自万历中后期起,明王朝的贪腐风气越演越烈,最终到了崇祯年间不可收拾的局面:李自成打进北京后,从京城大小官员的家里,就搜出了七千万两白银。明朝,就是被这些“货财上流”的蛀虫,活活贪死的。


狠话2:繁称文辞,天下不治,口蔽耳聋,不见成功


嘉靖皇帝驾崩后,忧国忧民多年的张居正,终于在隆庆年间成功入阁。却立刻发现了另一个悲催事实:比大明朝的“贪风”毛病更严重的,更有“懒风”。


在张居正初入内阁时,这“懒风”更演变成恐怖场面,以张居正自己的话说,多少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哪怕是前线要钱要兵的十万火急事,当时却成了内阁公文发下来,然后就在六部来回踢皮球。可怜张居正在内阁累死累活,成天就忙着收发批复公文,有些公务甚至拖了十几年,硬是半点进展没有。甚至皇帝下诏催问,都照样被糊弄过去。


忍够了的张居正,也就在他著名的《陈情疏》里,发出了这声怒吼:繁称文辞,天下不治,口蔽耳聋,不见成功——大明王朝,怎么这么多白吃饭不干活的懒官!


更可怕的是,此时大明王朝文官总数近两万五千人,其中懒官更是扎堆,几乎是数万人上下一心磨洋工,如此下去,必然歇菜。

也正是满怀这悲愤情怀,待到大权在手后,张居正的“考成法”呼啸出手:全国官员打考勤,政务有一件是一件,完不成就降职,直到降到卷铺盖走人。全国官场一顿清洗,单冗官就淘汰了三成多。京城的官职削掉了一百多。层层监控的“考成法”,更叫全国官员打哆嗦,老老实实卷起袖子办事。曾经行政低效的明王朝,这才焕然起速,有了“万历中兴”的文治武功。


但这番悲愤,万历皇帝显然不懂,至少亲政初时根本不懂。张居正尸骨未寒,万历皇帝就着手增加岗位,全国官员“扩编”,京城职位增加一百三十九个,打着宽厚的旗号,连“考成法”也一气废除。于是自从万历皇帝在二十三岁那年甩手不上朝后,明王朝的懒风,更是越刮越没尺度。十七世纪萨尔浒战前,明军就连军队的弹药火器,都已多年没供应。昔日强大的明朝军队,只剩了老弱残兵。这已经是个行政完全歇菜的帝国。


而到了崇祯年间,明朝官场的“懒风”,更是无下限,以至于崇祯帝煤山上吊前,还在高呼“诸臣误我”。其实,倘若早听懂张居正这句话,懂得怎么治这“懒风”,何至于此?

狠话3:国家以高爵厚禄,畜养此辈,真犬马之不如也!


在张居正的人生里,这是少有爆粗口的一刻。什么人在张居正眼里,到了“犬马不如”的畜生地步?正是号称正义的明朝言官。


明朝隆庆年间,主持军务的张居正,终于取得了国防突破:长期侵扰明朝边陲的鞑靼可汗阿勒坦,在明军多年打击外加“把汉那吉风波”影响下,终于决定向明朝臣服。可如此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传到朝中却引发轩然大波,好些言官义愤填膺,大骂张居正以及边境将领误国,扬言要把阿勒坦千刀万剐,各种慷慨激昂表演,差点就把这桩国防大事活活搅黄。

虽然在张居正与高拱的斡旋下,这场“隆庆和议”终于功德圆满,大明西北国防,换来了六十多年长久和平。但明朝言官们的恶劣风气,却也暴露无遗:这些把持舆论监督大权的官员们,好些人对于国防,其实是一窍不通。有些人甚至连边疆都没胆量去,但每到大事时,却一个个比将领们还精神,唾沫星子横飞不断,不分青红皂白乱咬,就为刷个存在感。


可这乱刷存在感的后果,却常是国家大事被白白耽搁。如此恶劣嘴脸,也叫张居正早早发出这句感慨:国家以高爵厚禄,畜养此辈,真犬马之不如也!


所以,后来的十年改革期间,对这些“犬马不如”的言官们,张居正一直坚持重手整顿,以“省议论”为原则,极力扼杀言官们误国败事的歪风,也因此背上了满身骂名。所以才会在去世之后,被一群言官们变着花样骂惨。清算张居正的万历皇帝,更为个人面子,废掉了张居正昔日钳制言官的手腕:骂张居正?敞开了骂!


但张居正身后的明王朝,却是更加尝到了“言官误国”的苦头。如果说张居正改革时代的言官们,多少还有些国家责任心,那么晚明的言官,却是纯粹为了私人利益。崇祯时代的明朝言官,已经号称“受贿之魁”,也就是到了收钱骂人的地步,还被戏称为“抹布”。内忧外患的国家局面下,前线将领浴血奋战,后方言官骂人捣乱,更成了寻常情景。甚至在明朝大厦倾倒一刻,曾经满脸正义的言官们,更纷纷变节投敌。

以这些丑态说,张居正这句粗口,真心没骂错。舆论风气败坏,外加监督体制的败坏,就是明朝常被忽视的败因。

 
QQ在线咨询
关注微信公众号

码上扫一扫